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她居然敢說他禽獸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0:02
A+ A- 關燈 聽書

林雲夕聞言,輕蔑的一笑,冷聲道:「對於你這不要臉的人,穿著人皮,卻做著禽獸的事的人,能有多狠就要有多狠!就要狠到讓你沒辦法出現在我的眼前。」

林雲夕冷怒的聲音極有穿透力,她雙眼緊緊的盯著他,眼中有怒火在燃燒。

這個男子突然介入她的生活,讓她的心裡很不舒服。

龍燁天聞言,微微慍怒!

這聽牆腳,居然聽到她的院子里來了。

他此舉,徹底的激起她心中的憤怒。

龍燁天邪魅的笑看著那雙憤怒的美眸,這樣的她別有一番韻味,不過這女人這嘴巴也是非常毒辣的。

居然敢罵他禽獸!

他若是不做一點禽獸該做的事,到是讓他白白背了這名頭。

林雲夕緊抿著紅唇,冷冷的看著他。

這該死的男人,到底進這院中多久了。

她和熠兒的對話,他到底聽到了多少?

對方是靈力七階,他若是故意隱藏氣息,她根本就發現不了。

剛才她剛剛走到院中,有那麼一瞬間的氣息波動,一向警惕的她,快速的用靈識感應了一下周圍,沒想到還真的有人在這院子中。

這男子為何三番五次的跟著她。

而且他竟然膽子大到跟到這院中來了。

該死的!

靈力七階,她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修鍊到?

到底要等多久才能開啟她的修鍊系統。

那修鍊系統,對於她來說,太誘惑她了。

「女人,男人若是要臉,怎麼勾搭女人?」龍燁天墨黑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她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看著她,那笑意,略顯邪魅!

「呵呵!勾搭,你這是在勾搭有夫之婦嗎?公子的口味可真重!」林雲夕發出輕靈的輕笑,笑聲不高,卻透出一抹毫不掩飾的諷刺意味。

她那絕美的雙唇中,還隱約浮現著一絲冷漠之情。

「那又如何?我喜歡就好!」龍燁天看著她憤怒的神情,越發的放肆!

那又如何,我喜歡就好!

呵呵!

他喜歡,她可不喜歡。

林雲夕心底的怒火蹭蹭的往上涌,譏諷地說:「人最怕就是不要臉,因為人不要臉,連鬼都害怕!」

林雲夕的語氣及氣憤,那冷怒的眸底帶著深深的嘲諷的之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龍燁天聞言,他狡詐一笑道:「女人,做人是不能不要臉,但千萬不要太要臉,否則,這這世道可就亂了。」

林雲夕走進他幾步,清冷的聲音輕而諷刺:「真是令人佩服,只有你這樣真正的內心強大的人,才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不是活在別人的眼中和嘴上,人生在世,無非是笑笑別人,然後再讓別人笑笑自己,你還真是獨特,已經到了自己笑自己的地步,在我看來,你出門之前一定是忘記吃藥了?」

龍燁天嘴角邊的笑意瞬間凝固。

這女人居然敢說他有病?

不知不覺,那墨黑的眼底醞釀的慍怒!

龍燁天思緒翻轉,邪魅的笑著有些曖昧地說道:「不如神醫幫我治一治?」

「好啊!我一向只救快死的人,你想要本神醫救你,先在自己的心口上插一刀再說。」林雲夕目光挑釁的看著他。

他敢嗎?

他不敢。

他的身份多尊貴呀!

他怎麼會隨隨便便的在自己的胸口上擦一刀呢?

龍燁天不怒反笑,他一臉認真地說:「月神醫,你這心,真是狠毒,日後,若是你有需要,在補上今日這一刀也不遲。」

「不需要。」林雲夕一字一頓,美眸里充滿了敵意,對這個多次跟蹤自己的男子,一見到他,她的心裡就會莫名的升起一股無名火。

隨即,林雲夕話鋒一轉,變得越發的森冷:「以後不要讓我在見到你。」

說完,林雲夕轉身就要走。

剛剛側身,一股強大的氣息卷席而來。

瞬間,林雲夕便被逼到的牆邊。

實力的懸殊,讓她瞬間敗得一塌塗地。

一股強大的氣息帶著一股好聞的味道瞬間縈繞在林雲夕的鼻翼處。

龍燁天死死的將林雲夕堵在牆角。

他那黑眸玩世不恭的注視著她,他低頭,低醇迷人的嗓音曖昧至極:「女人,這可不是你說了算的。」

兩人挨得很近,姿勢很曖昧,龍燁天一直有一種衝動,他想拿掉她臉上的面具看一看,是不是真的是她。

他依然記得她的樣子。

剛剛要抬手,卻猛然發現,自己的手僵硬到無法抬起來。

他墨黑的眼底瞬間醞釀出狂風暴雨,該死的女人,她又對他下毒了。

「你……」龍燁天突然發現,連他的嘴唇都變得僵硬起來,就連舌頭都瞬間動不了了,他黑眸里瞬間湧出狂風暴雨,陰沉的想殺人。

該死!

她居然在不知不覺中,又給他下了一次毒。

多次栽在她手中,他不是沒有防著她,而是這個女人根本就是讓人防不勝防。

林雲夕腹黑一笑,聲音越發的清冷,「已經提醒過你一次了,眼中的情緒不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很容易讓敵人識破的,若是被敵人識破了,你的計劃也就胎死腹中了。」

龍燁天長身而立,迎著那雙腹黑又滿是算計的美眸。

卻被她目光里別樣壯麗景色所深深吸引。

女人,你以為,能看清楚我眼底的情緒,就可以擺脫我嗎?

他嘴角玩味的笑意越發的擴大。

林雲夕一看,凝眉,瞬間大驚失色!

他怎麼就能笑了呢?

這男人真的很恐怖!

她快速的退後了幾步,好像眼前的男子身上有傳染病一樣。

她的動作,讓龍燁天一雙深如寒潭的明眸,此刻,越發的寒冷。

「說話若是閃到舌頭,那也是很痛的,若是你下次膽敢在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

林雲夕再次冷聲警告道,突然變得深沉的眸底,閃爍著一種難言之意,似乎又剛剛掠過一抹對生命的頓悟。

似乎只要遠離這男人,生命就能得到保障!

隨後,林雲夕轉身離去。

她知道身後的男子對她沒有惡意,可她也不不允許他隨隨便便地闖入她的生活。

林雲夕罕見的清澈之色,若有所思,隱隱透出一絲繁重的思緒。

他看著她決然離去的背影,那洞察一切的眼底,流露出一縷難以掩飾的落寞之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