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供應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7:05
A+ A- 關燈 聽書

見喻可沁出來了,她立刻又起身站直身子:「喻……喻小姐……」

喻可沁低頭看了一眼時間:「有事嗎?」

「那個,喻小姐,早上的事情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喻總的……」

「不用說了。」她淡淡的抬起眼:「早上的事情你並沒有做錯,只是缺少經驗。我並沒有放在心上,不過以後如果遇到這種事情,你應該要禮貌和理性的去問別人的問題和來的目的。不要再向今天一樣,一味的把我拒之於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知道了。」

「你一直在這等我,該不會是怕我會開除你丟了實習工作?」

她微微一愣,有些驚訝。自己的情況和所擔心的事情,竟然被喻可沁一語道破。

「下班吧,以後注意就行了。」話音剛落,喻可沁離開了公司。

剛走到門口,凌朔的車就已經停在了門外。

「你今天這麼早就下班了?」喻可沁剛坐上車,便開口問道。

凌朔看了一眼前方,說道:「今天沒有應酬。」

「凌氏的總裁,需要自己親自應酬嗎?」她低眼回復著手機里的消息,凌朔啟動引起,車子緩緩在路上行駛。

「現在是非常時期。」

凌朔的語氣中,摻雜著一絲無奈。喻可沁愣了愣,放下手機。她明白凌朔說的是什麼意思,目光漸漸暗淡下來:「都是我的問題,如果不是我,凌氏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現在才知道是自己的問題?」他似笑非笑的說道,嘴角微微揚起。

「你這是什麼意思?等著我給你認錯?」喻可沁白了他一眼,靠在車窗旁,閉上眼睛。

「喻氏怎麼了?你怎麼沒去上班?」他見喻可沁十分疲憊的樣子,關心的問道。

「我爸的公司出問題了,供應商突然挑撂子,而且合同上有漏洞。」她閉著眼睛回答,看樣子確實挺累。

凌朔沒有再問,看著前方,手放在方向盤上將車轉了個方向。只是,幽暗深邃的眸子忽然暗了下來,似乎正在思考什麼問題。

吃完飯喻可沁回了家,打電話例行每天詢問爺爺的病情。洗完澡回到房間,明明和凌朔在一起困得要死,可現在準備睡覺了,卻一點困意都沒有。

喻可沁打開電腦,在電腦上搜索了一些資料。工作室內部報名已經截止,學姐已經幫她報了名,這個月底就要交作品了,而到月底不足一個星期。

第二天喻可沁處理好公司的事情,就去黃叔安排的那家餐廳和供應商見面。可喻可沁卻萬萬沒有想到,和供應商見面,會藏著陰謀。

和普遍的形象一樣,供應商是個四十五歲左右的男人。挺著啤酒肚,肥碩的臉上是委瑣的笑容,戴著眼鏡。

見到喻可沁以後,那男人眼鏡一亮,臉上布滿了驚喜。

說實話,喻可沁十分討厭這樣的男人。特別看她眼神里充滿了邪惡的樣子,讓她十分的不滿。

「你就是喻可沁?」胡建波坐下來,放下手中的黑色皮包。

喻可沁微笑著點頭,回答道:「胡總,我是喻可沁,我父親是喻正非。」

「真沒想到喻總有個這麼漂亮的女兒。」胡建波賊眉鼠眼的笑著,看樣子十分的委瑣。

喻可沁淡定的看著他,趴了趴桌上的菜單,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家餐廳里應該有胡總喜歡吃的川菜吧?」

胡建波愣了愣,璦昧的目光笑意更濃了:「沒想到喻小姐還特地打聽了我的喜好,我是四川人。十幾歲就到這裡來了,好多年沒回去了,一直都很懷念家鄉的味道。」

「人都是會懷念的,懷念並不是一件壞事,胡總,您和我們喻氏合作了的時間不短,多少也有些感情了吧?為什麼現在突然想不做了?」

「餓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們喻氏以前好歹也是一個大公司。上次經歷了一次臨危破產,後來又被起死回生了。喻小姐你也應該知道,人往高處看,水往低處流。這幾年我和你們喻氏斷斷續續的合作,前一年正式簽了合同。但我們現在因為和你們公司合作,導致我們入不敷出。現在有的人開更高的價,我也是沒有辦法啊。之前喻氏掛在凌氏的牌子上還能招攬一些合作者,如今……」

胡建波表現出很為難的樣子,喻可沁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如果有公司給他們開了更高的價格,甚至把違約金也一起付了,那她確實沒有辦法。

但……

「胡總,我記得你們給我們的合同上有漏洞吧?」她微笑著問道。

胡建波挑了挑眉,肥碩的臉上閃過一抹精明,笑著回答:「喻小姐,漏洞這種事情我倒是不清楚。當初我們公司和你們公司簽訂合同的時候是你們一位經理負責的,當時可能我們也沒有發現這個合同有問題。但現在既然出了這種事情,就得按照合同上來實施。實在不行,那也只有打官司了。不過,喻小姐你長得這麼漂亮,我怎麼忍心對美女這麼粗魯呢?」

「胡總,先點菜吧。」喻可沁笑了笑,叫來了服務員。在胡建波來之前,喻可沁叫了一瓶82年的拉菲。

服務員端著托盤過來,當胡建波看到服務員手裡的紅酒後,眼睛一亮。他沒想到,喻可沁居然會下這麼大的成本。

不過心裡暗暗自喜,今晚不僅抱得美人歸,還有美酒佳肴相伴。

酒過三巡,胡建波吃的十分開心。滿臉笑容,看起來十分的高興。喻可沁見他高興,趁此時機,又給胡建波到了杯紅酒:「胡總,如果我們喻氏追加資金,年底再給你們供應商分紅,您覺得這件事情如何?如果我們雙方都不妥協,鬧到要打官司,對我們都沒有任何好處。您官司纏身了,以後還會有人考慮你們供應商嗎?」

她將酒杯遞給他,和他碰了一杯,繼續道:「就算有公司看中了你們這家的供應商,給加倍資金給你們,可你能保證這不是幌子?能保證將來您的公司不會受到影響?」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