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餿主意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0:47
A+ A- 關燈 聽書

一名黑衣男子站在他面前,恭恭敬敬說道:「瑞澤見過君上。」

「說!」無情的語氣,令人心寒。

「君上,飛雲宮的人已追殺月神醫她們了,昨夜已經進入了濟世堂,只有一人,被月神醫殺了。」

「哦!」

宇文擎宇神情慵懶的臉龐上,雙眉微蹙,眉宇間隱約流露出一絲讓人看不懂的情緒。

「飛雲宮的人的速度到是挺快的!」

那夜她本就知道他中了飛雲宮的毒,才不會救他的,若是那兩個孩子在一旁求情,他相信,她絕對不會救自己。

因為五大陸的人,都不會去得罪飛雲宮。

那是一個不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殺手組織。

就連他,也不會輕易的去招惹,而這一次,是他們先來招惹他的。

「派人保護她們母子,她救了本君一命,不能讓他們因為本君而被飛雲宮的人殺害。」

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洪亮,中氣十足。

別人幫他,他也會幫別人,別人施於他,他便會回敬於別人,這是他做人的原則,所以,他也不喜歡欠人人情。

「是,君上。」瑞澤恭恭敬敬的退到一旁。

宇文擎宇緩緩起身,看著窗外柔和的夜色。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數!沒想到會在山野山脈遇到了她,還救了自己一命。

他目光慵懶,靜靜的看著窗外,他對那個女人挺好奇的,那女人靈氣逼人,是他見過的女人當中,比較獨特的一個女人,特別是她解毒的本事,當真令他刮目相看。

突然,那看著街道上的眼眸里閃過一絲凌厲,一抹蝕骨的悲涼寒意,從他那眸色寂然的眼底,輕輕的蕩漾而出。

「瑞澤,你過來看。」

瑞澤一聽,快速的走過去。

深夜的街道上,依然是人來人往的。

一個身穿紅色衣裙的女子,身材豐滿,五官頗為精美,一雙大大的眼睛里,滿是暗淡,盛滿了被歲月遺忘的深沉的寂寞,眸色幽幽,冰寒陣陣,她警惕的看著四周。

身後跟著六名黑衣男子,走在夜色暗沉的大街上。

「君上,這名女子,出現在雲野山脈過。」瑞澤微微眯眼看著那紅衣女子。

「本君是碰到她以後才中毒的,盯緊她的一舉一動,她是飛雲宮的人,敢對本君下手,本君要滅了她們飛雲宮。」宇文擎宇眼底閃過一絲殺意,那聲音里,怒火滔天。

「是,君上。」瑞澤看著宇文擎宇那震怒的表情,就知道,飛雲宮這次是惹惱了君上了。

因為有了敵人的存在,君上有了一股不服輸的決心,一但他下了決定,就一定會做到。

飛雲宮,只怕要倒霉了。

一夜很平靜,卻各有心思。

第二一大早,林雲夕帶著兩個兒子出現在房間里。

一夜的修鍊,並沒讓她們感覺到疲憊,母子三人都精神抖擻的。

林雲夕滿意的看著兩個兒子,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意。

她輕聲道:「辰兒,熠兒,你們先去洗漱,娘親一會讓人給你們送早膳過來。」

「好的,娘親。」林子辰開心的應道,他最喜歡和娘親一起修鍊了。

每次修鍊,都能讓他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強大了很多,他知道是娘親的那顆丹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林雲夕轉身出去,她例行每天的檢查,去看了孟夫人。

剛剛進入病房,看到孟夫人在丫鬟的攙扶下,正在一步步的堅強的移動著。

林雲夕要求她下床走動。

「月神醫。」孟夫人語氣中帶著幾分尊敬。

「看來恢復得不錯,不過還是不能太用力,以免傷口裂開。」

林雲夕走過去,示意孟夫人回到床榻上躺下。

「月神醫的話,我都已經記住了。」

孟夫人五官精緻,恢復血色的她,臉色不在蒼白,可能是做了母親,時刻閃爍著盈盈笑意,令她精美的臉龐倍顯動人。

談笑間,神情頗也為洒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雲夕不由得對她心生了幾分好感。

林雲夕認認真真的檢查了傷口,又給傷口上了葯。

「傷口恢復得很好!在過兩天,孟夫人就可以回家修養了。」

「多謝月神醫!」

孟夫人輕聲細語,如清音繞耳,很是動聽,白皙的臉盤子,隱隱約約透著幾分紅暈。

「孟夫人,將這粒丹藥吃下去,這是八級凝膚丹,對傷口的癒合非常好。」林雲夕將一個白玉瓷瓶遞給孟夫人。

這裡的丹藥等級,從一級到四十九級不等,每一級都非常難修鍊,而林雲夕現在也只是一個八級煉丹師。

不同於葉晉桓,葉晉桓已經是十級煉丹師了。

而雲神醫,十一級煉丹師。

她的兩個兒子,都是三級煉丹師。

「八級凝膚丹,真的是太珍貴了!」孟夫人拿著丹藥瓶的手有些發抖。

林雲夕微微一笑,「夫人,這對你的傷口恢復可是神效,吃完以後好好休息!你很快就能回家了。」

「多謝月神醫!」孟夫人咬了咬唇,臉上全是感激之意。

檢查完畢,林雲夕利落的轉身離開。

正要轉身回後院,突然聽到前院傳來怒氣沖沖的聲音。

是軒轅煜的?

林雲夕快速的皺了皺眉,往前院走去。

「太子殿下,我都跟你說了很多遍了,我們月兒還沒有起來呢?你這一大早就過來,也要看看時辰呀!」

葉晉桓說著,那手袖輕輕的扇著。

不遠處的林雲夕一看,嘴角閃過一絲詭異的笑意。

師兄到還真敢做。

軒轅煜突然瞥見林雲夕白皙的身影,突然想叫林雲夕,口中說出來的話卻和他腦海里想的完全不一樣。

「既然月神醫還沒有起床,那本宮今日就先回去了,明日在來。」

說完,軒轅煜腳步不受控制的往外邊走去。

「對,對,明日在來,不,不,明日也不要來了,你那太子妃不是什麼好人,不過也沒救了。」

葉晉桓跟著軒轅煜出去,看到軒轅煜的侍衛走過來,跟著軒轅煜走了。

葉晉桓突然心裡輕鬆了一口大氣。

終於可以又把這尊大佛給送走了。

呵呵……

葉晉桓在心裡笑了笑,等這太子殿下緩過神來,會不會拆了他這濟世堂呀!以軒轅煜的性格,有那樣的可能。

「唉!又聽了月兒的一次餿主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