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抄襲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7:58
A+ A- 關燈 聽書

這兩張圖幾乎一樣,但另一張卻塗了顏色,看上去塗了顏色的要光鮮亮麗,色澤分明。而她的這張,反而從開始的創新變成了單調。

喻可沁只感覺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當看到這兩幅一樣的作品時,她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會有人和自己的作品一樣?難不成是有人和她一樣,同時想到了作品的風格?

不可能!就算湊巧想到了一塊兒,也不至於畫的幾乎一模一樣。兩種雖然一樣,但是畫風卻完全不同。

她看到另一幅作品上尾端,寫著的赫然的幾個大字,喬晴雯!

喻可沁不可思議的看著喬晴雯,而她卻一臉正氣的坐在那兒,沒有一絲情緒波動。她暗暗皺起眉頭,心中已經明了。

「是她炒襲我的。」她平靜地對金月說道,眼神堅定沒有一絲的慌亂。

這不像是一個炒襲人該有的冷靜,但金月卻不相信喻可沁的話,她搖搖頭,嘲笑道:「我當然明白你們的夢想,是超越自己,超越別人。難得一次的新人作品參賽,大家都很想參加。說不定運氣好了,一下就得獎了。我也能夠明白你的苦心,但是炒襲別人的作品這種不齒的事情,在我們界內,是不允許存在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的意思我為了想要參加這次新人獎,故意炒襲了喬晴雯的?」喻可沁懷疑的看著金月,這完全不像是從一個德高望重的人嘴裡說出的話。

在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之前,金月竟然就已經判斷炒襲的人是她。喻可沁對金月之前崇拜的心理,已經消失的蕩然無存。

「難道不是嗎?這幅作品是喬晴雯親自交給我。時間足足比你提前了三天,當時還詢問了我的意見,需不需要填色。這幅作品我比你交稿前先看到的,你說到底是誰在炒襲?」

會議室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以往對喻可沁有好感的人聽到金月老師的一番話后,紛紛都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縱然喻可沁是美女,但炒襲這種事情在任何的行業里,都是令人不齒的。

她坐在那裡,眾人的目光都盯著她看。可她卻從容不迫的抬起頭,面對這種情況,她沒有必要在意別人的目光。

喻可沁直視著金月,依舊平靜道:「我沒有炒襲,這是我的元創!」

穆蘭枝知道炒襲的嚴重性,像金月這樣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只要在界內宣布一名畫家炒襲,那喻可沁這輩子都不能在藝術界混了。

「金月老師,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不能輕易判斷是可沁炒襲。」穆蘭枝說道。

穆南歌也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如果是他自己發現了這件事情還好說。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同,他抿了抿嘴,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情也需要仔細調查一下。」

喬晴雯沒想到到了這種時候,還有這麼多人為她說話。心裡縱使氣的打鼓,但也不能表現出來。只能委屈的低下頭,裝作自己是受害者。

喻可沁從來都不會演這種戲,更不會像這些女人一樣有自己哄人的一套方法。她只是淡然的盯著喬晴雯,不理解她的做法。

明明知道如果被發現了,被移除藝術界的風險很大。她沒有必要這樣做,難不成單單隻是因為上次的事情?

「這個喻可沁,我記得好像剛到你們公司不久吧?一個新人而已,能畫出這麼好的作品?」

金月的話就就好像一把刀刺中喻可沁的心,這麼諷刺的話能夠從她的口中說出來,她只感覺自己原本平靜的心變得憤怒起來。

「金月老師,我一向都覺得您德高望重,是藝術界里的一個非常優秀的畫家。但我現在發現,我根本錯了。在這種問題上你一味的偏袒喬晴雯,只是因為她找到了您提前把作品給了你去審核。那你有沒有想過,她費勁心思的去找你為了什麼?公司明明有規定把作品上交就可以了,為什麼她會想要去找你然後親自交給你?你連基本的判斷能力都沒有,還是說喬晴雯是你認識的人和某個親戚?」她徑直的看著她,面對金月凌厲的目光,她完全沒有一絲退怯。

金月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人這樣和她說話。喻可沁是第一個和她這樣說話的人,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你一個人小丫頭騙子,炒襲也就罷了。居然還不知悔改,詆毀長輩!南歌,你怎麼會招這樣沒有素質的人進來?」金月那張凌厲的臉正在生氣的抽動。

喻可沁深吸了口氣,起身對穆南歌道:「如果你也認為我是這種人,我無話可說!」說完,她便離開了會議室。

「簡直太囂張了!」金月氣的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臉上的皺紋也因為生氣的原因,變得更加褶皺了。

會議室里的人大氣都不敢發一下,屏住呼吸也不敢抬頭。穆蘭枝皺起眉頭,金月是出了名的難惹對象,這會居然和可沁杠上了。

她抬起頭,對穆南歌說道:「哥,我相信可沁,她不會是這種人。這件事情你一定要查清楚,不能妄下判斷。」

穆南歌自然也明白穆蘭枝的話,轉頭對金月說:「是我來邀請你過來幫我們選作品通過,這件事情也發生在我們的公司里。金月老師,這件事情我會好好調查一番。您先不要認定可沁是炒襲者。說不定其中有什麼誤會,距離新人獎的參賽時間還有快三個月左右,時間還長。」

「連你也袒護她?」金月有些意外,原本以為穆南歌會秉公處理。現在居然也站在喻可沁那邊,但她畢竟只是受邀過來給意見。至於炒襲這種事情,她確實沒有權利管他們公司的事情。

「罷了罷了,炒襲這件事情你們慢慢查。到時候結果給我就行了,不過這個名額就定喬晴雯吧。」她擺擺手,怒色漸漸平緩下來。

穆蘭枝聽到這句話就有些窩火,替喻可沁打抱不平:「炒襲的事情還沒有查清楚,為什麼把機會給喬晴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