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好消息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1:16
A+ A- 關燈 聽書

女人都是敏感的動物,都有第一直覺,隱隱地,總覺得凌朔和穆南歌之間,好像牽扯着什麼。至於牽扯着什麼,她卻不敢往下想。

春天快到了,溫度直線上升。喻可沁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電視機里播放着她不看的節目,只是為了製造熱鬧的氣氛。她現在不知為什麼,突然很害怕孤獨。

家裏沒人,讓喻可沁的心裏更是不安。

發獃似得盯着天花板,不知不覺,竟睡著了。醒來時,已經是天亮。她猛然從沙發上起來,才發現自己昨夜竟然在沙發上睡著了。她縮了縮身子,趕緊進了房間換了衣服。

手機一直放在房間里充電,她拿起一看,發現有兩個未接來電。

是陌生的號碼,從美國那邊打過來的。算了算還時間,爺爺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到了美國吧?

喻可沁播了過去,過了好久才有人接。

「喂,可沁,我是媽媽。」

「媽,你們到了嗎?」

「恩,到了。」電話那邊,沈麗珍的聲音有些興奮。

聽他們安全到了,喻可沁心裏的那塊石頭也徹底落下了。只是,有什麼事情讓母親這麼興奮?

「美國那邊的天氣好嗎?值得你這麼開心?」她打開衣櫃,翻了翻今天要穿的衣服。

沈麗珍似乎在那邊哭了,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喻可沁微微一頓,神經立刻緊張了起來:「媽,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你哭什麼?」

「沒有出事情,我們這邊很好。醫生替你爺爺做了個全面的檢查,說你爺爺的晚期肝癌在美國這邊算是中良性的肝癌,說只要動手術,做幾次介入和一些輕微的化療。以後注意身體和飲食方面,就可以恢復了。」

喻可沁一聽,呆了呆。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吃驚的睜大雙眼:「媽,你剛剛說什麼?爺爺可以恢復?可是……可是這邊的醫院說了是晚期啊?」

「那邊醫院的診斷有些問題,儀器上分析的是晚期。但是美國這邊有他們特定的一種儀器,他們這邊的癌症也分幾種。你爺爺的這種在這邊不算是晚期,所以還有救。」沈麗珍欣慰的說道,也不枉來了趟美國。

喻可沁此時此刻的心情別提有多開心了,只要爺爺能夠恢復,她比誰都要開心。

「那爸呢?」她激動的問道,現在父親知道這個消息,一定很開心吧!

「你爸現在一直在老爺子面前守着呢,聽到你爺爺只要手術成功就能恢復,不知道有多開心。」沈麗珍說着說着,又忍不住哭了起來,說:「可沁,我第一次見到你爸哭了。他那麼堅強嚴厲的人,今天哭了。」

喻可沁把衣服丟在床上,坐了下來。鼻子有些發酸,紅了眼眶:「媽,沒事的。爸是開心,只要爺爺沒事,我們都開心。好了,我要去上班了,你們照顧爺爺的同時也注意休息,我掛了。」

「好。」

喻可沁掛斷電話,深深的吸了口氣。感覺整個身體突然間放鬆了,完完全全的放鬆了。

看着時間還早,喻可沁準備出門攔輛計程車去昨天的地方給取車。剛到樓下,便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停在了門口。

是凌朔的車。

「你怎麼來了?」她有些驚訝。

「一起吃早餐。」

喻可沁上了車,心裏很是愉悅。

「美國那邊來消息了?」

「你怎麼知道?」

「不然你的心情怎麼會這麼好?百年難得一見,除了你爺爺的病情能夠讓你心情好起來,難不成是一早看到我的車停在了樓下?」他突然也有心情調侃她。

凌朔開車去了他們第一次去吃早餐的地方,雖然隔得時間很長,但這裏的服務員依舊認出了兩位。

「請問你們還是和上次一樣嗎?」服務員微笑着問道。

喻可沁意外的抬起頭,驚訝的看着凌朔。凌朔淡淡的笑了笑,說:「兩份A式套餐。」

「好的。」

凌朔很少會有這樣的笑容,喻可沁今天倒是見到了。她歪著腦袋,微揚了一下眉毛:「你今天心情貌似也不錯。」

「那是因為某人的心情很好。」他不動神色的,就讓喻可沁心頭甜滋滋了一番。

喻可沁便將爺爺在美國的情況和他說了,凌朔聽了以後,卻沒有半點驚愕的反應。

「你已經知道了?」

「你覺得那邊的醫生是第一次時間通知你的家人,還是我?」他好看的嘴角輕輕上揚,露出一抹笑容。

喻可沁抿了抿嘴,如水霧般的雙眸認真的看着他。足足看了一分鐘,直到服務員端來兩份A式早餐。

他伸手握著刀叉,低頭切著盤子裏的雞蛋。黃色的蛋液流了出來,像極了不久前剛剛出來的日出。

「你一直這樣盯着我看,別人會把你當成花痴的。」他微微抬眼,目光清澈的看她,眼中,流露出少有的溫柔,還帶着笑意。

喻可沁很喜歡現在的凌朔,無數個日夜都想過。如果每天早晨起來,能夠和心愛的人一起吃早餐,一起度過每一天,一起做着喜歡的事情……

她很滿足現在的現狀,只是,這些可能都是短暫的。他和齊欣冉,依舊保持着婚約。

「我又沒有看你,只是在看你身後的那枚帥哥!」她挑了挑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

凌朔微微蹙眉,慢慢的轉過頭一看,發現他的身後真的有一個男人一個人坐在那裏吃早餐。他漸漸低下眼帘,一層陰霾順勢而來。

喻可沁忍不住搖搖頭,凌朔的醋意真的是全天下第一大的男人。她切了塊裏脊肉,伸手喂他:「那男人沒你帥,我剛剛騙你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一聽,才緩緩恢復了神色,看着她喂他的動作,凌朔愣了愣,最後還是在喻可沁的強勢逼迫下,吃了她手中的那塊肉。

兩人吃完早餐,凌朔開車送她來到了停車的位置。她從凌朔的車上下來,兩人告別後,喻可沁看着車子漸漸離開,才轉身去取自己的車子。

只是她沒有注意到,遠處,一個女人正站在那裏朝着這邊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