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你在笑什麼?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3:21
A+ A- 關燈 聽書

不如複雜點,處理一下這個女人,總比得罪她們要好得多,想著想著,就趕緊駕著程嬌嬌上了車送去保安室。

程嬌嬌一聽她要報警,又開始破口大罵,結果卻被保安捂住嘴巴,怎麼都說不出話來。

程嬌嬌一走,地方瞬間清靜了。她惱怒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有些生氣。周圍的人也都散開了,畢竟這有錢人也沒那麼多時間去議論紛紛,胡亂猜測。

「喻小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個女人剛剛為什麼說你……」說到一半,王姨停了下來,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

喻可沁轉身走進去,她需要洗個澡換身衣服。凌朔的衣服恐怕也被弄髒了,被程嬌嬌這樣一鬧,她心情更加沉重了。

這事,爺爺一定會收到消息。王姨,也一定會一字不落的告訴爺爺。想到這,她蹙著冷眉,語氣不悅的說道:「王姨,不該你管的事情,你就不要去管。」

「啊?我……我知道了。」王姨也沒想到,一向平易近人的喻可沁,會突然沖她發脾氣。她低著頭,走進了廚房。

喻可沁洗了澡收拾了一番后,出門開了車去醫院。保安果然很盡職,報了警還沒有麻煩到她。

她前腳剛到病房門口,電話就響了。不出意外的話,電話一定是爺爺打來的。她猶豫了一會,拿起手機,果然!

「爺爺……」

「怎麼回事!為什麼那個女人又跑到家裡來胡鬧!」凌厲的聲音,在電話里高聲響起。就連躺在病房裡的凌朔,都能聽到一絲聲音。

喻可沁轉身背靠著牆,低頭咬了咬唇,解釋道:「爺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她突然闖了進來,還……」

「沁丫頭,自從你嫁進凌家我們凌家對你不薄吧?為什麼你身邊總是有扯不幹凈的事情?難道真的像外界說的那樣,你和她的老公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人家為什麼老是糾纏你!」凌老爺子生氣的問道。

喻可沁神色暗淡下來,她能聽得到,爺爺的語氣對她充滿了失望。她垂起眼,心力交瘁的說道:「對不起爺爺,這件事情不會再發生了,我向您保證!」

「沁丫頭啊,我們凌家名門望族,世世代代的名譽都很好。爺爺不希望因為你的私事,而影響到凌家。這件事情,你自己處理好!爺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話音剛落,電話啪的一下被重重關上。

她靠著牆壁抬起頭,深深感受到生活的無奈。各種壓力逼迫在一起,讓她喘不過氣來。

「要吃點什麼嗎?」她將換洗的衣服放在一旁,給他倒了杯水。

「爺爺給你打電話了?」他一動不動的看著電視機放映的節目,表情漠然。

喻可沁頓了頓,點點頭:「爺爺……打電話來沒什麼事,就是問了一下我們現在玩的開不開心。」她心虛的低下頭,將水杯放在他的旁邊。

凌朔的腦袋裹著一層紗布,濃密的眉毛立在眼睛上方,認真的注視著電視。菱角分明的五官看上去簡直讓人覺得是驚心動魄的帥氣,她抿了抿嘴,轉過頭,偷偷的笑了笑。

「笑什麼?」他依舊是那副雷打不動的冰塊臉,看上去卻顯得有些滑稽。

喻可沁清了清嗓子,收回笑容,轉過身,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沒笑什麼,只是現在才發現,你居然喜歡看這種家庭倫理劇。」她挑了挑眉,強裝淡定。

凌朔臉上稍微起了絲變化,好看的眉頭輕輕攏起,快速的閃過一絲尷尬的表情。拿起遙控器,換了個台。

「這裡有護工,不需要你。不要以為你照顧我,我就會感謝你。」

房間的氣氛好不容易放鬆一些,這句話一出,又轉回了原來的冷冽。她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表情淡定:「我沒想過要感謝你,我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你救了我,我理應照顧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是嗎?還是想借故不去上班,免得面對那些流言蜚語?」他輕蔑的笑了笑,拿過旁邊的水杯,優雅的喝了口水。

這幾天忙著醫院的事情,倒是忘了這件事情。那天晚上,也是因為這件事情和凌朔吵起來的。

她一笑置之的搖搖頭:「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操心,你現在好好調理你的身體。要是不想被爺爺知道,就好好養傷,別再說些口蜜腹劍的話,影響你自己的心情。」她不以為然的轉過身,離開病房。

剛出病房,季喻初就來了。推開門,他瞧了凌朔一眼,嘴角輕輕勾了勾,調侃道:「看來是沒什麼事了,還能和你那小媳婦鬥鬥嘴,看來這個病房你住的倒是聽舒服啊。」

凌朔淡淡的白了他一眼,將目光轉向窗檯,「你什麼時候喜歡管別人的家事了?」

「家事?」他愣了愣,目光微轉:「看來你是真的對你那小媳婦動情了?之前還不足一提,現在竟然都成了你的家事,看來她還真是不簡單啊。」

他閉目養神的閉上眼睛,懶得搭理無趣的人。一陣清風襲來,恍然間,腦子裡突然出現喻可沁剛才嬉笑的模樣,嘴角情不自禁的往上揚。

季喻初脫掉上衣丟在沙發上,整個人往沙發上靠著。隨手拿了個橘子,一層層剝開。他認真剝著橘子皮,嘴上卻不清靜。

「你那天怎麼突然出了車禍?我出來的時候看到你小媳婦抱著你哭呢,一副傷心絕望的樣子。」他漫不經心的往嘴裡塞了個橘子,仰起頭靠在沙發上。

「她哭了嗎?」凌朔臉上總算有了絲表情,睜開眼,注視著他。

「哭的真是傷心極了,看的我心都碎了。不過她傷的也挺嚴重的,腿腳那一塊褲子都磨破了,流了不少血。」說話間,還不忘描述當時的場景。

凌朔輕輕皺起眉頭,沉默了起來。

喻可沁來到醫院的餐廳,不知道凌朔喜歡吃什麼菜。不過想想,他一向都是養尊處優的男人,醫院食堂里的飯菜,應該不愛吃吧?

白粥吧?醫生好像說過他現在還沒完全恢復,需要飲食清淡。思考了片刻,喻可沁上前買了一碗白粥,和幾個饅頭。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