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你經常挨揍嗎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9:18
A+ A- 關燈 聽書

林子辰卻注意到了他娘親的動作,他眼眸里閃過一絲驚訝。

急急的問道:「娘親,他的衣服上有毒?」

「嗯!」林雲夕一臉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飛雲宮的人都非常的擅長用毒,而且都是一些無解的毒。

即使能解,這五大陸中,也沒有幾個醫師敢解,飛雲宮做的是殺手買賣,因為飛雲宮要殺了人,都是別人花重金買下來的,若是人不死,就會失去信用,所以,他們收的酬金也高得嚇人。

飛雲宮的實力不可小覷,他們每次出任務,對方必死無疑!

林雲夕抬眸看向天際邊,面具下那雙宛若秋水般的明眸,閃爍著迷人的光彩。

龍燁天看著她,她的那雙美眸里,是深不見底又吸引人陷入的眸子。

他也看到了飛雲宮的標誌,他黑眸眯了眯,沒想到飛雲宮的人也盯上她們了。

而且還這麼快找到了他們母子三人。

只怕他們母子三人今後會遇到危險了。

「娘親,我們被飛雲宮的人盯上了,這下好了好日子是到頭了。」林子熠也知道這事嚴重了。

這會還是有些後悔在雲野山脈多管閑事了。

不過救了一個人,他怎麼都覺得,還是人命關天啊!

「現在才知道,晚了。」林雲夕沒好氣的看著他。

林子熠小嘴一癟,乖乖的退到一邊。

他當啞巴還不行嗎?

聽聽娘親這語氣,多傷人呀!

他這屁股還在疼著,她說話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他在娘親眼中,就像罪人一樣。

「娘親,這屍體怎麼辦?」林子辰這次也覺得這次事情嚴重了。

救了那晚上的那名男子,既然會讓飛雲宮的人找上門來了。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會是飛雲宮的人給那名男子下的毒。

飛雲宮的人會一直追殺他們,直到殺了他們為止,否則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辰兒,把屍體處理掉,不要留下痕迹。」

林雲夕抬頭,看向不遠處林子熠。

嚴肅的警告道:「熠兒,你也看到了,我們如今四面楚歌,從今日起,你被禁足了,在娘親沒有確認安全以前,你必須待在這個院子里,若是敢出去,老娘就打斷你的腿,讓你下不了床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子熠一聽,小臉瞬間垮了下來,明亮的大眼裡瞬間失去了光亮。

禁足!

打斷腿!

那不是要他的命嗎?

林子熠心裡抓狂。

他這屁股上可是長火的,要他一天到晚待在一個地方。

那比要他的命還要難受。

過了好一會,他才一臉委屈的問道:「娘親,為什麼只有熠兒被禁走足,哥哥沒有被禁足?」

林子熠突然覺得娘親特別的不公平,對他很兇,對哥哥就溫聲細語的。

林雲夕輕輕捏了捏他可愛的小鼻子,聲音卻出奇的冷:「還用娘親把你的罪行一點一點的說給你聽嗎?」

「呵呵!」林子熠笑得假假的。

「娘親,你的時間多寶貴呀!數落那些陳年舊事幹什麼?娘親還不如用這段時間去賺錢養熠兒和哥哥呢?娘親不是說,寬容的看世界,自足的面對現實,熠兒面對現實,沒有娘親的允許,絕不出這院子。」

「這還差不多!」

在他們說話之際,林子辰拿出一個瓷瓶,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屍體上,不一會,整個屍體漸漸化成一灘水,滲入土裡,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龍燁天看著她們,她們真的和玄天大陸有關係。

冥月公主,就是她。

六年前,玄天大陸的君上和君后收的義女就是她。

這件事情他雖然查到了,可是今日自己聽到了,心裡似乎更加的激動。

「我回屋躺著去,今晚的晚膳不吃了,氣飽了。」

林子熠杵著自己的小屁股,緩緩的走回自己的房間里。

唉!

今夜又得趴著睡了,真是遭罪。

林雲夕看著兒子小小的背影,可憐兮兮的,她滿眼心痛。

這個臭小子,她這不是擔心他的安全嗎?

他不打就不長記性,打一頓,也能讓他安分個一兩天。

飛雲宮的人,不好對付。

等這裡的事情解決了,她會親自去會會這飛雲宮的宮主的。

「辰兒,你出去辦點事情。」林雲夕對著林子辰的耳朵低語了幾句,說完,母子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龍燁天一看他們走了,快速的看了看林子熠的房間。

他身形快速的一掠,從窗子飛入林子熠的房間里。

林子熠進屋以後,倒也沒有生娘親的氣,他心裡知道娘親是擔心他。

誰叫他在娘親的心裡一直都不是一個乖寶寶呢?

被打,他也只能認命了。

林子熠自己拿出藥膏,脫掉褲子,趴在床榻上自己替自己擦藥。

輕輕的碰了一下,被打的地方已經有些硬了,他痛得快速的縮縮小手。

他不由得小嘴一癟,自言自語地說:「哎呀!下手真是一次比一次狠,這次更狠。」

「熠兒,你經常挨揍嗎?」好聽的聲音裡帶著幾分心疼。

林子熠抬頭一看,臉上瞬間露出燦爛的笑容。

這個人可有可能就是他的爹爹呀!

激動!

非常的激動!

林子熠瞬間忘了自己被打的事,大眼裡閃爍著異樣的色彩。

「叔叔,你怎麼來了?」不會是又反跟蹤過來的吧!

林子熠心裡叫苦連天,這叔叔最近幾天似乎特別關心他們母子三人的事情。

這不,根據他今天得到的消息。

眼前這個人很可能會是他老爹呀!

「路過。」龍燁天淡淡說出兩個字。

接過他手中的藥盒,替他擦藥。

路過,那還真是巧得很,能從他的房間如果。

這叔叔在哄三歲小孩呢?

他今年可是快六歲了。

龍燁天看到他白皙的小屁股上幾條交錯的痕迹,嚴重的地方已經滲出血絲了。

他輕輕挑眉,一臉凝重,他也覺得那個女人下手太狠,特別是對一個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兒子。

而他的一句路過,讓一抹慘淡的笑容,在林子熠的臉上浮現而出。

他回過頭來,沖著龍燁天粲然一笑,「叔叔,你這路過的可真是時候。」

這不是明顯的跟著他過來的嗎?

他的修為在自己之上,自己發現不了,也沒有辦法,但願他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對他們母子三人沒有惡意才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