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打架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1:07
A+ A- 關燈 聽書

那大塊頭突然被人踹了下去,不僅丟了面子,還受了氣。喊了一句兄弟們上,一群人圍在一起。

還沒開始行動,外面一陣騷動,警察過來了。

幾個警察拿著警棍跑了進來,喝止了這幾個小混混。大概在酒吧錄了半個小時的口供,警察帶著人走了。

喻可沁徹底鬆了口氣,但穆南歌好像受傷了。喻可沁拿了一張衛生紙,遞給他;「你的嘴角流血了。」

凌朔看著這一幕,眼底陰雲密布。自己的女人竟然去關心別的男人,還是當著他的面。

「喻可沁,你到底和多少個男人糾纏不清?」季喻初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開口道。

這種難聽的話當著凌朔的面說出來,讓喻可沁心裡微微一顫。但她沒有說話,拿起沙發上的包包準備離開。穆南歌捂著嘴跟上去:「我送你回去。」

「不用你送!」凌朔攔住穆南歌,冷漠的睨了他一眼,追了上去。

穆南歌還想去追,被季喻初攔了下來。

「南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季喻初緊皺著眉頭,嚴肅的看著他。

穆南歌甩開他的手,冷笑道:「我能有什麼意思?」

「這麼多年了你還一直念念不忘,但這件事情和凌朔沒有關係。你為什麼總是把所有錯都怪在他的身上?難道就因為一個女人?」季喻初有些生氣,三個人曾經是最好的兄弟,可現在,居然變成這個樣子。

「那你呢?」他發瘋似的笑道:「你以前是我最好的兄弟,可你為什麼站在他那一邊?蕊嘉的死是意外,你為什麼總要往凌朔身上想?」

「如果不是他當年約小嘉出去,小嘉會出車禍嗎?」穆南歌接近怒吼的喊道,抓住季喻初的衣領,赤紅著雙眼:「我告訴你,這是我和凌朔之間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

「所以你為了報復凌朔,對喻可沁下手了?」

穆南歌鬆開了她,冷冷掃了季喻初一眼,從沙發上拿起自己的外套離開。

喻可沁走的很快,她知道凌朔在身後。可凌朔還是追上了他,面帶微怒。

「為什麼要和穆南歌一起到酒吧喝酒?」他抓住喻可沁的手,死死的盯著她。

「我和誰在一起,和你有什麼關係?凌朔,你已經有未婚妻了,你知道嗎?」她再次提醒他,更是提醒自己。想他們都不要陷入深淵,否則再也出不來。

「不管我有沒有未婚妻,你都不能和穆南歌來往。立刻,從他的工作室里辭職!」他不容置於的說著,語氣中更有不可抗拒的語氣。

喻可沁想要掙脫他手,可是越想掙脫,卻越抓著緊。

喻可沁疼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凌朔皺起眉頭,漸漸鬆開了手。她死死的咬住唇,抬頭看他:「為什麼你要限制我的朋友圈?我與誰交朋友,與誰喝酒這都和你有關係嗎?穆南歌他現在是我的老闆,是我朋友。我們倆在一起喝個酒,難道影響你了嗎?為什麼你對每個男人都不順眼,為什麼我做什麼……」

話音未落,凌朔霸道的將她擁入懷中,強行堵住了她的嘴。

淡淡的酒味一起捲入口腔之中,還摻雜著一絲煙草味道。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氣息,喻可沁想要掙扎,可卻在掙扎中淪陷。她是多麼想要在凌朔的身邊,多麼想要這種只屬於她的味道。

可能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酒精在大腦作祟,讓她的意識里和控制力更加的弱。任由凌朔這樣吻著自己,吻得昏天暗地,不知所以。

兩人就這樣,在繁華的街道,來往的人群中,互相索取著對方的思念和愛意。直到對方都感覺到窒息,才慢慢的鬆開。而喻可沁,淚水早已滑落至臉頰兩邊。

凌朔緊緊的將她抱進懷裡,直到今天,當他看到喻可沁和穆南歌在一起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根本不能失去這個女人。

「答應我,你不會離開。答應我,不要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他幾乎是接近懇求的聲音,讓喻可沁的身體微微一顫。

彷彿是一種告白,又彷彿是一種哀求。不管是哪一種,都讓喻可沁沉陷進去。她同樣緊緊抱住凌朔,這一秒,就想緊緊的抱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沒有開車來酒吧,兩人一起牽著手到附近的停車場。凌朔開著車送喻可沁回家,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好想就這樣度過餘生。

車子在路上緩緩行駛著,離喻可沁的家只有三公里不到的路程。期間,凌朔一直保持沉默,看樣子是在開車,實際上,卻是在沉思。

凌朔在想穆南歌,他沒有想到,穆南歌竟然把注意打到喻可沁的身上去了。他知道,這是穆南歌在報復自己。他不能讓喻可沁捲入這場男人之間的戰爭,卻又不知該如何和她解釋原因。

喻可沁也察覺到他和穆南歌之間的不對勁,疑惑不解的問道:「你們不應該是朋友嗎?為什麼剛剛在酒吧,好像看你們不是很好?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前方紅燈路口,凌朔將車停了下來,轉過頭,認真的注視著喻可沁:「可沁,答應我,遠離穆南歌。」

「為什麼?」

「答應我就是了。」他不再是之前命令的語氣,現在反倒而多了一絲溫柔和尋求。

喻可沁抿了抿嘴,她很想知道穆南歌和凌朔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凌朔這麼害怕他和自己做朋友?

但是她沒有問,只是輕輕的點頭,但心裡,卻是已經有了想法。

回到家,原本以為爸媽會在家。剛到家,家裡空空的,一片寂靜。仔細一想,原來爸媽和爺爺一起去了美國。現在這個時間段,應該還在飛機上吧?

她放下包,去洗了個澡。躺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發獃。今天在酒吧發生的事情,讓喻可沁很好奇。原本以為穆南歌知道自己的事情,是凌朔告訴他的。

兩人的關係應該不錯,上次在畫展上,明明表現的就像一對好朋友。怎麼今天,會發生這麼大的轉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