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漫長等待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3:04
A+ A- 關燈 聽書

醫院的走廊里,昏暗的燈光照亮着急診室的門口。喻可沁緩緩蹲下身子,木然的望着急診室的燈。

剛才那一幕一直在她腦海里揮之不散,驚險的一幕彷彿就像放映電影一樣,讓人後背發涼。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凌朔竟然會在危急的時刻救自己。他不是一直都想看自己出醜嗎?為什麼還要救她?

如果她死了,這場不實的婚姻不就不作數了嗎?

「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凌朔會被車撞?」季喻初走到喻可沁面洽問道。

喻可沁彷彿什麼話都聽不清,默默的低下頭,閉上眼睛。

見她這樣季喻初也不好再去質問,轉身不安的在門口走了一圈,

她彷彿從未覺得一分鐘下來都是漫長的等待,可她又害怕結果。害怕結果不盡人意,害怕因為自己,傷害到別人。

直到一個小時后,急診室上的燈熄了。

醫生首先走出來,摘下一次性口罩,喻可沁見狀立刻起身匆忙的走過去:「醫生,他怎麼樣?」

「放心吧,送來及時,現在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謝謝醫生。」季喻初鬆了口氣,謝天謝地,凌朔這回沒什麼事。他要是出什麼事情,以後可是沒人和他一起美酒環繞美人當前了。

聽到凌朔沒事,喻可沁身體就好像放了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癱了下去。

她臉頰和手臂上都有一些擦傷,不深,但需要處理。畢竟是凌朔的小老婆,還是個美女,季喻初也不能放任著不管。

「美女護士,這有個傷者,你過來帶她去處理一下。」季喻初上前走了幾步,喊住其中一個護士。

護士轉過身,看到季喻初,臉色微微一紅。面對這樣的帥哥,哪個女人不為之心動。更何況,他剛才叫自己美女……

那護士輕輕笑了笑,似乎很開心。走過來,看見喻可沁獃獃的站在那裏,喊了幾聲。

「小姐?我帶你去處理一下傷口。」她拉着喻可沁往前面走去,掠過季喻初的時候,還低頭含笑。

季喻初站在那裏,嘴角上揚。看來女人都一樣,沒有什麼異性,是他季喻初搞不定的。

喻可沁處理好傷口后,來到凌朔的病房門口。她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現在,要不要打電話通知爺爺?這麼大的事情,還是通知他比較好。

想着,背過身拿起手機,正準備撥號。季喻初從病房裏走出來,見她拿着手機,眉頭一抬:「他叫你進去。

凌朔在醫院的高級VIP病房裏,喻可沁輕輕推開門,走進去。病房裏寂靜如同黑夜一樣,靜謐的讓人只聽見淺淺的呼吸聲和點滴瓶里滴答的液體。

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她走到病床前,低頭看着躺在床上的他,心裏忽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擔憂。

刻畫入微的五官安靜的躺在那裏,膚如凝脂的皮膚光滑的有些蒼白。他閉着眼睛,彷彿沉睡的王子。

「這件事,不要告訴爺爺。」他輕輕蠕動睫毛,緩緩的睜開雙眼,漆黑如墨的眸子在柔和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十分的明亮。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她沒有答覆他的問題,反問擔心他的身體。

空氣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凝固了。兩人就這樣對望着,深邃的目光互相探究著。

許久,他才從沉默中回來,淡淡道:「我沒事。」

聽到他親口說的沒事,喻可沁的心也算完全放了下來。她點點頭:「我不和爺爺說。」

他又恢復那旁若無人的模樣,轉過頭,閉上眼睛。

房間里靜謐的讓人有些窒息,她走到窗戶面前,抬頭看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天空,只有幾顆零散的星星高掛在那裏,顯得十分的凄冷。

她低下頭,一股愧疚從心底瀰漫上來,讓她情不自禁的變得黯然神傷起來。一夜之間,短短的幾個小時,讓她的心情從萬里無雲到傾盆大雨,這是少有的情緒。

她也不想再有,如果凌朔今天出了什麼事情,她完全都不知道聽到這個消息的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她該怎麼和爺爺交代?她該怎麼從自責中度過一生?

窗戶那半黑暗的玻璃反應出她的臉,色澤分明。從玻璃里透出來的五官,在那一剎那,顯得十分的美。幽幽的往裏望進去,有一股說不出的柔情和難過。

凌朔悄無聲息的躺在那裏,眨了眨眼,從心底溢上來一陣心疼。忽然間,他發現自己,對這個女人,好像有了一絲不該有的情感。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無意間對她,就格外的在乎。

接下來的幾天,喻可沁就向公司請了假,全心的照顧凌朔。爺爺那邊也打來電話,問凌朔為什麼沒去公司。她謊稱和凌朔要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出去遊玩幾天,這才圓了過去。

爺爺聽到后,很是開心。同時還不忘囑咐他們別忘了造人計劃,喻可沁掛掉電話后,決定回一趟家裏給凌朔帶幾件衣服和生活用品過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回到家裏,她去凌朔的房間整理幾件乾淨的衣服。凌朔的房間乾淨整齊,黑白格調的佈置。呈現了他本人的冷漠無情的性格,喻可沁拖着那幾件衣服,不禁笑出聲。這個男人,就算再怎麼冷酷無情,不還是在危急的時候,救了她。

收拾好東西,和王姨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剛出家門,一個重物突然砸在自己的身上,伴隨着有些液體。

喻可沁低頭一看,身上被深黃色的液體弄髒了,還有一些破碎的蛋殼。她抬起頭,發現向她扔雞蛋的人是程嬌嬌。

她眉頭一皺,臉立刻就冷了起來:「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看來你真是走了狗屎運嫁到這樣一個男人,還住這麼豪華的別墅。喻可沁,我還真沒看出來,你這鈎引男人的方法還真有一套啊!」程嬌嬌站在門口,一臉刻薄的瞪着她。

「程嬌嬌,你是怎麼找到這的?」她有些疑惑,她現在住的地方,她是怎麼得知的?難不成,她跟蹤她?可是,今天她是從醫院回來的,她又是從哪跟蹤自己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