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又被下藥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7:36
A+ A- 關燈 聽書

「你被下藥了。」

「下藥?」喻可沁怔怔地站在那裏,仔細一想,好像是有些蹊蹺。中途她離開過,如果真的是被下了葯,那這麼說來的話,是胡建波趁她中途離開,往她杯中的酒下藥。

凌朔面無表情,掠過她走到門口,冷冷道:「你應該慶幸,你只是睡著了。」

房門被關,喻可沁坐在那裏有些不知所措。她明白凌朔的意思,如果這次的藥效和上次一樣,那她恐怕就主動撲上去了。凌朔來的時候,恐怕已經晚了。

喻可沁的心裏還有些驚魂未定,自己被人輕易算計了,竟然毫不知情……她竟然沒有發現,險些釀成大錯。

只是凌朔……喻可沁低下頭,心裏無比的惆悵和煩躁。凌朔看到自己被人脫了衣服,一定十分的惱火。換做是她,如果看到凌朔和別的女人……

想到這裏,她便覺得十分的噁心。這一瞬間,她開始覺得自己髒了。

她脫廣衣服在浴室里待了很久,心情一直屬於低谷。看到凌朔失望的表情,喻可沁突然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洗了很久才從浴室出來,穿上衣服,下樓。

王姨已經做好了早餐,凌朔正在慢條斯理的吃着早餐。當王姨看到喻可沁也在的時候,愣了一下,但還是非常開心。

「喻小姐,我給你添一份。」

「謝謝王姨。」她抿了抿嘴,坐在凌朔的旁邊。

她拿了一片吐司放進嘴裏,心不在焉的咀嚼著。她不知道該怎麼和凌朔解釋,自己也不知道宋勵飛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喻可沁知道凌朔很介意宋勵飛,所以此時他心裏一定十分的憤怒吧。

「我……」

話音未落,凌朔突然起身,淡淡的丟下一句去公司,便拿起放在沙發上的外套離開。她怔怔地坐在那裏,咯噔一聲,感覺心裏某塊地方掉了下去。

喻可沁沒有胃口吃早餐,和王姨告別後,匆匆的離開了別墅。回家換了身衣服,給宋勵飛打了個電話。

接到喻可沁主動打來的電話,宋勵飛又是驚喜又是忐忑,

「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可沁,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所了解的那個樣子,你別聽……」

「宋學長,你只用告訴我!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有些微怒,在路邊攔了輛車。

宋勵飛抿了抿嘴,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和喻可沁說了。一直說到房間里的時候,他停頓了一下:「可沁,我不是故意的,昨晚我也喝了些酒。起初我真的是想……」

嘟嘟嘟……

喻可沁掛斷了電話,她坐在車上,司機往公司的方向開去。她心裏似乎已經有了底,但這些也只是猜測。

整件事情都是一場被設計的陰謀,供應商這邊突然選擇終止合作。冒着打官司的破壞名聲的危險也要違約,那一定是是有人在背後給了他們很大的好處。

有着強勢的背景和充足的資金,在A市和她有過節的人並不多。只有一個,喻可沁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解釋這一輪的被設計。

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齊欣冉在背後設計她,那真的太可怕了!

一到喻氏喻可沁便召集了人開會,會議室里,莊嚴的氣氛籠罩着整個房間。喻氏這幾天的波浪還算穩定,但如何和平時相比的話,屬於直線下滑。

「供應商的事情,我已經有了對策。」

聽說有了對策,大家都十分驚訝。原本安靜的會議此刻又竊竊私語起來,黃慶生見有了對策,喜出望外:「可沁,你想到什麼對策了?你之前不是和供應商談了的嗎?結果如何?」

「這個供應商是被人收買的,是故意針對凌氏。這個供應商我們不能再要,官司一定要打,而且要贏!目前,我們公司需要大量的宣傳。短時間內製定一個團隊,在半個月內找到合適的供應商。」

「可是……公司目前沒有這麼多的資金。要重新找供應商的話恐怕不行,和違約方打官司公司的名聲也有一定的影響。現在我們是進退兩難,我看吶,還不如把公司的股份轉讓出去。趁現在先賺一比再說,反正現在公司起死回生的幾率幾乎不可能!」

一位長老級別的人對喻可沁說,雖然話不太中聽,但喻可沁知道,這句話是現在台下每個股東的內心獨白。

喻可沁倒是不在乎,輕描淡寫道:「如果你們哪一位股東想要退出喻氏,把股份轉讓出去,我沒有任何意見。但只要喻氏還在的一天,這家公司就屬於喻氏。即使你們的股份轉了出去,但喻家,依舊是這裏最大的股東!」

她並沒有像別人一樣,說一些好聽的話,多給些年底分紅什麼的。直接的鼠丑了自己的想法,讓下面的人都驚訝了一番。

那位長老級別的人一聽,面紅耳赤的冷哼了一聲:「都已經這樣了還坐垂死掙扎,真是餓死的駱駝比馬大,死要面子活受罪!」

「黃叔,你安排一下這位股東辦理轉讓權。如果他轉讓,我收股份,並且以超過一倍的價格收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如此有底氣和讓人意外的話一出,另外幾個蠢蠢欲動的人都暫時停止了發表意見。那長老一聽,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黃慶生愣了愣,為難的看着喻可沁。他比公司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喻氏的情況,現在的確正在垂死掙扎的徘徊中,就像去年的時候……

他不理解喻可沁的做法,一時半會不知該答應還是怎麼樣。

「你就這麼胸有成竹的認定現在公司還有挽救的可能?供應商一撤資,公司供應不足。資金緊張,下個月員工的工資都成了困難。就算喻總從美國回來,也不可能起死回生!短時間內,哪裏能找到供應商?」長老又開始發話了。

周圍的人也開始坐不住,紛紛都附和的『抗議』。

「對啊,現在沒有辦法了……」

「公司供應不去,不到多久就會倒閉,還不如就按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