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抓現行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7:21
A+ A- 關燈 聽書

柔和的燈光下,他感覺自己的體溫正在一點點的上升。喉嚨那塊地方像是著了火一樣,發燙的乾澀。

宋勵飛情不自禁的走想喻可沁,慢慢靠向她。身體除了酒味還有些淡淡的清香,白皙的脖子看著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宋勵飛感覺自己快要膨脹了,這麼久,他一直想得到喻可沁。

製造了那麼多次的機會,都沒有成功。如今終於有了這次機會,難道他要放棄嗎?

衝動的浴望促使著大腦的血液循環,宋勵飛慢慢脫下喻可沁的外套,不停的吞著喉嚨,感覺某個地方膨脹的厲害,幾乎快要爆炸。

看著楚楚動人的她,讓宋勵飛更加加快了速度。

正在他激動以為自己快要得到喻可沁的時候,脫衣服的速度更加的變快了。門突然哐當一聲,開了!

宋勵飛的大腦瞬間空白了,獃獃地從床上跳下來,看著凌朔身上散發著怒意,正朝著他快步衝來。

砰!一拳頭落在了宋勵飛的臉上,凌朔怒視的瞪著他,看了一眼床上衣衫不整的喻可沁,手心的力度加的更大,朝著宋勵飛又是一拳頭,將他按在地上死勁的打。

「我不是告訴過你遠離她嗎?宋勵飛,你是在挑戰我的極限!」

「你憑什麼打我!」宋勵飛疼痛與憤怒交加間,想要還手,卻被他的拳頭再次落手,他癱在地上,感覺大腦瞬間沒了知覺。

凌朔起身盯著床上的喻可沁,此時的她依然閉著雙眼躺在床上,眉頭擰著,看樣子很難受。

這種場景,似曾相識!他漸漸陰沉了臉,脫下外套給喻可沁披上,抱著她準備離開。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側過臉,寒氣逼人:「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如果你對她做了什麼,後果自負!」

宋勵飛躺在地上好長時間才慢慢恢復知覺,這個凌朔下手簡直太狠!他懊惱的將拳頭砸在地上,明明到嘴的肉,又被凌朔給攪合了!他也怎麼都想不通,為什麼凌朔會突然出現?但凌朔剛才說的那番話,確實讓他有些擔心。

自己好不容易才有了這個工作,難不成又因為他的一句話而丟了飯碗?

凌朔黑著一張臉抱著喻可沁從電梯里出來,凜冽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出了酒店,凌朔將喻可沁放在車上,揚長而去。

而另一邊的車上,齊欣冉和程嬌嬌看著這一幕,有些呆了。

「這是什麼情況?」齊欣冉不解的看著程嬌嬌。

程嬌嬌也不明白,問道:「凌朔看都喻可沁被人玷污了,不應該是很生氣的離開嗎?怎麼還抱著喻可沁?」

「我怎麼知道!」齊欣冉生氣的大喊道,咬牙切齒的瞪著前方。握著方向盤的手,指甲快要戳破方向盤上面的黑皮。

她原本以為自己的計謀會得逞,凌朔看到喻可沁已經被人玷污了清白。怎麼可能再去要一個這樣的女人,以後她就可以放心的獨佔他一人。

可偏偏事與願違,劇情竟然不是她所預料的那樣發生。凌朔帶著喻可沁離開,不知道兩人會做什麼事情。想到這一幕,她恨得牙咬咬。

程嬌嬌在一旁不敢說話,車上的氣氛十分的凝重。程嬌嬌也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樣子。

沒過一會兒,她無意間朝酒店門口看去,發現宋勵飛竟然從裡面出來。臉上看起來好像還有傷,此時的程嬌嬌氣炸了!這個宋勵飛居然敢背著她偷腥?就算她一味的討好宋勵飛,目的也只為了能夠搶奪佳佳的撫養權。

可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居然又在外面養了個女人。程嬌嬌很惱火,但齊欣冉在旁邊她卻不敢表現出來。只是這麼遠的距離就能看見宋勵飛有傷,好像和人打架了,看起來還十分的嚴重。

她不得不將兩件事情聯合在一起,宋勵飛的傷是凌朔打的,那麼期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出了意外。

「下車!」

「啊?」

「我叫你下車!」齊欣冉瞪著程嬌嬌,生氣的喊道。

「好。」程嬌嬌臉色有些難看,下了車,車子揚長而去。看著齊欣冉離開,程嬌嬌對著那個方向就是一頓論罵。

她要不是因為齊欣冉是個富家女,有錢的不得了。自己碰巧又和她認識,她才懶得去討好這個脾氣又差的醜女人!臉上還有塊疤,以為自己長得有多漂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此時她顧不上去罵齊欣冉,更重要的是立刻去宋勵飛那裡,問個究竟!

程嬌嬌在路邊攔了輛車,馬不停蹄的朝著宋勵飛家裡趕。到家的時候,宋勵飛正在客廳里照著鏡子給自己的傷口上擦藥。

「宋勵飛!」她生氣的沖著宋勵飛大喊道。

宋勵飛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手上的碘酒也掉在地上,摔破了!

「程嬌嬌,你發什麼瘋!」他本就有些惱怒,被程嬌嬌這麼一弄,更加怒火中燒。

「我發什麼瘋!你竟然敢背著我出去找女人!」

「什麼找女人?」

「我看到你從酒店裡出來了,還想狡辯?」她將包往他身上一扔,氣勢洶洶的瞪著宋勵飛。

宋勵飛微微一愣,有些詫異。自己從酒店出來,竟然被程嬌嬌看到。但是,程嬌嬌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宋勵飛的腦海里又相處了喻可沁之前和他說的那番話,讓宋勵飛不僅開始懷疑程嬌嬌之所以會出現在酒店,是和別的男人私會去了。

他丟掉手中的棉簽,面色變得冷淡起來:「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

「我是……」她說了一半,突然不知道怎麼解釋。難不成要和他解釋自己是和齊欣冉一起去整喻可沁嗎?

「怎麼,不知道怎麼解釋了?難不成是和哪個情郎私會去了?」宋勵飛冷冷一笑,起身走到房間里。

程嬌嬌今天本來就在齊欣冉那裡受了氣,被宋勵飛這麼一說,心中更是惱怒。她跟著宋勵飛走進房裡,指著他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宋勵飛從衣櫃里拿出衣服,準備去洗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