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會給你一個公正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8:14
A+ A- 關燈 聽書

桌上放着兩份點心,喻可沁雖然中午沒吃多少,現在又是到了晚飯的時間。她卻一點胃口都沒有,一整天都是渾渾噩噩。

一直想着這件事情,如果公司認定是她炒襲喬晴雯的,喻可沁也沒有任何狡辯的話語。畢竟喬晴雯在公司待了這麼長時間,她也只不過是個新來的員工。

所以心裏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等待穆南歌告訴自己他的想法。

大廳中放着輕音樂,能夠緩解人大腦里的疲勞度。喻可沁輕輕揉了揉兩邊的太陽穴,看上去十分的苦惱。

穆南歌朝咖啡里加了點奶,輕輕抿了抿,說道:「這次上交的作品是什麼時候開始畫的?」

面對這種質問的語氣,喻可沁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如實的和穆南歌說了,穆南歌似乎也正在為整件事情而煩惱。

一聽到她開始設計的時間,臉上便蓋上了一層黑色的霧霾。

「所以你也認為,是我炒襲喬晴雯的?」她抬頭看他,目光清澈的沒有一絲淤泥。

看到她這種眼神,他握著咖啡的手緊了緊,心中猛然一抽。這種似曾相識的眼神,他曾經也在一個人的身上看到過。

「我沒有這樣說。」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好看的眉頭擰在一起:「你們倆的時間太過接近,而喬晴雯又是直接給的金月。雖然她和金月是什麼關係,但是她比你提前三天把這幅作品已經給金月看了。這件事情,對你十分不利。」

「對不起。」她重重吐了氣:「是我神經太緊張了。」

她原本以為穆南歌也和金月一樣,認定了是她炒襲的喬晴雯。不過現在看來,倒是她想多了。

穆南歌外表雖看上去放當不拘,實際上公私分明,思考能力比誰都要精明。她不應該懷疑他的能力,更不應該把他認為是和金月一樣的人。

見喻可沁的情緒漸漸緩和了下來,他眯了眯雙眸,淡淡道:「喬晴雯在公司三年,大大小小的作品都有過。但在公司一直屬於中等的水平,這幾年一直沒有突破。」

他頓了頓,繼續道:「這次的作品確實和她以往的風格不太一樣,而且,忙碌這個標題,似乎和喬晴雯的構思理念是不一樣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個是我和學姐一起吃飯的時候,突然來的靈感。」

「突然來的靈感?」穆南歌十分意外。

「恩,吃飯的時候看到這些忙碌的人吃完發匆匆離開,又匆匆進來。人生不就是這樣嗎?生活在忙碌中,為忙碌而生活。」

喻可沁的形容讓穆南歌有些驚訝,他之前看到喻可沁的入門作品便覺得她很有天賦。

沒想到,憑着一個吃飯的瞬間就能夠想到以忙碌為主題的作品。而且這個作品還能被金月一眼看中,如果真的是喻可沁構思出來的,看來四季以後是要出一位大神。

「這幾天你還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用擔心。」他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因為這件事情而導致心情變得低落。

「我沒事。」

兩個人在咖啡廳里坐了有一段時間,音樂讓喻可沁的心情變得放鬆了一些。穆南歌有意無意的看着她,似乎想說什麼卻一直在猶豫。

「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問我?」喻可沁察覺到了穆南歌的異樣,抬頭看他。

他微微一笑,洋溢在嘴角的笑容彷彿會融化一般,讓對面的她怔了怔,彷彿有片刻的呆愣。

「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和凌朔之間的關係。」

一句話問出口,讓喻可沁突然怔在那裏。面對這個問題,她有些不知所措。她該怎麼回答?沒關係?朋友?還是如實回答?

「你為什麼對我和凌朔之間的關心感興趣?」

穆南歌沒有想到喻可沁會反問,愣了愣,眼底閃過一絲失落:「這麼看來,你們之間的關係,確實不一般。」

她沒有說話也沒有回答,穆南歌當做默認了。喻可沁只是在想,穆南歌和凌朔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導致兩個人,關係變得這麼僵硬?

在外人面前,明明像一對好朋友,怎麼那天晚上卻怒意相對?

喻可沁最後還是沒有問,兩人聊了一會兒后各自分開。喻可沁開車往家裏的方向行駛,大腦里一直想着今天在公司發生的事情。

作品面對被炒襲,自己被冤枉。即使穆南歌安慰她沒事,叫她不用擔心。但這種忐忑的感覺像是長在了身上一樣,怎麼樣都甩不開。

不知不覺,車停在了一個紅綠燈的路口。喻可沁抬頭一望,發現這並不是家裏的方向。

四處看了看,便看到前方一棟高樓大廈,上面赫然刻着幾個大字。

中央大廈!

她怎麼會把車開到這裏來?喻可沁頓了頓,將車停在了一邊。距離凌氏集團,也只有兩百米的距離。

自從上次那件事情發生以後,凌氏沒再來找她。她想解釋,可這種事情連自己都解釋不清楚。

現在這個時間段,他應該是在公司的吧?

她猶豫自己要不要過去,如果凌朔真的在辦公室里,她要說些什麼?如果不再,那她會不會失望?

車一直停在馬路邊,過了將近半個小時,喻可沁最終決定離開。剛準備啟動引擎,發現車窗外,一個女人正在馬路邊走着。

她仔細一看,發現是玉依。

和玉依好久沒見,喻可沁對玉依的印象並不差。她知道玉依深愛着凌朔,這種默默的付出,就好像永遠都得不到回報一樣。

她想起上次在酒吧門口,玉依向季喻初哭訴的時候,那個時候的玉依,應該是痛苦的吧?

話說季喻初和宋媛媛兩個人不知道怎麼樣了,這段時間一直忙着喻氏和公司的事情,她沒再聯繫過宋媛媛。

玉依獨自一個人走着,心情看起來很低沉。她透過車鏡看到她一步一步的朝着前面走去,昏暗的路燈下,瘦弱的身子隨着襲來的寒風,輕輕搖擺着。

突然,玉依的身邊出現了一個人。迅速的搶過了她手裏的包,玉依本來正在走神,突然衝出來一個人搶包,下意識將自己的包緊緊攥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