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以女朋友的名義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8:41
A+ A- 關燈 聽書

她那委屈的眼神看着穆南歌,似乎想讓他為自己討回公道。畢竟在大家的眼裏,是喻可沁炒襲自己的作品。而穆南歌,此時應該也對喻可沁開始討厭了吧?

只是事與願違,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想的一樣。穆南歌看都沒看她一眼,徑直的朝辦公室里走去。她站在原地,瞬間變得尷尬無比。

到了下午,穆蘭枝告訴自己,事情已經有了新的發現。

公司大堂里幾乎每個地方都有監控,喻可沁所在的位置,監控雖然不能全面的看到她辦公桌完整的位置,但也能看到誰在她的位置上停留過。

聽到這個消息后,喻可沁有些欣慰。如果把監控調出來,她就能夠清白。只是,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那麼的順利。

不光要調取公司一周左右的監控,監控這邊的系統還出現了問題,沒有修復。調查的事情就這樣耽擱了,要等著監控系統那邊修復好了以後才能查看。

但喻可沁心裏的那塊石頭卻放下了,有監控為證,任何所謂的真相都成了最無力狡辯。

中午吃飯的時候,黃叔來了電話。說是他們不用和供應商打官司了,供應商那邊破產,公司的賬戶里突然出現一筆錢,和違約金的金額相同。

喻可沁聽到這件事後,並沒有黃叔那麼高興。心裏卻疑惑了起來,為什麼那麼湊巧的供應商突然破產了?一筆違約金打入公司的賬戶。如果說是胡建波良心發現,知道公司破產了就把違約金打給喻氏,在她的心裏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能夠受人指使往她杯里下藥,這種人,眼裏只會有錢。

好端端的公司,怎麼突然間就破產了?喻可沁覺得不可思議,同時也覺得這件事情她需要調查清楚。指使胡建波違約並且向她下藥這件事情她必須得查清楚。

如果真的是她猜疑的那個人,她一定不會手軟。如果是想對付她自己,她不會有任何想法。但如果是害的她身邊的人或者身邊人的利益,她絕對不會放過。

晚上下班的時候,穆蘭枝高興的跑過來,對她說道:「可沁,周末我們去參加婚禮。」

「婚禮?」她收拾著東西,奇怪的問道:「誰的婚禮?」

「我們社長啊,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對你不挺好的嗎?」穆蘭枝說道。

經過穆蘭枝的提醒,喻可沁想起了她口中的社長,以前和穆蘭枝在一個社團里的時候,社長是一個很會替人着想的小女生。那時的她還挺喜歡和社長做朋友。

「去不去?」

「這麼久都沒有聯繫,她應該是把我忘了吧。」

「才沒有,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說我們在同一家公司。她聽了很高興,說要你和我一起去參加婚禮。說這麼多年沒見你,一定要好好的和你聚聚。」

喻可沁頓了頓,她一向不喜歡參加這種集體的活動。但確實和社長好多年沒有見面,想了想,點點頭:「那我們一起去吧。」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我約了人,我先走了。」

「好。」

喻可沁剛走出四季,看見了許久沒見的歐陽軒。見到歐陽軒時,她身體莫名的怔了怔,忽然有了種愧疚的感覺。

歐陽軒看起來似乎憔悴了一些,見她下班了,緩緩走來。

這麼多天不見,喻可沁以為歐陽軒對自己是徹底失望,不會想要來找她。

「我聽傑森說了。」他帶着關心的眼神,柔聲問道:「沒事吧?」

歐陽軒永遠都是最關心她的那個人,聽到這句話,她的鼻子突然有些發酸。

「我沒事。」聲音略微沙啞。

「你這些天,都幹嘛去?」

「忙着音樂會的事情。」他抿了抿嘴,淡淡笑道:「這麼多天不見,是不是想我了?」

發酸的語氣卻是讓喻可沁更加難受了,明明兩個人都知道,這麼多天不見面的原因。可還要像個沒事人一樣,讓她心裏堵堵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還沒等她回答,他似乎已經知道了答案,換了個話題,繼續道:「今晚能陪我回家吃頓飯嗎?」

「什麼?」

「我爸媽,上次見了你以後一直認為你是我女朋友。說要我帶你回去吃飯,催了我快半個月。」

喻可沁愣了愣:「可是我們……」

歐陽軒知道喻可沁要說什麼,勉強笑了笑:「我知道,只是吃頓飯而已。我不想他們整天嘮叨,不過兩老很久沒有這麼開心了。我也只是順口一說,你不用勉強的。」

「我答應你。」

和歐陽軒一起到了歐家,是一棟複式別墅樓。裝修風格屬於歐式風格,大大小小的房間外的建築,像極了城堡。音樂世家的人,品味果然獨特。

進門后,孔慧茹正坐在大廳看着電視。看見兒子帶着喻可沁回家,臉上瞬間就展現出高興的表情。

「喻小姐來了。」

「伯母。」

「來來,坐着。」她拉着喻可沁坐在自己的旁邊,對着廚房裏忙着做晚餐的保姆喊了一聲:「劉嫂,給客人倒杯茶。」

劉嫂從廚房裏出來,特地朝喻可沁的方向看了一眼,笑道:「少爺的女朋友長得可真漂亮。」

話一出口,孔慧茹偷偷笑着,向歐陽軒投去了一個會意的目光。歐陽軒沒有說話,也自然明白母親的意思。她是想讓自己加把勁,把喻可沁追到手。

他又何嘗不想,只是她的心裏只能裝下一個人。

劉嫂端著一杯茶水過來放在茶几上,又仔細的盯着她看了幾秒,高興的回到廚房。

孔慧茹解釋道:「劉嫂在我們家很多年了,歐陽是她看着長大的,所以一見到歐陽帶女孩子回來,就開心的不得了。」

喻可沁理解的笑了笑:「我不介意的,只是我和歐陽真的只是朋友。」

「沒事嘛,反正你們是好朋友。日子長著呢,你看我們家歐陽的異性朋友也很少。我們吶,就知道你一個,所以這次把你請到家裏來吃飯,是謝謝你對歐陽的照顧。」

「都是歐陽他在照顧我,伯母不要把我說的那麼好。」她笑着回答,拿起茶几上的水杯,握著茶杯的熱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