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居然是假的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9:37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沒有想到參加一場婚禮會變成這個樣子,手的溫度逐漸變得冰涼。還有歐陽軒的手是溫熱的,讓她也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她表現的很平靜,這種當面出醜的事情她已經司空見慣了。可心裏還是有些難受,凌朔眼睜睜看着她被程嬌嬌說的如此低見,卻不曾出來曾清。

或許,她在凌朔的眼裏就是這樣的女人吧!

「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喻可沁疑惑的問道。

歐陽軒將另一隻手掌打開,她的手機正安靜的躺在他的手上。喻可沁這才明白,自己的手機掉在了歐陽軒的車上。

如果不是因為手機掉在了他的車上,恐怕到現在她還站在台上任由程嬌嬌羞辱著自己。

她深吸了口氣,緩緩道:「我需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待一會兒。」

婚禮現場的樓層非常大,中間一個大圓盤,有好幾個走廊入口。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這一層的每個角落全是元洪集團的婚禮佈置的地方。

喻可沁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坐下來休息,歐陽軒從長長的自助餐桌上拿來一杯果汁,遞給她。

喻可沁道了句謝謝,悶聲不吭的坐在那好長一會兒的時間,歐陽軒就這麼安靜的陪在她身邊,一句話不說。

大概半小時后,她感覺自己的情緒已經調整好,整個人也輕鬆多了。起身,終於露出笑容:「我沒事了,你等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有着自己發泄情緒的方法,不像別人一樣歇斯底里,給她一個安靜的空間就行。

來到洗手間,喻可沁沖完馬桶準備出門。忽然聽到外面走進來一個人,踩着高跟鞋,不對,是兩個人。

兩個人正在說話,聊天的內容和說話的聲音讓喻可沁停止看開門的動作。微微愣在那裏,靜靜的聽她們的對話。

「看你今天表現的這麼好,禮服就當送給你了。」齊欣冉對着鏡子正在補妝,用着香奈兒的口紅正網嘴上塗着。

程嬌嬌也是以為喻可沁弄壞了她借來的禮服,氣急敗壞才想到用這招報復她。但結果卻差強人意,本想着讓她一個人無地自容。

誰知突然出現個男人出來,這個男人是上次在壽司店遇到的男人。

程嬌嬌實在是嫉妒喻可沁,為什麼她的身邊總是圍繞着那麼多的男人。那些男人居然還不長眼睛,無條件的對她好。

每次給喻可沁設下的圈套都是在最後一刻被男人給救了,上次是宋勵飛,這次是另外一個男人。

見程嬌嬌沒有說話,齊欣冉合上又從包里取出粉底盒,停頓了一會兒:「你該不會是嚇傻了吧。」

「我怎麼會被嚇傻。」程嬌嬌定了定神,在蔣樂佳的婚禮上鬧是,這也是她臨時起意。

不過齊欣冉說要將禮服送給她的時候,程嬌嬌是非常高興的。因為這樣,她就不用費盡苦心去想怎麼讓齊欣冉把禮服送給她。

得來全不費功夫,估計這會兒時間,那些隱藏的記者應該把這個巨大爆料新聞給敲上電腦屏幕了吧?

明天早上醒來,絕對是滿城風雨。喻可沁這次被人拍下了真正的樣子,恐怕再難逃脫大家的論罵吧?

上次叫了那麼多記者去凌朔的別墅,結果才過了一個晚上,那些記者居然都撤了。這件事情,最後並沒有引起什麼軒然大啵。

「這回我看她還怎麼囂張!」程嬌嬌明顯還不滿意這次的報復,心裏正琢磨這下一次對喻可沁來個更大的報復。

齊欣冉表面上表揚這程嬌嬌,心裏卻是正在嘲諷。像程嬌嬌這樣的女人,被人當了槍使還替人數錢,為自己辦事真是再好不過了。

程嬌嬌簡單的照了下鏡子先她一步出去,齊欣冉看着鏡子裏的自己,臉上貼著一個細小的創可貼。

她整天貼著這個玩意兒真是受夠了!齊欣冉撕開了創可貼,照了照鏡子。鏡子裏,她那張臉光潔無暇,白皙的臉上還透著一絲紅暈,顯得嫵魅動人。

滿意的欣賞自己的美貌,全然不知道洗手間此刻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喻可沁正在門裏面,剛剛在外面的一切,她都聽到了。之前早就懷疑程嬌嬌和齊欣冉合謀對付自己,果然猜對了!

她準備等著齊欣冉離開再出去,誰知這個時候手機突兀的響起。劃破了洗手間里的寂靜,齊欣冉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手中的粉底盒差點掉在地上。

「誰在裏面?」齊欣冉突然變得警惕起來,朝着聲音的來源慢慢靠近。

喻可沁深吸了口氣,推開門。正好撞上靠近的齊欣冉,兩人四目相對,喻可沁看着齊欣冉,黑色的瞳孔越變越大。

齊欣冉的臉上……並沒有所謂的難看的傷疤。而平常她老是貼著一個精美的創可貼,喻可沁還以為齊欣冉是不想看到自己臉上的傷疤,可現在……

「是你!」齊欣冉睜大雙眼,眉頭一下擰了起來:「你剛剛都聽到了?」

喻可沁眸色漸漸變得冰冷起來:「你一直都在欺騙我們,欺騙凌朔!」

「什麼?」

「你的臉,根本就沒有毀容!」喻可沁生氣的喊道。

齊欣冉微微一愣,才知道自己忘記重新貼回去,臉色立刻大變。她趕緊又重新當着喻可沁的面貼回原來的位置,怒視這她:「你居然還有臉待在這裏,我還以為你臉皮薄早就落荒而逃了。沒想到,你居然無恥的在這偷聽我們說話!」

「我再無恥,也比你藉著毀容的梗讓凌朔對你產生同情。你這樣欺騙他,如果被他知道了,後果是什麼?」她冷冷望着她。

齊欣冉一聽,慌了!

如果喻可沁把這件事情告訴凌朔,被凌朔知道她一直都在欺騙他,會不會很生氣?自己苦心計謀,難道就這麼被喻可沁給毀了?

「喻可沁,如果你把這件事情告訴凌朔,我會讓你,連同你父親的公司接連的遭到前所未有的噩夢!」

「所以,讓胡建波和我爸公司違約的事情,是你乾的?」她沉着眸子看着齊欣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