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瘋狂一回吧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9:52
A+ A- 關燈 聽書

車子緩緩的在大馬路上行駛這,喻可沁不斷的詢問歐陽軒有沒有事,要不要去醫院檢查。

見她這麼關心自己,原本劇痛的肚子似乎在這句話后,情況變得好轉了一些。

「我沒事,真的!可沁,你不用太擔心了,只是皮外傷。」歐陽軒說道,但肚子那塊地方,是真有點疼!

她也早已忘記之前在婚禮現場發生的不愉快事情,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歐陽軒的身上,就連打來了幾個電話,喻可沁都緊張的沒有聽到。

「既然心情不好,要不陪我一起去看演唱會吧。」

「演唱會?」喻可沁愣了愣:「你這個樣子,能去看演唱會嗎?」

「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就這麼點傷難道還能我一個大男人?」他說着,口袋裏掏出準備丟掉的演唱會的票。

一路上,兩人都默契的沒有提凌朔和今天發生的事情。

兩人一起去看了演唱會,喻可沁並不喜歡追星,對這些明星也沒什麼認識,但整個過程卻是開心的。

她原本以為這一晚上會一夜無眠,誰知卻睡得異常的安穩。

翌日

起床的時候,喻可沁的手機炸了。不斷的手機號碼突然從時屏幕上彈了出來,熟悉的不熟悉的根本就沒給手機喘氣的機會。

她應該已經猜到今天會發生什麼,昨天程嬌嬌爆出這麼大的料,那些媒體一定會爭先搶后的拿到獨家報道。

凌氏集團的執行CEO隱婚再離婚,這個消息無論對哪一家報社媒體,都是幾十萬的價值報道。

今天周日,喻可沁將手機關機了。好在爸媽現在暫時不在國內,要是看到這些消息,一定會生氣。

她打開電視頻道,翻了幾個台都是報道這件事情。

電視上報道的標題和她想的差不多,凌氏集團的執行總裁,隱婚落魄千金……

凌氏集團隱婚離婚其原因是因女方出軌多名男子,該女人是某氏公司老闆的女兒……

各種不一樣的新聞報道的頭頭是道,似乎他們說的都是事實,都是真的!如果喻可沁不是當事人,恐怕看到這些半真半假的新聞也都信以為真了吧?

她關掉電視將遙控器丟在地上,抱着沙發上的抱枕蜷縮在一旁靠着。事情越來越嚴重,比上次在齊家的那次還要嚴重。

喻可沁知道,現在外面一定有很多圍擁她的記者。她如果出去,不禁暴露了自己的行蹤,很有可能家裏的位置也會被暴露。

原本以為自己可以隨心所欲不去在乎這些報道,可如今報道真的出來了,她感覺自己還是無力承擔。

一整天,她感覺自己迷迷糊糊的。靠在沙發上什麼都沒吃,就這樣待了一整天。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的狀態,直到天快黑的時候,門鈴響了。

門鈴響了很多聲喻可沁才去開門,大概猜到來的人是誰,開了門直接又折返回到沙發上繼續靠着。

門被關上,身後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讓喻可沁整個人猛地一震,愕然的抬起頭。

「昨晚為什麼不回我電話?」

她抬着頭,想到昨晚的事,眸光又一點點的淡下去,側過頭:「我為什麼要接你電話?」

凌朔走過去,將她從沙發上拉起,按住她的雙肩,用力的吻了下去。

這麼猝不及防的吻,喻可沁完全沒有準備。她努力敲打着凌朔,甚至用力咬了凌朔的嘴唇,腥紅的血液進入口腔,凌朔停了下來。

他唇瓣上溢着血,她似乎下口太重,導致咬的傷口較大。他低着眸,認真的看着喻可沁,嗓音略微沙啞:「我不喜歡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她望着他,沒有說話。

兩人就這樣保持着這個動作一直僵持着,在看到凌朔的嘴巴被自己咬傷的時候,喻可沁的心有那麼一剎那是揪著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了!」他那深邃的雙眸中,透著一絲認真和嚴肅。喻可沁心微微一顫,那顆原本封存的心又漸漸融化了。

沒錯啊,她再怎麼樣難過,終究不就是為了等他那句話嗎?

「收拾東西,準備出發。」

「恩?去哪?」

「去機場。」

「去機場幹嘛?」喻可沁有些發愣。

「想去哪去哪。」

一個小時后,喻可沁和凌朔出現在國際機場。

「想去哪?」凌朔帶着少有的寵溺溫柔的看着他,喻可沁頓了頓,她也不知道應該去哪。

凌朔第一次做這麼瘋狂的舉動,讓喻可沁有些應接不暇。但只要是和凌朔在一起,無論做任何事情,她都願意。

喻可沁沒有選擇去國外,找了國內的一個景點,麗江。喻可沁以前關注過這個城市,總覺得那裏的風景很美。如果能夠在那裏待上一段日子,就算再噪亂的心也都會平復下來吧。

喻可沁和凌朔到了登記點檢票,上了飛機后關掉手機。望着窗外的星空,她的心漸漸平穩下來。忽然想到,自己明天還要上班。

沒有提前請假,怎麼辦?

凌朔忽然握住她的手,大手握小手,掌心的那抹溫度和厚實,讓喻可沁暫時不去想那些瑣碎的事。

而另一邊,凌家的大宅子。

莊嚴的客廳里凌老爺子坐在電視機旁,看着這些媒體採訪的報道,將手中的拐杖用勁的朝地上捅了捅:「荒唐!這都是什麼報道?凌朔呢?」

「回老爺,少爺……少爺不在公司。」

「不在公司?」凌老爺子臉色立刻變得嚴厲起來:「現在這個時間段不在公司他跑去哪了?你現在馬上給我把公司所有的高層都叫到會議室開會,現在準備車,我要去公司。」

「可是老爺,你的身體不能動怒。醫生吩咐過了,你要……」

「要什麼要?難道要等公司徹底垮了我再去處理嗎?還不快去!」

「是,老爺。」管家愁著一張臉匆匆的出去安排司機,他擔心老爺的並且會出什麼變故。畢竟在這之前,他已經動過一次怒。

萬一這次……想到這裏,他心就沉了下去。偏偏又聯繫不到少爺,也找不到他的行蹤,這事若是讓老爺子去處理,恐怕會氣的心臟病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