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嫂子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3:28
A+ A- 關燈 聽書

她買完粥上來,原本一向寂靜的病房現在發出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走進病房,才發現是凌朔的朋友坐在沙發上,喋喋不休的說着話。

凌朔似乎沒什麼反應,閉上眼睛韜光養晦的躺在那裏,無視着季喻初。

「吃點東西吧。」喻可沁將買來的粥放在病床的隔板上,淡淡的掃了季喻初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他現在需要的是安靜的環境,你能停一下你的嘴嗎?」

季喻初高情逸態靠在沙發上,喻可沁的話,讓他神色微變,頓了頓:「喲,懂得關心你老公了?」

老公?喻可沁身體一震,低頭看了一眼凌朔。凌朔此時已經睜開眼,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拿走。」

「不吃?你如果想在一直待在醫院的話,我不介意。你現在的身體,只適合吃這些。」說話間,凌朔的手機突然響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不動神色按下接聽鍵,將手機放在耳邊。

大約半分鐘后,他臉色微變,掛了電話。見他表情嚴肅了起來,喻可沁問道:「怎麼了?」

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直接拿起手機翻了些東西,認真的看了起來。喻可沁也沒多問,提醒她記得喝粥便離開了。

喻可沁剛出醫院,手機就響了。拿起一看,是宋媛媛。

「媛媛?」

「可沁你現在在哪?」

「怎麼了?」

「晚上下班有空嗎?」

餐廳是宋媛媛選的,離她家比較近。喻可沁開車過去,等了大概十五分鐘的樣子,宋媛媛就火急火燎的到了。

「每次一到下班點,路上就堵車。可沁,你沒等久吧?」她喘著大氣,叫來服務員,點了杯果汁。

喻可沁搖搖頭:「我也剛來不久。」

「可沁,這幾天你幹嘛去了?打電話讓我幫你請假,你知道嗎?人事部那邊都炸開鍋了。說沒有理由的請假,簡直不把他們放在眼裏。」她喝了一大口果汁,氣鼓鼓的說道。

「人事部?」

「對啊,我昨天幫你請假,今天他們說你不把工作當回事,想請假就請假。還說,你不來算你曠工。本來我想着給你打電話說這事的,結果他們突然就批了你的假,說你想請多長的假都可以,我還納悶呢!這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真這樣說的?」喻可沁有些意外,如果人事部那邊因為她工作不負責直接把她開除了她倒挺開心的。可結果,怎麼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恩,算了不說這事了,對了,可沁你請假是不是因為公司這幾天的流言蜚語……」她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她自然是知道宋媛媛話的意思,搖了搖頭:「不是因為這件事情。」

餐廳的氛圍很不錯,可能是因為到了晚上,大家不像中午那樣匆忙,多了一絲愜意和輕鬆。

喻可沁將桌上放着的菜單遞給宋媛媛:「之前不是答應要請你吃飯嗎?你點菜。」

宋媛媛正在喝着果汁,聽到這句話差點嗆到。她連忙擺擺手,解釋道:「你不會以為我打電話叫你出來吃飯是要你請我吃飯吧?不是這樣的,那件事我隨便開玩笑的。」

「沒事,我知道你不是這樣想的,點菜吧。」

見她沒誤會,宋媛媛翻著菜單認真的看了起來。

「想不到在這裏都能遇見你。」

安靜的範圍里插進來一個貌似熟悉的聲音,喻可沁抬了抬眼,這個聲音,好像在哪聽過。

而且……

她抬起頭一看,果然,說話的人,正是中午在病房裏出現的男人。她還不知道這個男人叫什麼名字,只知道和凌朔的關係不一般。

「是挺巧的。」她淡淡的回應,將目光放在別處。

宋媛媛已經想好要點什麼菜,正準備叫服務員的時候,聽到聲音,抬頭一看,整個人,愣在那裏。

炯炯有神的雙眼花痴般的盯着面前這個帥的一塌糊塗的男人,精緻的五官,無可挑剔的膚色,再加上那副掛在嘴角迷人的笑容,一雙深邃透徹的黑眸……

正好對上了季喻初投來的目光,宋媛媛臉色多了絲紅暈,立刻低下了頭。

「有美女不泡豈不是枉費他第一情聖的名聲?」季喻初眯了眯眸子,性感的唇瓣輕輕勾起。

眼前這個女人看起來年紀不大,應該是剛畢業的小姑娘吧?長得倒是挺像洋娃娃,模樣倒也十分可愛。

「嫂子,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吃個飯吧?這頓我來請,怎麼樣?」說話間,他的屁股已落座,坐在宋媛媛旁邊。

宋媛媛身體往旁邊挪了挪,臉色的紅暈更加明顯了。喻可沁剛想拒絕,見他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也不好再說什麼。

「服務員,點菜!」

菜是宋媛媛點的,季喻初又加了幾樣。

「你好,我是季喻初,認識認識。」他嫻熟的伸過手,帶着璦昧的笑容注視着她。

宋媛媛不是沒有談過戀愛,但第一次遇到讓自己心動的男人,突然被他搭訕,緊張的有些遲疑。

「你好……我叫宋媛媛。」她靦腆的笑了笑,完全不像是在喻可沁面前活潑熱情的女孩。

她自然是明白宋媛媛是少女心犯了,現在正在害羞當中呢。喻可沁無奈的嘆了口氣,在心底搖了搖頭。

面對季喻初的熱情和幽默,宋媛媛也不再緊張,應接不暇的和他愉快的聊著。聊著聊著,她突然想起什麼來。

「對了,你剛剛,是不是叫可沁嫂子?」雖然她被季喻初的外表迷惑了,可是聽力卻異常的清晰。

「對啊,她可是……」

「咳咳!」喻可沁適當的咳了幾聲,清了清嗓子。抬起頭,看了季喻初一眼,對宋媛媛說道:「你聽錯了,他剛剛叫的不是嫂子。」

「不是?怎麼可能,我明明沒有聽錯,我聽力好的狠呢。」

她將目光投向他,似乎在告訴他不要透露她的身份。而季喻初好像也看懂了,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掩蓋的解釋道:「是啊,你剛剛聽錯了,我叫的不是嫂子。

嘴上這麼輕描淡寫的替她解釋,可心裏卻對喻可沁有了另一番看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