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無理要求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2:04
A+ A- 關燈 聽書

於是歐陽軒跟了過去,沒想到真的和自己想像的那個樣子,真的有人要對付喻可沁。

於是歐陽軒將自己的想法和他這幾天的事情都告訴了凌朔,凌朔雖然對歐陽軒很是不滿。但如果不是歐陽軒,喻可沁現在可能就遭遇不測。

想到這些,凌朔的臉色緩和了一些,語氣依舊淡淡,「謝謝。」

他幾乎是從未和人說過謝謝,對歐陽軒,是第一次。歐陽軒愣了愣,略微蒼白的臉色此刻閃過一絲驚訝。他也沒有想到像凌朔這麼高傲的男人,居然還會說謝謝?

他們現在的關係,像是情敵。可歐陽軒清楚的知道,自己情敵都不算。

房間又恢復了一片寧靜,他站在那沒再說話。而歐陽軒也躺在床上,兩個人同時正在想着喻可沁的事情。

現在已經有人對付喻可沁,這件事情不容小噓。凌朔一定要把這件事情搞清楚,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突然,凌朔好像想到了什麼。他還記得半年前和玉依在一家餐廳里吃飯,正好遇上了喻可沁和宋媛媛。

也正是那天,玉依告訴自己在洗手間聽到程嬌嬌說的那些話。於是去找喻可沁,正巧撞上喻可沁被人綁架。

想到這裏,他心猛地一沉,所以這次,又是程嬌嬌?

他本應該去處理這件事情,但當時受了傷凌氏又出了大亂子。一時間竟然忘了,這件事情久而久之就慢慢淡忘了。

現在猛然想起,才想起這一切都是陰謀。

仔細回想以前的事情,他基本上已經有了懷疑的人。但目前沒有實質性的證據,所以當下,只能寸步不離的守在喻可沁的身邊,這樣才不會讓她再次受到傷害。

「我們今天就要走了。」他冷冷的垂下眸,驀然轉身。

歐陽軒沒有說話,凌朔剛離開不久,喻可沁帶着醫生急促的走了進來。

「醫生,麻煩你給歐陽檢查一下身體,他剛剛醒。」

醫生過來給歐陽軒檢查了傷口和常規,吩咐護士去換藥,轉身對一臉焦急的喻可沁說道,「你不用擔心,他現在已經沒有大礙。只需要多家休養,養好身子,千萬不要到處亂動。」

「我知道了。」目送醫生走後,喻可沁坐在床邊,關心道:「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沒有。」雖然腹部隱隱作痛,但歐陽軒卻不想讓喻可沁擔心。

凌朔剛才的話在他的腦海里不斷的徘徊著,他現在還不能離開醫院。但凌朔和可沁今天就要走。

他本想藉著自己受傷讓喻可沁多陪陪自己,如今……

他淡淡一笑,臉色蒼白,笑容卻極其好看。喻可沁也莞爾一笑,眼中淚光流動,「歐陽,你以後不要那麼傻了行不行?」

她害怕,自己所有在乎的人,愛的人。重要的人,總是會經歷一些威脅的事情,而這些威脅的來源竟然是她自己。

每一次危險來臨時,她基本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可每次,不論是凌朔和歐陽軒,這兩個人都是她最不願意看到替她受傷的男人。

想到這裏,喻可沁忍不住哭了出來。

見喻可沁哭了,歐陽軒有些慌了。如果是換做以前的話,他可能還能抱着喻可沁安慰她,可現在,自己卻躺在床上什麼也做不了。

「可沁,你不用擔心我。」他抿了抿嘴,輕輕笑道:「你今天要回去,不要因為擔心我而留在這裏。」

喻可沁愣了愣,她倒是把這件事情忘了。他們已經買了今天下午回A市的機票,可昨晚又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不想回去,想留下來照顧歐陽軒。可凌朔那邊……想到這裏,喻可沁整個人變得鬱悶起來。

「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下。」喻可沁替他蓋好了被子,離開病房。

走廊深處,凌朔正站在前方到頭的走廊處,那裏陽光更甚。陽光照在他的身上,彷彿是被一片金色給籠罩了一般,看上去就像是與生俱來的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停頓了腳步,獃獃地望着凌朔。昨晚她一直擔心凌朔的安危,可現在見他平安無事,自己卻開心不起來。

她沉重的嘆了口氣,走過去,「肚子餓嗎?」

「不餓。」淡淡的語氣,一襲黑衣,修長的身軀站在陽光下,注視着下面。

喻可沁走過去,和他並排站在一起。兩個人就這樣站在對方的身邊,可卻沒有一個人先開口。

沉默了好久,喻可沁最終忍不住,開了口,「可不可以,讓歐陽和我們一起回去?」

那雙如雕刻般的五官精細的呈現在陽光下,白皙的膚色晶瑩剔透的無可挑剔。即使一夜未睡,他依舊是帥氣逼人,那不可一世的傲氣總是能夠讓人不敢靠近。

他的表情里並沒有一絲意外,喻可沁愣了愣,「你早就知道?」

「他對你有多重要?」他轉過頭,漠然的看着她。

她皺起眉頭,「他是我的朋友,為我受了傷,難道這些都不是我應該做的嗎?」

「恩。」他輕輕應了聲。

這個『恩』她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心裏也驀定了自己的想法。她悄悄的退步,沒再說話,一聲不吭的離開。

在這種時候她的確不應該要求凌朔為她做什麼,畢竟如果換做凌朔要求她幫助另外一個女人,自己也不會同意。

想到這,喻可沁感覺自己的胸口很悶,壓抑的難受。

過去了一個小時,喻可沁用歐陽軒的手機給凌朔發了條短訊,「你先回去。」

凌朔此時正在酒店,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原本陰暗的目光此時變得更加冷然,那俊美的五官此時也透著陣陣寒意。

喻可沁在醫院一直陪歐陽軒待到晚上,手機放在旁邊的醫用桌上屏幕卻再也沒有亮過,心也漸漸變得冰涼。

深夜,原本安靜的醫院此刻突然沸騰了。外面喧喧鬧鬧的將快要睡着的喻可沁驚醒,剛抬頭,門突然開了,幾名醫生突然從外面進來。

醫生後面還跟着護士,面容看上去都很焦急。喻可沁愣了愣,「發生什麼事情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