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你怎麼來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2:33
A+ A- 關燈 聽書

聽母親強調是她的生日,喻可沁也不想因為自己掃興。她抬起頭,平靜地說道:「爸,是我不對。對不起,今天是媽的生日,不要因為我的事情擾了媽媽的興緻。」

這些違心的話說出來,自己都覺得可笑。

喻正非冷哼了一聲,沒有搭理她,走到沙發那裏,拿起今天的財經報紙看了起來。

突然他想起了什麼,原本安靜下來的客廳,氣氛再次變得凌冽起來。

「凌朔呢?他怎麼沒有來?」

喻可沁微微一愣,沒想到這茬。凌朔根本就不會跟她過來陪母親過生日,可她又不能如實說出來。

想了想,淡淡的解釋道:「他日理萬機,公司每天都有好多事情要處理。他今天還有一個會要開,來不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人家是總裁,年輕有為。你嫁給他是你的福分,雖然是你為了我們這個家才嫁的,但這麼優秀的男人,你也應該好好討好他,讓他陪着你過來。你看看你,什麼都做不好。現在成為人妻了,也不懂的伺候自己的男人!」

說着說着,喻正非又開始訓斥她了。沈麗珍想說些什麼,卻又了解自己男人那個脾氣。

她拿着蛋糕放進冰箱,走到廚房,偷偷抹了眼淚。

喻可沁站在那裏,低下頭。對啊,她無論做什麼,都是錯的。

叮鈴……

門鈴突然響了,喻可沁過去打開門,卻見到凌朔站在門口,手裏提着東西。她愣了愣,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你怎麼會在這裏?」她吃驚的問道,不可思議的看着他手中提着的補品。她沒有和他說過今天是母親的生日,難不成是湊巧來了?

不可能,他們的婚姻本來就是形式,他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平常的生日而屈身降臨呢?

再說了,此刻的他不應該是摟着絕色佳人在懷裏膩歪嗎?

凌朔眸色一抬,微微眯眼:「難不成,你要讓我在外面一直站着?」

喻可沁頓了頓,猶豫的往裏面看去。正好對上喻正非投來的目光,「是誰來了?」

喻可沁本不想讓凌朔進來,卻又別無他法。她低頭垂了垂眼,鬆開了門,回答道:「是凌朔。」

「小朔來了?」喻正非一聽是凌朔來了,臉色立刻變了樣。從一臉凌厲的模樣變成了和藹可親的中年男子,母親聽聞也喜出望外的從廚房裏走出來。

喻可沁深深吐了口氣,自己在這個家,根本沒有地位。唯一存在的價值,就因為她是個能傳宗接代的女人!

「小朔來了怎麼不說聲呢?好讓我們去樓下接你。你看你,來就來,還帶東西來幹嘛?」喻正非笑着拉着他坐下,使了個眼神讓沈麗珍去倒茶。

凌朔輕描淡寫的看了喻可沁一眼,不同以往的冰冷之色,溫和的笑道:「這是爺爺讓我帶過來的,說是給你們的補品。」

原來是爺爺讓他來的。

她抬了抬頭,拿起遙控,打開電視機。

「可沁!」喻正非見她沒有迎合凌朔,臉色不悅的瞪着她。

喻可沁微微蹙眉,但還是表現的很聽話,扯出笑容,僵硬的笑了笑:「凌……」她剛準備習慣的喊凌總,卻發現這是在爸媽面前。

雖然在爺爺面前需要演戲,但在父親面前,也不能表現的兩人不合的現象。

「老公,你要不要喝點什麼,我去給你拿?」她溫柔的問道,像極了一個嬌小玲瓏的小媳婦。

這話雖然聽着肉麻刺耳,但卻使得喻正非恢復了笑容,點了點頭,對凌朔說道:「可沁平常脾氣不太好,你要多遷就下她。她要是不聽話,你直接給我打電話,我來說她。」

「沒有,老婆在家一直都表現……良好。」他突然也改了口,殷勤的看着她。

喻可沁吞了吞喉嚨,這樣的一幕真的是讓人情不自禁的起雞皮疙瘩。

但她也不能沒有回應,笑了笑,掐魅的走到他面前,親昵的挽着他的手臂,關心道:「你不是有事要忙嗎?怎麼突然過來了?也不和我……說一聲?」

果然是演戲高手,不管在任何場合,都能應接不暇的演繹的完美極致。凌朔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對喻正非說道:「您老不用招呼我,我和可沁去她的房間看看。」

話一出,客廳的另外三人都愣在那裏。沈麗珍端著茶杯走過來,聽到這句話,停在那裏,面色緊張的看着喻正非。

喻正非尷尬的笑了笑,面露難色。喻可沁坐在那裏,也同樣僵硬了一下

但她還是從容不迫的拉着凌朔起身,比起留在客廳,還不如換個地方,比如,陌生的房間……

「可沁……」

喻可沁回來拿戶口本的時候,知道父母的房間在哪。但卻不知道家裏的衛生間在哪,這裏有三四個房間,她萬一找錯了怎麼辦?

牽着凌朔,她走到了父母房間旁的一個走廊。她摸索著覺得走廊盡頭的最後一個房間,應該是客房吧?

於是直接走到了最後一個客房,緊張的打開門。她慶幸不是書房洗手間雜物房什麼的,是一件乾淨整潔的卧室。

喻可沁鬆了口氣,走進去關上門。裏面只有少許的傢具,空空蕩蕩,但也算是個房間。

喻可沁知道父親一直都有招待朋友的習慣,所以家裏一定會準備幾間客房。客房也一定會打掃的乾淨,她僥倖選了這間。

自從這個房子買了以後她沒有住過,所以沒有自己的房間。凌朔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她有過尷尬。但好在,現在沒有了。

她突然放鬆下來,坐在床上,輕輕的吐了口氣。凌朔在房間四處看了看,房間里有個不大的陽台。他挑了挑眉,薄薄的唇瓣輕輕揚起。揚起的笑容,帶着諷刺的味道。

「這可真像你的房間。」一向精明的凌朔,早在問起房間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喻可沁在這裏,並沒有屬於自己的房。

他本想坐在那裏看着一出好戲,卻不曾想到,她居然就這樣隨意的拉着他,隨隨便便的找了個房間當成自己的。

這個女人不僅睿智,而且,還很大膽。外面的那兩個人,恐怕此時早已尷尬的臉面無存。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