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疙瘩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7:29
A+ A- 關燈 聽書

程嬌嬌不讓,雙手張開將宋勵飛擋在門口:「你不說清楚休想離開這個房間!」

「我說清楚什麼?我什麼時候在外面有女人了?今天和老總應酬,我們只不過去吃了飯喝了酒他喝多了我送他回酒店休息,這還需要怎麼解釋?」

「老總?」程嬌嬌微微一愣,抿了抿嘴:「真的?」

「難不成是假的?你怎麼不和我解釋你怎麼會在那裏?」

「我是因為……和朋友一起吃飯。開車正好路過,就看到你從門口出來。」她故作無辜,方才凌厲的面容緩和了下來。

但程嬌嬌依然有些不太相信,繼續問道:「那你臉上的上是怎麼來的?」

宋勵飛見程嬌嬌糾纏不休的問著,有些煩。便將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程嬌嬌,特地隱瞞自己脫掉喻可沁的事情。程嬌嬌聽了以後,臉色發黑的厲害。

甚至身體氣的發抖,好不容易聯合齊欣冉對付那個見人。今天就差臨門一腳,竟然就被宋勵飛給攪合了!她很想發火,但又不能讓他知道這件事情和自己有關係。

只好強忍着心中的怒意,準備離開。

「你要走?」

「我不走幹嘛?留在這裏受你的氣嗎?你天天惦記着喻可沁,她和別的男人一起去開船那是她的事情,她就是這樣的女人。你為什麼還要去管她,這幾天一直忽視我的存在。我找你你也不理我,去你公司也愛打不理的!」她十分委屈的低着頭,彷彿說的一切都是發自內心。

宋勵飛凌厲的臉色也漸漸緩和了下來,他今晚沒有得到喻可沁,心裏窩火的不得了。現在需要一個人來泄火,當然不能讓程嬌嬌離開。

他又像當初一樣哄著程嬌嬌,哄了很長時間才把她搞定。一頓翻雲覆雨後,宋勵飛便去浴室洗澡。

程嬌嬌躺在床上,但還是無法平復自己的心情。眼看着報復喻可沁的目的就要得到了,結果就這樣錯失良機了。還害的齊欣冉對自己的印象變差,想到這些,她都氣的睡不着。

喻可沁被凌朔帶回別墅,還是原來她的房間。凌朔每天都讓王姨打掃房間的衛生,不是因為希望她有一天會回來,只是習慣了這個房間因為有人住而保持乾淨的感覺。

他皺着眉頭,看着喻可沁仍舊昏睡。身上的衣服,也被宋勵飛脫了不少!他內心的憤怒已經逼迫到了控制不住的地步,一想到那個場面,凌朔就感覺自己的腦袋像爆炸了一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至於喻可沁今天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凌朔大概心裏有了底。只是這件事情太過蹊蹺,他不是個傻子。有人給他通風報信,告訴了他房號。凌朔給喻可沁打電話,一直打不通。

心急之下去了酒店,他不知道自己是該慶幸還是該憤怒。慶幸他及時趕到,才沒有被宋勵飛得手。還是憤怒當他看到宋勵飛對她下手,上身的衣服脫了只剩下一件而怒火中燒嗎?

是個男人,都忍不住!

這一夜,凌朔一直在喻可沁的房間里,抽著煙,直到天微亮。喻可沁才渾渾噩噩的醒來,生平感覺腦袋第一次這麼的頭痛欲裂。

睜開眼睛,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床……轉頭髮現,還有熟悉的人。

喻可沁有些詫異了,自己昨晚不是在和胡建波吃飯嗎?怎麼這會到了凌朔的別墅來了?

凌朔正在抽煙袋裏的最後一根,煙灰缸裏佈滿了煙頭。煙絲在指尖逸走,飄散在空中形成一道虛無縹緲的煙霧,慢慢消失值到不見……

「我怎麼會在這裏?」喻可沁垂了垂自己的頭,從床上起來。

話音剛落,記憶猛地從腦海中回憶出來。喻可沁這才想到昨晚胡建波對自己說的話,她昨晚好像說過……喻氏是故意有人針對。那昨晚胡建波會來赴約,難不成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你昨天晚上和宋勵飛一起吃的飯?」凌朔將半根煙頭丟在煙灰缸里,起身走到她的面前。

高大的身軀,冰冷的氣息,那雙幽暗深邃的雙眸正一動不動的盯着她看。喻可沁心中莫名的出現一絲恐慌,感覺昨晚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要不然,她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自己竟然就這麼躺倒了這個房間的床上。

昨晚胡建波說完那句話后,她記得自己好像就沒了知覺……閉眼前,好像看到對面的男人嘴角上正掛着一絲邪惡的笑容。

難不成……喻可沁猛然大驚失色,獃獃的看着凌朔:「你昨晚從哪把我帶回來的?」

「酒店房間。」他的語氣冷漠的讓人身體突然跌入了冰窖里,十分的不舒服。

喻可沁只感覺這一刻,身體好像被冰凍了一樣。大腦在那零點幾秒的時間完全一片空白,凌朔是把她從酒店的房間裏帶出來的,

那這麼說,她是被胡建波帶去開了房?

她的心瞬間跌入了谷底,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絕望和崩潰。

只是,她有些疑惑,抬起頭:「為什麼會提宋勵飛的名字?」

「因為我看到你的時候,是宋勵飛正在脫你的衣服。」

聽到脫衣服這句話,喻可沁感覺房間里的空氣正在一點點的凝固。而且這個人還是宋勵飛,自己都不明白,明明是和胡建波吃的飯,可為什麼會是宋勵飛在房間里。

喻可沁稍微有些慶幸,慶幸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好在凌朔及時趕到,救下了她。

但凌朔的話,讓喻可沁對宋勵飛的印象,徹底的失望了。她心目中的學長,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趁她不省人事的時候,脫她衣服?

「我昨晚是和公司的一個供應商吃飯,也不知道最後怎麼突然沒了反應,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裏。」喻可沁解釋道。

凌朔頓了頓,如果是和供應商吃飯,那為什麼房間里的人是宋勵飛?有人給他發短訊,那就說明這件事情並不是意外發生,而是有人預謀。

就像當初喻可沁那個公司的楊總,也曾經對喻可沁做過這樣的事情。只是這次……藥效的效果好像不一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