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兄妹吵架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6:26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開車來到公司,這裏離公司並不是很遠,十分鐘內就到了。到公司后,穆蘭枝坐在自己的位置正等着她。

她走過去,驚訝道:「你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早?」

穆蘭枝一般都是在十點過後才會來公司,今天九點不到,居然已經安穩的坐在了她的位置。

穆蘭枝撇了撇嘴:「我昨晚一夜沒睡。」

「一夜沒睡?怎麼了?」

「構思出現了問題,煩躁了一晚上,什麼都沒想起來。今天又睡不着,只好直接來公司了。」她重重地嘆了口氣,突然想到什麼,情緒又變得高漲起來:「我跟你說,今天早上遇到那個洋鬼子傑森,別把我給氣瘋了!」

「傑森?她怎麼了?」喻可沁打開電腦,收拾了一下桌子。

「我不是在隔壁餐廳買咖啡嗎?正好想買個拿鐵加奶。正巧他在旁邊,你知道他說什麼嗎?」

「說什麼?」

「他居然說我不懂的享受,咖啡加奶簡直就是人生的第一大敗筆。說我居然喝這麼low的咖啡,想必我的品味也一樣low!我聽完整個人都炸了,你根本不知道,當時我有多氣!」穆蘭枝拿着她的鉛筆氣鼓鼓的把她扭斷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看着這一幕,不僅吞了下口水。傑森和學姐,上輩子果然是世仇。只要一見面,沒有不吵架的時候。傑森的嘴很毒沒錯,學姐的也不賴,這兩人火星地球碰到一起,那還不產生火花嗎?

「老闆!」

剛進來的幾個男同事正好撞見穆南歌,低聲喊了一聲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穆南歌難得一次來的這麼早,讓公司的人都驚訝了一番,只不過,他臉上的傷……

「哥,你怎麼受傷了?」穆蘭枝緊張的跑過去,見他的嘴角有一塊淤青。

「沒事。」穆南歌越過穆蘭枝,走向喻可沁,見她今天起色不錯,關心的問道:「昨天沒有受到驚嚇吧?」

「沒有。」她搖搖頭,突然想起凌朔對她說的那些話。喻可沁現在也糾結了,穆南歌到底和凌朔之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兩人的關係變得這麼僵?

「哥,你昨天和可沁在一起?」穆蘭枝走過來,驚訝的問道。

穆南歌沒有說話,轉身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這是怎麼了?「穆蘭枝奇怪的看着喻可沁。

喻可沁抿了抿嘴,沒有說話。但穆蘭枝又豈是那種能夠輕易放過她的人,軟硬兼施終於從她的最終得知穆南歌的傷是怎麼來的了。

她像個漢子一樣,聽到有人這麼張狂,氣的恨不得想現在就去找那群人算賬。喻可沁好不容易把學姐安撫下來,到了上班時間,心中卻是有些惆悵。

內心的思緒一點點的遊離,她對穆南歌突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同情感,這種同情感不知是何時從心底油然而升。

上午十點,開會。

這是喻可沁來到四季后的第一次開會,穆南歌站在會議中間,所有人都朝着他的臉看去。嘴角那抹淤青,明顯而張揚。

「三個月後,新人作品大獎比賽就要開始了。四季也入圍了,但只有一個名額可以參加。」

話音剛落,許多人紛紛都在台下竊竊私語。幾乎都是興奮的聲音,三年舉辦一次的新人獎最終於開始了。這次四季也能入圍參加,是所有人心中最亢奮的事情。

當然,喻可沁也有些激動。

但亢奮間,不少人也有些惆悵。畢竟工作室這麼多人,只有一個名額。不知道是內定,還是需要爭取。大家心裏都有些忐忑,期待的看着穆南歌。

新人獎雖說是新人,但有了獎項和作品,無疑是打進了藝術界的圈子,成為了藝術界的一顆新星。這幾乎是每個畫家都夢寐以求的事情,四季入圍,也讓人十分驚訝和開心。

穆蘭枝對這件事情幾乎沒什麼興趣,畫畫對於她來說,只是興趣和工作需要。那些獎項,她從來都不在乎。

「公司會舉辦一次比賽,一周內交一張作品,由我和界內的金月老師來審核核定名單。」穆南歌繼續說道。

「金月老師?」台下一片唏噓,金月老師可是老人級的大師。作品曾經落入傑克遜的眼中,在國內有一定的影響力。

喻可沁也知道金月這個人,但她關心的不止是這次的比賽,還有,這次比賽新人獎的獎金。

但她知道自己的實力,一個初出茅廬小生,怎麼可能能夠入圍新人獎?恐怕連公司的名額都爭取不了。

一家高級的spa美容院裏,齊欣冉原本躺在按摩床上,猛地從按摩床上坐起,抬起頭:「你剛剛說什麼?」

「我看到喻可沁從凌朔的車上下來。」程嬌嬌趴在按摩床,享受的閉着眼睛。

旁邊按摩的美容師站在旁邊,但齊欣冉再無按摩的心情。她盯着一旁的程嬌嬌,臉色立刻變得陰沉起來:「你在哪看到的?」

「在我前夫的公司附近,好像叫什麼勝利路那吧。」程嬌嬌也有些惱火,宋勵飛突然不理自己,也不接她的電話。她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宋勵飛突然冷淡了自己。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麼。早上看到喻可沁從凌朔的車上下來,喻可沁怎麼會在附近?正好宋勵飛也在附近上班,難不成這兩個人又背着她做了些不齒的事情?

「你們出去!」齊欣冉對房間里的二人說道。

突然沒有給自己按摩,程嬌嬌從按摩床上坐起來。剛才明明很享受,進來猜不到十幾分鐘,就這樣沒了?

程嬌嬌心中縱使有多不滿,但還得忍着不能表現出來。

「這個喻可沁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還在溝引凌朔!」齊欣冉狠狠的將頭上的毛巾丟在地上。

程嬌嬌也有些來氣,本來打算今天約齊欣冉出來好好蹭一頓SPA,誰知道做一半齊欣冉就把人趕走了。但這件事情歸根究底就是喻可沁的錯!

現在她可能還和宋勵飛有着不明不白的關係,想到這一點,程嬌嬌氣不打一處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