第二百七十八章替我去自首好嗎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3:15
A+ A- 關燈 聽書

丟下這句話,凌朔變離開了。

她望着凌朔的背影,目光漸漸變得黯然無光。儘管他說季喻初的事情沒人能夠化解讓他點頭答應。但喻可沁,眼看着宋媛媛越陷越深,她倒不如使出自己的殺手鐧。

城市的另一邊,宋佳佳剛睡着,門鈴響了。從宋佳佳的房間里出來,走到門眼裏一看,發現居然是程嬌嬌,他先是一愣,隨後整張臉就垮了下去,

他不想開門讓程嬌嬌進來,可急促的敲門聲還有程嬌嬌的吶喊,宋勵飛不得不開,開了門后他剛想一臉不耐煩的問她來這裏做什麼,誰知程嬌嬌帶着驚慌失措的樣子,面色蒼白。

見她整個人慌亂的模樣,宋勵飛怔了怔,問道:「你怎麼了?」

程嬌嬌看到他,整個人哇的一下哭了起來。緊緊抱着宋勵飛身體不停的在顫抖,他從來沒有見過程嬌嬌這個模樣,皺起了眉頭,隱約覺得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到底怎麼了?」他按住程嬌嬌的雙肩,問道。

程嬌嬌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血色,彷彿這些天是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

回到原來居住幾年的家,她也漸漸平復了心情,看了一眼宋佳佳的房間,問道:「佳佳呢?」

「佳佳已經睡著了。」

聽到佳佳已經睡著了,程嬌嬌也安心了些。走到沙發處,從抽紙盒裏抽了幾張紙巾出啦,擦了擦自己的眼淚。

「勵飛,現在只有你幫助我了。」她目光哀求的看着他,模樣甚是可憐。

而程嬌嬌的這句話,讓宋勵飛大概明白了,程嬌嬌一定是闖了什麼禍端買才來找他幫忙。

「你要我幫你什麼?」

「我……」她咬了咬唇,大概的把整件事情告訴了宋勵飛。整個過程中,程嬌嬌一直在努力的把自己的形象塑造成無辜。

一直努力的強調自己只是突然衝動才做這種事情,也沒想到真正要傷害喻可沁。宋勵飛聽了以後,整張臉都變得凝重起來。

他萬分驚訝的望着程嬌嬌,怎麼也沒有想到程嬌嬌竟然會是這種毒辣的女人。她說的那些借口,宋勵飛根本就不信。

隨着這些天他一點點的看破程嬌嬌后,對這個女人已經厭惡至極。但礙於程嬌嬌是宋佳佳的母親,偶爾會讓她來幾趟。

只是沒有想到,程嬌嬌竟然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

「我現在也只不過是公司的一個員工而已,我能幫到你什麼忙?你那情夫不是開公司的嗎?你怎麼不去找他幫忙?」他雖黑著臉,但聲音卻是戲謔的語氣。

聽到葉白,程嬌嬌好不容易才平復下來的情緒,此刻又開始崩潰了。她咬了咬唇,抓着宋勵飛的手,「我和他只不過是逢場作戲,之前確實說我錯了。可我後來不也一直和你在一起嗎?勵飛,我到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這輩子最愛的男人,就是你。」

如果是換做以前,宋勵飛聽到這句話很高興。但今時不如往日,他對程嬌嬌已經沒有任何的感情。

「你想讓我幫你什麼?」

「勵飛,你幫我頂罪好不好?現在也頂多就是預謀傷人,判罪可能不會判多少,我會帶着佳佳等你。等你回來了,我們好好過日子,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說着,她伸手想要去抱他,卻被宋勵飛躲閃了。

要他幫程嬌嬌頂嘴?簡直可笑至極。

想到程嬌嬌以往傷害他給他戴綠帽子,一次又一次。他一次次的原諒,結果這個女人真的是不知廉,一次又一次觸碰他的度底線,居然還想着讓自己幫她定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過宋勵飛卻沒有直接拒絕,而是起身對程嬌嬌說道:「你等我一下。」

宋勵飛走進房間,從床頭櫃拿起自己的手機,搗鼓了一會兒從裏面出來,又重新坐下來。

「我正好有個律師朋友,嬌嬌這件事情你要詳細的告訴我,你相信我,我一定會讓律師幫你的。」宋勵飛的面容突然柔和了起來,就像當初剛結婚那會兒。

程嬌嬌見宋勵飛同意了,臉上難掩欣喜的表情。但那欣喜卻是一瞬間,下一秒,又恢復那楚楚可憐的模樣。

於是程嬌嬌就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包括犯罪的細節全都和宋勵飛說了。只剩下最後一點,她不承認自己是要買兇殺人。她只是想趁機教訓一下喻可沁。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宋勵飛已經將程嬌嬌說的所有話包括承認自己的罪證和犯過的罪都錄音了。

而宋勵飛並不是要將這些證據交給警方,如果把這些給喻可沁,她聽到了這些東西,一定很高興。而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又會慢慢恢復成以前那個模樣。

但此時宋勵飛只能安慰程嬌嬌,說道:「這件事情我會幫你,不過你先回去休息吧,這件事情我會你替你想好,不用擔心。就算律師說不定,我也會替你頂醉。」

程嬌嬌聽到這句話,才徹底的放鬆。

只要有宋勵飛幫自己,她就不用擔心自己的前途。如果真的因為喻可沁的事情入獄,那對她來說真的太不值得了。

程嬌嬌的情緒算是穩定下來,她搖搖頭,「我今天不回去了,好久沒有見到佳佳,今晚我陪着佳佳睡。」說完,她走進佳佳的房間。

宋勵飛拿出手機關掉錄音,嘴角輕輕勾起。

翌日

喻可沁的事情暫時穩定了下來,公司附近也沒有記者和狗仔隊。而父親的公司,前些天雖然受了一些影響,但並無大概。反而因為她這件事情,名聲大噪了起來。

穆南歌也一直在外面出差沒有回來,傑森放完年假回來,看喻可沁的時候總是複雜的眼神。喻可沁知道,一定是因為報道的事情。

昨晚她給歐陽軒回了個電話,他已經被伯父伯母接回了家裏養傷。知道他回了家,喻可沁唯一挂念的事情也放下了。

公司的那些同事對報道上的事情半信半疑,但還是和她保持着距離,不像以前那樣整天纏着她,不過倒也給了喻可沁一個安靜的環境,耳邊再也沒有絮絮叨叨的吵鬧了。

喬晴雯一走,公司除了學姐就自己一個女人。傑森依舊和以前一樣,交給她大量的工作。她忙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宋勵飛的電話來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