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過去的故事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0:59
A+ A- 關燈 聽書

「為什麼?」

穆南歌拿起酒杯,放在眼前晃了晃。紅色的液體在透明的玻璃杯里,顯得十分的耀眼明亮。

「因為她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

「她說,紅酒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飲品。對她來說,紅酒不是酒,而是可以給舌尖和口腔帶來一種享受的液體。她很喜歡喝紅酒,幾乎每天都要喝上幾杯。」他提到她的時候,眼中波光流動。

腦海中往日歲月呈現,彷彿形容的這一切,就發生在昨天一樣。

喻可沁有些不解,問道:「所以,這種享受的東西,是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分享?」

穆南歌愣在那裏,手中的酒杯差點摔在地上。驚訝的看着喻可沁,嘴輕輕微張。

「怎麼了?」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有些疑惑。

「你不止和她像,就連說的話,心中的想法,都是一樣的。」穆南歌眯了眯眼,那深邃的雙眸,此時正綻放着異樣的光彩。

「既然她把紅酒當做自己最喜歡的一種享品,那一個人,她自然是最願意和重要的人分享。所以你不喝其他女人和紅酒的原因,是不想把她心裏的那種快樂,分享給別人,對吧?」

「你果然很像她,難怪。」他笑着搖搖頭,話語間,似乎有另一層寒意。

喻可沁不懂,但也不會追問。兩個人突然從隔閡的關係,成了喝酒常談的好朋友,就像知己一樣,喻可沁對穆南歌,也沒了之前的那種芥蒂。

穆南歌和她說了很多關於那女孩的事情,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彷彿是幾年未見的好友一般,無話不說。

喻可沁以為今晚會是一個美妙的夜晚,等待着爺爺即將到達美國的飛機。傾聽着穆南歌說他與她之前的故事,喝着自認為世間很美的味道,醇香留在齒尖。

但這些,彷彿是一場美妙的夢,總在關鍵時候,會有人打破這場美妙。

酒吧里的人越來越多,場合也變得喧鬧嘈雜起來。隱隱約約中,喻可沁好像聽到了一群人大聲說話。

抬頭望去,發現一群人正在一個瘦小男人的帶領下,來到里他們面前。定眼一看,雖然那天路邊的燈光很暗,但喻可沁還是認出了這群人,正是毆打搶劫穆南歌的這夥人。

居然真的被她言中了!喻可沁有一萬個後悔,早知道就不要開金口。

「怎麼辦?」她放下酒杯,表面上很淡定,但心裏卻有些緊張。

穆南歌卻當做沒看到,隨心所欲的把最後一杯紅酒喝完。

「原來你們是認識的,上次還騙我說報警了,你們倆個,今天既然來到了我的地盤,就別想站着走出去!」那帶頭的大塊肉狠狠的瞪着他們,摸了一下鼻子,對旁邊的幾個人使了個眼神。

旁邊的幾個人會意的點點頭,立刻把桌上的酒瓶全都揮到地上。噼里啪啦,紅酒和玻璃杯還有水果拼盤都摔在了地上,玻璃落地形成碎片的聲音極其刺耳,把在場所有歡呼的,跳舞的,擁吻的人紛紛都嚇得停住了動作。

酒吧里當然也是有保安,穆南歌是這裏的熟人,酒吧的服務員第一次時間去找了保安。來了三四個保安,還沒上前,酒杯大塊頭的人一頓毒打。

一陣慌亂,酒吧里的年輕男女都往外面跑了出去。

喻可沁見保安都被打了,漸漸皺起眉頭。今天好像攤上大事了,前幾天喻可沁還騙他們報了警,這次他們一定會想方設法的不讓他們好過。

穆南歌的雙眸漸漸變得冰冷起來,他微微抬眼,向大塊頭投去一個銳利的目光。

大塊頭本以為他只是一個喝醉酒搶了他看上的女人的醉鬼,但他剛剛的眼神,卻是讓大塊頭心中一驚,身體好像襲進了一股寒冷的氣息。

「給我把這個男人打殘廢!」大塊頭凶神惡煞的瞪着穆南歌,那幾個人聽話的過去準備打穆南歌。

穆南歌將喻可沁推向一邊,防止她被人傷害。迅速的朝着前來的第一個人揮了一拳頭,那人立刻倒在地上,捂著鼻子痛苦的叫着。

緊接着就是幾個人圍將穆南歌圍在一起,喻可沁站在一邊,看着有些驚心。這種場合,似曾相識。她記得自己被人綁架的時候,凌朔也曾這樣和三個人一起打。

那種觸目驚心的場面,喻可沁不想再去回憶。她也不想再因為自己,而讓不相干的人受傷。雖然那邊為了救穆南歌惹了這群人,但這事和她也脫不了關係。

好在他們走進之前,喻可沁把手機從包里拿出來。那些人沒有注意到她,她偷偷的將雙手放在背後,按著電話鍵,撥打110。電話還沒撥出去,其中一個沒參與行動的瘦小男人,發現了她身後的光。

「老大,這臭三八報警!」

那大塊肉一聽她要報警,立刻朝喻可沁沖了過來。

「臭娘們,這次想真報警?我告訴你,沒門!」那男人一巴掌正要朝喻可沁揮去,穆南歌見狀,想要衝過去保護喻可沁。

誰知那幾個男人太難纏,圍在中間出不去。巴掌正在落下的時候,喻可沁咬着唇閉上了眼。等了半響,卻沒有動靜。臉上也沒有火辣辣的疼痛感,周圍也瞬間安靜了起來。

喻可沁睜開雙眼,發現大塊頭被人一腳踹到枱子下面去了。瘦小男人趕緊過去扶他,其餘的男人也停止了動作,警惕的看着動手的男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怎麼會在這裏?」喻可沁吃驚看着凌朔,他正陰沉着一張臉,身上散發着凜然的氣息。身後,還有季喻初。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你怎麼會在這裏?」他側臉掃了一眼旁邊的穆南歌:「還是和他!」

喻可沁怔了三秒,奇怪的看了一眼穆南歌和凌朔。他們倆不是朋友嗎?怎麼關係看起來,有些不太對勁?

「我在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喻可沁本是驚喜,可每次凌朔都用這種語氣和她說話,讓她心中的那股執著勁又犯了。

「和我沒關係?」凌朔深黯的眼底,漸漸燃起了一絲憤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