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2:49
A+ A- 關燈 聽書

來公司有一個月左右了,一向都和同事沒什麼交集。現在被人黑成這個樣子,是有多大的仇恨才能這樣毀她?

喻可沁打了個電話給凌朔的秘書,劉雪瑩。她想問問,知不知道公司的論壇,是誰來管理的。

結果卻是讓人失望了,公司的論壇是公司員工創造的。後台管理也不知道是誰,好像只有高層內部的系統才能看到。

秘書不管這類的事情,她也無能為力。

難道這件事情,就只能找凌朔了?

喻可沁深深吸了口氣,這件事情固然可惡。但現在,她還是要做好自己本分內的工作。不然又被人抓住把柄,說她白拿工資卻不工作。

晚上下了班,宋媛媛有事先回去了。她特地等人都走了才打算離開公司,可她現在,又不太想回家。

心情沉重的她,也只得坐上電梯往最高層的天台。天色微暗,微風漸涼。一陣清風吹來,讓她沉重的腦袋頓時清爽了不少。

「看來你現在還有心情來這吹風?」冷漠卻熟悉的聲音,喻可沁回過頭,發現凌朔也在這裏,身後方向的另一個角落。

「你怎麼會在這裏?」她語氣淡漠,聽不出一絲感情。

「這裏是我的公司,我為什麼不能在這?」他饒有興趣的反問道,似乎是她擾了他的清靜。

喻可沁也不想多和他計較,轉身準備離開。

「為什麼不找我?」

今天一天過去了,發生這樣的事情,她不應該找自己用他的權利刪除這個帖子嗎?

「我不找你你不也會處理嗎?」她輕輕一笑,轉頭去看漆黑如墨的天空,清冷的月色,彷彿在詮釋着她此時的心情一樣。

「你就這麼自信我會幫你?」

「不是自信,如果這個帖子傳到爺爺的耳朵你,對你和我,都沒什麼好處。」

「那只是對你,不是我。」

「隨你。」她低下頭,神色黯然。為什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容易過去了那次的風波,這次,又是誰?

凌朔不知何時走到了她的身邊,深沉的注視着她,冷冷的語氣:「你就這麼不在乎自己的名聲?」

「不是不在乎,而是無能為力。」她在心裏回答着他,臉上漸漸浮出心酸的模樣。但很快,又恢復成原來的淡漠。

找凌朔幫忙,難道又要再一次踐踏自己的自尊嗎?

「我回去了。」喻可沁丟下這句話,離開了天台。

未來的三天裏,單憑自己的力量她根本就找不到幕後主使人是誰。帖子也一直掛在論壇的最高處,狂風暴雨的三天讓她整個人疲憊不堪。

頂着壓力來上班的她讓很多人都很意外,這天,她又是最後一個離開公司。

出了凌氏大廈,晚風帶着淡淡的寒意。吹亂她凌亂的髮絲,喻可沁今天沒有開車來。叫了輛計程車,去了酒吧。

一個喧鬧的場合,燈紅酒綠的世界能夠讓她暫時遺忘和麻痹她的神經。

修身的牛仔褲,上衣是一件短裝白襯衣,外面套著一件中長外套。頭髮散亂的披在肩膀邊,

她坐在吧枱上,低着頭,將杯中五顏六色的液體一杯又一杯的往自己喉嚨里灌著。

端正的五官,好看的眉頭擰在一起,臉色發紅,樣子卻十分的頹廢。空洞無神,像極了沒有靈魂的軀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季喻初從外面接完電話進來,就看見一個女人坐在吧枱上,獨自買醉。因為脫了外套穿着短裝的她,緊身牛仔褲讓她顯得更有女人味。

喝了酒的樣子更是嫵魅動人,讓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在她的身上隨意遊走着。

季喻初停了停,站在那裏,歪了歪腦袋,臉色頓了頓。

「這不是……小嫂子嗎?」他微微驚訝的同時,也揚起了他那好看的唇瓣。

「美女,來喝一杯?」一個長相委瑣的男人走到她的身邊,拿起自己的就被在她面前晃了晃,手不自覺的放在了她的後背,輕輕的往下。

喻可沁皺了皺眉,那映紅的臉頰在昏暗的燈光下更顯得美麗動人。

「鬆開你的手!」

「美女別這樣嘛,看你的樣子,肯定是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了。陪哥們樂樂,我保證你今晚不會再愁眉苦臉了。」那男人露出一一副極其委瑣的樣子,一臉壞笑的看着她。

喻可沁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她不想搭理這種男人。一把甩開他的臟手,顛簸的走到洗手間。季喻初挑了挑眉,走到了vip包房。

凌朔此時正被一群女人圍擁著,半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女人們則聽話的在一旁喝着酒,季喻初下了命令,誰喝完桌上的酒,喝的最多,今晚凌朔就寵幸誰。

女人們紛紛都拼了命的喝,而凌朔坐在那裏,深沉的模樣看上去讓人不敢去靠近。

「凌大少爺,你這是有什麼心事嗎?好不容易出來玩玩,你就這幅摸樣?這可和一個月前的你不太一樣啊,難不成是因為你那個小媳婦?」季喻初拿過一瓶酒,半開玩笑的笑道。

凌朔微微睜開眼睛,黑色的瞳孔里放着深色的暗光,挪動了下身子,面無表情的瞟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開始惦記那個女人了?」

季喻初性感的嘴唇彎了彎,調侃道:「我可不是惦記你家小媳婦兒,而是她……現在正被別的男人騷擾呢。」

「騷擾?」他眯了眯黑色眸子,疑惑問道:「什麼意思?」

「看來你還是挺在乎她的嘛,我剛剛接電話回來的時候,發現她在買醉,正被一個男人委瑣的盯着。如果……」

話音未落,凌朔早已起身,帶着一股可怕的氣息出了包間,留下眾人錯愕的表情。

喻可沁從洗手間里出來后,發現之前那個委瑣男人居然守在門口等着她出來。她雖然喝了酒,但也不至於大腦不清醒。

她不想搭理這個男人,掠過他朝前面走去。誰知被他攔了下來,他擋在她前面,一臉的邪惡。

「美女,賞個臉唄。」

「滾開!」她蹙著冷眉,眼裏散發着淡淡的冷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