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告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0:51
A+ A- 關燈 聽書

「就你上次說的?」宋勵飛並沒有態度的反應,因為上次程嬌嬌已經和她解釋過了。之所以會被喻可沁誤會,那是因為程嬌嬌在葉白的公司上班。即使兩人已經不在一起,但還是有工作上的交接。

喻可沁特意看了一眼宋勵飛的表情,沒有一絲波瀾起伏。她心中已經盡然,程嬌嬌不是傻女人。任憑她上次在宋勵飛面前說那些話,一定已經想好了合理的對策告訴宋勵飛,讓他相信了。

但喻可沁怎麼會放過這次機會,她從包里掏出手機。翻出幾張相冊,遞給宋勵飛。

宋勵飛先開始有些困惑的看了她一眼,隨後接過她的手機,低頭一看。上面,是程嬌嬌和葉白的私密照。而這些照片上,都有備註的日期,日期……竟然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

日期不會作假……可程嬌嬌和自己解釋的,卻不一樣。難不成,真如喻可沁所說,程嬌嬌同時腳踏兩條船?

「學長,你看到這張照片作何感想?」

宋勵飛複雜的看了喻可沁一眼,很長時間沒有說話。氣氛一點點的變得尷尬起來,然而,喻可沁並沒有停止。

「學長,你覺得程嬌嬌想和你複合真的是因為心裏還有你嗎?」

「什麼意思?」

「出軌的女人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她再和你複合也只不過是為了得到她想要的一切。你覺得此時此刻,她最想要的是誰?」

宋勵飛思索了一會兒,狐疑道:「佳佳?」

她聳了聳肩,淺淺笑道:「我只是隨便問問。」

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像是鎚子一樣砸進了宋勵飛的心裏。他已經有百分之八十相信喻可沁說的真實性,但隨後又想到別的,原本即將憤怒的表情,也突然變得柔和起來。

「可沁,你這麼千辛萬苦的幫我找出程嬌嬌腳踏兩條船的照片,是不是……」

「等等,學長,你別誤會。」她立刻打斷他的話,笑道:「我只是順便把這些照片告訴你而已,話已經說完了,這頓茶也喝完了,我先走了。」

宋勵飛原本欣喜的表情立刻變了,起身攔住即將離開的喻可沁:「可沁,你是不是還在怪我?」

「我沒有怪你。」

「沒有怪我,為什麼要急着走?」宋勵飛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我……」

「當然是急着和我約會!」一個熟悉的聲音突兀的出現在兩人的耳旁,喻可沁和宋勵飛同時轉過頭,入眼的是一個較為年輕的男人。

「老闆?」喻可沁喊了一聲,靈光一閃,笑道:「學長,這是我們老闆。我還要和他去參加一個重要的場合,先走了。」

話音剛落,還沒等宋勵飛開口,便拖着一旁的穆南歌匆匆的離開了茶館。

「我還真沒想到,你的小情人還真多!」穆南歌咧嘴一笑,不知是在嘲笑她還是在奚落她。

出了茶館,喻可沁鬆開了他的手,深深吸了口氣:「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小情人多嗎?」

穆南歌突然沉默了,喻可沁意識到自己可能說錯話,抿了抿嘴。剛準備道歉,誰知他先一步開口道:「陪我喝一杯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

兩人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吧,都沒有開車。穆南歌是這家酒吧的熟客,喻可沁知道,因為上次他喝醉了,就是在這被人圍毆搶劫。

「你還來這家?難道不怕遇到上次的那群人嗎?」喻可沁四處看了看,擔心會遇到上次的那群人。萬一真的撞見了,那可就遭殃了。

穆南歌自然知道喻可沁說的上次是什麼事情,穆蘭枝把事情都已經告訴他了。喻可沁救了自己,這倒是顛覆了英雄救美之說。他倒是毫不在意,笑着說道:「放心吧,這次要是遇到了,我英雄救美。算是回報你上次救我,這樣我們不就扯平了嗎?」

喻可沁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倒是寧願讓你欠著這個人情,別遇到那些人。」

他們找了個卡座,天色才暗下來,人不是特別多。氣氛也比較安靜,喻可沁就喜歡比較安靜的場合,不鬧。

服務員拖着托盤端著兩個紅酒杯和一瓶紅酒,給兩個杯子裏倒上紅酒。深紅的紅酒蕩漾在紅酒杯里,彷彿這酒吧里的燈火酒綠一般,蕩漾的讓人的心裏波瀾起伏。

穆南歌放在鼻尖嗅了嗅,輕輕笑道:「我這還是第一次和一個女人品酒,居然還是在酒吧。」

喻可沁頓了頓,笑道:「來酒吧不應該都是美女陪伴的嗎?怎麼,喝酒都是一個人?」

「當然不是,只不過我從來不和女人一起喝紅酒。」他俊秀的臉龐上,閃過一道淺淺的憂傷。

昏暗的燈光下,射燈上的一縷光照在穆南歌的臉上,喻可沁撲捉到了那抹憂傷。她猶豫了一會兒,好奇的問道:「你不和女人和紅酒,是不是因為你的前女友?」

喻可沁的問題,讓正準備喝酒的穆南歌愣在那裏。手停在了半空中,他緩緩看向喻可沁,目光垂落:「蘭枝告訴你的?」

「不是。」她抿了抿嘴,說道:「上次我在酒吧外面發現你,送你回去的時候,看到你家裏的照片。好奇的問了一下,知道是你前女友。」

穆南歌噗嗤一笑,說:「你倒不愧真是她的好學妹,像親妹妹一樣袒護她。蘭枝的性格我會不知道嗎?大大咧咧,對熟人藏不住話,她一定和你說了很多吧。」

「也沒有很多。」她抬起酒杯與穆南歌的酒杯輕輕一碰,仰頭,一飲而盡。綿柔幽長的酒,入口都成了苦澀。恐怕穆南歌也和自己一樣,多少個日夜,獨自喝酒的時候,酒的味道,都是無盡的苦澀吧。

見喻可沁知道,穆南歌也並沒有打算隱瞞,傻傻的笑了兩聲,丟掉以往公子哥的身份,苦笑的搖頭:「你知道嗎?我有多少個日夜都在想,我這輩子都不會遇到能夠讓我再次動心的女人了。」

說完這句話,他的目光目光意味深長的看了喻可沁一眼,繼續道:「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和女人一起喝紅酒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