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什麼時候看到的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8:06
A+ A- 關燈 聽書

「你不要說了,這件事情交給你哥去處理吧!」傑森拖著穆蘭枝出了會議室,金月要宣布的事情也已經宣布完。

裡面剩下的同事也都垂頭喪氣的離開,穆南歌的眉頭輕輕皺起,疑惑的看了一眼從她身邊走過的喬晴雯。

喬晴雯正好有些心虛,看了穆南歌一眼,正好兩人撞上。喬晴雯一下子變得慌亂起來,趕緊離開了會議室。

像喻可沁這種新人,自然不能和喬晴雯相比。喬晴雯好歹也在四季待了大概有三年左右,雖然喻可沁備受歡迎。但此時這些人心裡卻只相信喬晴雯,目前她倒成了大家的眼中釘。

她十分不悅的坐在椅子上,盯著電腦發獃。完全想不起來,自己的作品是什麼時候被喬晴雯看到過?

交稿前的前三天給金月,那這麼說來,她的半成品當成草稿放在一旁時,被喬晴雯無意間看到了,所以才會出現炒襲的一幕?

思想來去,總是想不出一個結果。她不知道喬晴雯為什麼要這樣做,平時拌拌嘴也就算了,這次居然炒襲。

難不成真的只是因為她想參加這次新人大賽,找不到靈感無意間看見自己的半成品,一時興起所以炒襲了?

喻可沁靠在椅子上,有些頭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晴雯從洗手間里出來,特地朝喻可沁的方向看了幾眼。想起三天前,齊欣冉約自己見面。

到了一家咖啡店,齊欣冉早已坐在那等候多時了。兩人一起坐在大廳的中間,齊欣冉正照著鏡子補妝。

「這幾天盯著怎麼樣?」

「她家好像出事了,這兩天都沒來上班。今天才來的,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自從上次收了齊欣冉的錢和她達成協議以後,她就開始每天都盯著喻可沁。

「就除了上班?」她拿著口紅給自己塗了一個鮮艷的顏色,待會她要去找凌朔一起吃晚飯。每次找凌朔的時候,她都會檢查自己的妝容十幾遍。

不希望自己臉上有任何一絲瑕疵,只是臉頰這邊,每天都貼著一個創可貼,真是影響自己的美觀!

她雖然極其不願意看到臉上的東西,但為了讓凌朔對自己有愧疚心,也只能這樣做了。

「公司最近有比賽,內部選定一個名額去參加新人獎大賽。她好像要參加,除了上班就是在準備這個。」喬晴雯仔細彙報著。

齊欣冉一聽,動作停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說,她準備參賽?」

「對啊,怎麼了?」

齊欣冉將口紅與口紅蓋合上放進包里,輕輕抿了抿嘴,勾起嘴角:「如果讓她參賽不了呢?如果是自己最喜歡的比賽沒能參加,是不是挺遺憾的?」

喬晴雯愣了愣:「你的意思,是要讓喻可沁不能參加這次比賽?」

「你有辦法嗎?」她抬起眼,炯炯有神的看著她。

喬晴雯皺起眉頭,如果讓喻可沁不要參加這個比賽難度有些大。她知道如果有機會參加新人獎,幾乎每一位畫家都會選擇參加。

喻可沁也不例外,但齊欣冉要她想辦法讓喻可沁不要參加,這個,還真是讓她頭疼。

「你就不會借別人之手為自己做鋪墊嗎?」她臉色逐漸變得不悅起來,齊欣冉不喜歡太笨的人。像喬晴雯這種沒有智商的女人,她雖然很討厭,但也不得不利用她來折磨喻可沁。

「你的意思,讓我把她要交上去的作品給偷了?」

齊欣冉實在不想和這種智商為零的人繼續聊下去,她強忍著內心的厭惡,解釋道:「什麼都用來偷,你就只有能力嗎?你不也是一名畫家,不用偷的,炒襲就行。」

她喝了口咖啡,繼續道:「你只要看到了喻可沁的作品,覺得合適的話自己把它畫下來提前交上去。你先完成的,就算喻可沁後面和你的一樣,交上去也就只有人會相信你。」

「可她只是個新人,作品不一定會入名單啊。」

齊欣冉有些不耐煩了,皺起眉頭:「你就不會有自己的判斷能力嗎?」

從那以後,她基本都是盯著喻可沁。喻可沁的資歷她不知道,不過能這麼快就通過實習期,想必應該是有點能力吧?

她記得自己有次準備出去的時候看到喻可沁桌上的半成品,用手機照了下來。回去仔細研究了一會兒,突然發現喻可沁的這個和創意十分不錯。

如果真把齊欣冉說的那些照做,她或許能夠有機會入圍。如果入圍了,或許就能拿獎。如果她拿到了新人獎,那麼這幾年的努力沒有白費。

她可能就會一飛升天,和那些藝術家一樣,從此有了頭銜,就不用寄人籬下。這種想法在她的腦海里迅速的生根,越來越深,徹底克制了她內心的那絲抗議。

找金月是因為她哥哥的嫂子家的人,是金月老師的侄子。託了幾層關係,才能和金月老師見面。

嫂子也只給了她偶遇的機會,裝作突然碰到正好都是熟人,就這樣和金月碰見。然後無意見提起自己是四季的員工,順便提了一下自己的作品。整件事情看起來水到渠成,但喬晴雯心裡還是有一絲不安。

畢竟老闆和老闆的妹妹都站在喻可沁這邊,就算她再怎麼靠關係再怎麼裝可憐,萬一這件事情被查出來了,她以後在藝術界怎麼混下去?

這件事情給公司帶來了一定的影響,一整天大家似乎都沒什麼精神。一下班,各自回家。喻可沁心情沉重的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忽然被不知何時站在身後的穆南歌叫住。

「有事嗎?」

穆南歌知道,自從那次喻可沁從酒吧出去后,凌朔追了上去。兩人一定發生了什麼,導致她突然又對自己再次冷漠。

「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吧!」他開口說道,樣子看上去有些疲憊。

喻可沁猶豫了一會兒,點頭答應。

隨便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下,喻可沁還是雷打不動的叫了一杯常喝的拿鐵,穆南歌的要求並不高,隨便點了一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