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你……想離婚?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4:59
A+ A- 關燈 聽書

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夜深了,這是她和那個人的新房,但是他卻沒有回來過。

她打開玄關的燈,正換著鞋,卻不想手機突然震動,拿起來一看是宋勵飛的電話。

「學長……」她喊了一聲。

對面的宋勵飛聽到她有些疲倦的聲音,不禁有些擔憂的說道:「是不是佳佳太淘氣了,把你累壞了?」

「沒有,佳佳很乖,只是開車到現在太累了。」她捏了捏眉心,身子依靠在鞋柜上,淡淡的說道。

宋勵飛聽着心裏痛了一下,懊惱悔恨齊齊湧上心頭。他當初怎麼就被程嬌嬌的花言巧語給騙了,都沒有注意到一直默默守護的她。要是當年能早一點明白,他現在應該過得很幸福美滿,而且也不會帶綠帽子了!

他一想到程嬌嬌的事情雖然生氣但也無能為力,心裏有一個念頭像是蔓草一樣發瘋的生長出來。他是知道她情況的,她結婚完全是因為家族的利益,連人是誰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婚姻肯定維持不了多久的。

既然程嬌嬌能出軌,為什麼她不能?

她還愛着自己不是嗎?

宋勵飛想到這不禁喉頭一緊,下意識的捏緊手機,緊張的詢問道:「小沁,你今晚怎麼不在我家睡下,離你上班的地又近,你為什麼這麼晚了還要回那個人的家?」

喻可沁哪裏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微微一笑:「這雙方家長都看着呢,我已經沒回來一晚了,再不回來怕不好交差。正好你明天出差回來,我就不去你家了,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小沁,正因為你是為了我才這麼辛苦,我……我才捨不得……小沁,那個男人對你一點都不好,不如你離婚吧!像我一樣,再找一個真心相愛的人不好嗎?」

離婚……

這兩個字像是炸雷一樣響在腦海里,她一直不敢想這兩個字,因為她沒有資格。

至於找一個真心相愛的人,恐怕她已經沒有機會了吧!

她故作輕鬆的說道:「學長你就不要為我-操心了,我知道分寸的!」

「傻瓜,你知道什麼分寸,我是真的擔心你,看你現在這樣……我比誰都痛苦知道嗎?」宋勵飛控制不住情感,心疼的說的。

喻可沁早已疲憊的要命,下意識的忽略他的情誼,只是把他這番話當做朋友間的關懷。

為了讓他放心,她輕巧一笑,說的:「我現在生活的也很好啊,和以前也沒什麼兩樣,你就不要擔心了。而且,就算我要離婚,最起碼當事人出來吧,他都不出來,我也找不到人離婚啊!」

宋勵飛一聽這話,頓時喜上眉梢。

他試探的問道:「是不是那個人出現了,你就會談離婚?」

那個人出現……

她陷入短暫的沉默,隨即明魅的小臉上揚起了燦爛的笑容:「等他出現了我會好好談談。」

只不過不是談離婚,而是……婚後漫長的生活。

沒有感情,只有利益!

她實在是太累了,和宋勵飛匆匆說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

耳邊沒了聲音,世界一下子變得靜悄悄的,她看了眼空蕩蕩的房間,玄關的燈有些暗,照亮的範圍有限,她孤零零的一個人站在這,面對着偌大的昏暗空間,心裏頓時升起一股無力感。

她換了鞋走進去,打開了客廳燈,打算開電視機讓屋子裏變得熱鬧一點。

但是……

光線拉長,一個偉岸的身姿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

是他!

他來了!

喻可沁的心猛地掉入谷底,她還沒有做好準備去見他,沒想到他突然的出現,把她嚇得不輕。

「凌朔?」她喊着他的名字,因為陌生而發音顫抖緩慢。

但是沙發上的男人沒有絲毫反應,一手撐著沙發背,抵著額角,似乎陷入了沉睡。

這是她第一次真實的看見凌朔,而不是電視報紙上,距離那麼近,近的有些不真實。

那輪廓分明的臉上,立體的五官鑲嵌其中,眉角輕揚眉心微蹙,中間層疊的褶皺變得魅力陰鬱,透著一股子無與倫比的貴氣。眉宇下壓顯得眼眶深邃,密且長的睫毛打出淡淡的剪影,好看的讓人想要上前摸一摸。

挺拔的鼻樑下面是兩片顛倒眾生的唇瓣,玫瑰一般的顏色,顯得有些涼薄,讓人不敢靠近。

她有些愣住,久久回不過神來,畢竟這個丈夫她可從來沒見過,心裏頭燃起了不知名的情緒,覺得他是那樣的陌生,但同樣也致命的熟悉。

這個男人就是她一輩子的歸宿了?

她心裏一遍遍的問著自己,覺得有些喘不過氣,她一直盯着他看了好久才反應過來,她下意識的靠近他,才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喝酒了?

她微微攏眉,有些不舒服的吐了一口氣。初次見面,他給自己的印象並不好。不過想想她也覺得欣慰了,總比一直見不到人好吧!她想了想就準備轉身幫他拿被子,可千萬別把大總裁凍到哪。

雖然她沒有做好人妻的準備,但是卻有着覺悟。

但是卻沒想到她剛剛轉身,他烙鐵一般滾燙的大手突然捏住了她的手腕。

她的心狠狠一顫,還沒緩過來,沒想到耳邊傳來低沉沙啞的聲音,在靜謐的夜裏像是優雅的大提琴聲流淌過一般。

「你……是想離婚?」

語氣停頓一刻,婉轉上揚,像是嘲諷一般。

喻可沁轉身,看着那一雙勾魂奪魄的鳳眸慢慢睜開,深邃黝黑的瞳仁里流淌着她看不懂的情愫,但是她明白,這個人很危險很神秘。

別人都知道她結婚了,但是和誰結婚,除了雙方家長估計沒人知道了。

她的丈夫,婚後兩個月未見的丈夫是堂堂凌氏的總裁,掌控著沿海城市大半的經濟命脈,凡是聽到凌朔名字的人,無不畏懼和震撼,因為他的生意場上絕頂聰明的手段,和鐵血無情的作風。

他毀掉的公司不計其數,而她家就是其中一個,她爸走投無路去和凌老爺子求情,拿她當籌碼,本來沒報什麼希望,沒想到老爺子欣然接受了,她也就成了凌朔的妻子。

她也沒辦法抗拒,犧牲自己一個人,能挽救那麼多人,大家都喜聞樂見,也就不在乎她的反抗了,所以她不敢離婚。

現在凌朔問她,她該怎麼回?

她低垂著腦袋,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道:「沒有。」

「沒有?」男人笑了,臉上揚起戲謔嘲諷的笑容,將手裏的一沓照片丟在了茶几上。密密麻麻的照片散落出來,全都是她和宋勵飛還有佳佳的照片,雖然沒有親密照,但是三人在一起的時候卻感覺像是一家人。

她看到這些不禁狠狠蹙眉。

「你調查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