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我不想聽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9:44
A+ A- 關燈 聽書

齊欣冉微微一頓,眼裡閃過一道驚訝。她沒想到喻可沁竟然已經知道這件事情是她派人去做的,抿了抿嘴:「是我派人做的那又怎樣?」

「你讓胡建波給我下藥,再故意叫凌朔去酒店的房間讓他看到我被胡建波玷污的模樣對吧?」

陰謀被人赤果裸的拆穿,面對喻可沁的質問,齊欣冉面紅耳赤的怔在那兒,臉色越發的難看。

「你自己做的事情,就別怕會被人發現。怕我會告訴凌朔,之前對我做那些事情的時候怎麼不怕?」

「喻可沁你不要太過分了!」齊欣冉氣的牙咬咬。

喻可沁不想搭理她,嘴角泛著一絲冷笑,淡淡的從她身邊走過,輕描淡寫道:「齊小姐既然有這麼大的能耐,你可以在我告訴凌朔之間,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既然做了壞事,就別怕會暴露。」

她冷哼一聲,離開了洗手間。

電話是歐陽軒打來的,估計是自己在洗手間待的時間太長。喻可沁剛從洗手間出來,突然碰到了一個人。

宋勵飛和程嬌嬌一起來參加蔣樂佳的婚禮,也猜測過喻可沁也會來。程嬌嬌在住席台上說的那些話,宋勵飛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

喻可沁並不是那種人,自己和她的關係,也並不像程嬌嬌說的那樣。他原本對程嬌嬌還存有一絲感情,心想著如果程嬌嬌像以前一樣,當一個好妻子好媽媽,他興許還能考慮和她復婚。

可直到現在,他才慢慢看到程嬌嬌的真面目。

見到宋勵飛,喻可沁其實也不意外。

「可沁,你沒事吧?我一直很擔心你。」宋勵飛面露擔心的神色。

喻可沁淡淡瞟了他一眼,露出笑容:「謝謝學長關心,我很好!」

她作勢要走,宋勵飛見狀立刻上前攔住,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你是不是還在生氣我上次在房間里對你做的事情?」

宋勵飛一提起這件事情,喻可沁就惱火。但她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冷冷地睨了他一眼:「如果學長你不想讓我生氣的話,我希望你能消失在我的面前!」

「可沁!」他抓住了她的手,極力解釋道:「上次是我喝醉了,況且,如果不是我看到你,那時你很有可能就被……」

「我真的很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學長,我們之間到此為止吧!連朋友都不要做,我不希望我們之間再出現任何的牽連!」

宋勵飛一聽,整個人慌了。他從沒見過喻可沁這般的堅定,伸手從背後緊緊抱住喻可沁:「可沁,我真的很想你。自從和你分開后我沒有一天不想你,你現在和那個男人離婚了,我們在一起好不好?我保證,以後我一定會對你很好!」

「放開,你放開我!」喻可沁掙扎著想從宋勵飛的手中掙脫,宋勵飛的身上有著酒味,應該是借著酒勁對她做出這種事情。

「宋勵飛!你放開我!」她幾乎是接近怒吼的聲音對著宋勵飛吼道,讓原本空無一人的走廊突然多了兩個人。

歐陽軒聞言而來,看見這一幕想都沒想直接衝過去,給了宋勵飛一拳頭,這才將宋勵飛從喻可沁身上鬆開。

喻可沁彷彿像是受到了驚嚇,一下子忍不住忽然哭了。歐陽軒揪著心,一向柔和的目光此刻正散發這濃厚的怒意。

他本還想衝上去打宋勵飛,誰知宋勵飛反手過來,趁他稍微不注意,朝他肚子上踹了一腳。

歐陽軒悶哼一聲,被踹的往後退了一步。喻可沁見狀,立刻扶住歐陽軒:「你有沒有事?」

「沒事!」他搖頭,喻可沁見他被宋勵飛踹了一腳,哭的更厲害了。

她回頭,扇了宋勵飛一巴掌,宋勵飛怔在原地,無比驚訝的看著喻可沁。這是喻可沁,第一次打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宋勵飛我已經告訴過你,我和你從今往後沒有任何關係!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明白了嗎?」她死死咬著唇瞪著宋勵飛。

她扶著歐陽軒離開,周圍看戲的人也在兩人離開后都散場。只有某個角落,一雙惡毒的眼睛正朝著剛剛那個方向看去。

出了酒店的門口,歐陽軒的車就停在那裡。喻可沁哭著替他打開了門,準備扶歐陽軒上車。

歐陽軒知道喻可沁情緒波動,將她拉近懷中,緊緊抱住她:「有我在,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我會保護你。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聽到這句話,喻可沁徹底淚崩了。她真的想好好發泄,堅硬的內心終究受不了那些人的抨擊和摧殘。

所有的事情都一味的強忍,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千斤壓頂一般沉重。

不知道在歐陽軒懷裡哭了多久,哭出來后感覺心情並沒那麼壓抑了。剛想抬頭道謝,誰知肩膀忽然被人用力一拉,她一個踉蹌,差點倒在了拉她人的懷裡。

她抬頭,對上那雙熟悉的眼睛。凌朔的眼裡正散發著怒意,見到喻可沁被其他男人擁著,他心裡十分窩火!

喻可沁的臉立刻冷了起來:「放手!」

「你要和他去哪?」

「我和他去哪和你有什麼關係?」她抬頭,清澈的眸子泛著通紅,淚光一閃一閃的刺痛了他的心。她此刻的樣子,讓凌朔很想保護她。

可她那白皙的面容上充滿了失望,就連看他的眼神都變得清冷起來。凌朔心裡一沉,皺起眉頭:「你聽我解釋。」

「什麼解釋?解釋就是齊欣冉在你身邊你覺得她比我重要?又或者,你不想毀壞你們凌家的名聲?哦,對!我沒有權利要求你去替我澄清,畢竟我們現在形同陌路沒有關係。如果你硬是要扯上關係,那就是債主關係。凌先生,現在聽清楚了嗎?」

她還需要解釋嗎?歐陽軒為自己受了傷,她還需要聽凌朔的解釋嗎?都是虛偽!

凌朔的臉一點點的變得發黑,眼底也迷上一層陰霾。

她用力甩開他的手,轉身上了歐陽軒的車。凌朔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喻可沁上了別的男人的車,看著車子緩緩而去,他深諳的眼底,布滿了陰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