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你一定不要有事!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2:57
A+ A- 關燈 聽書

「喲呵,小妞挺火辣的。哥喜歡,聽哥的,跟哥走,保證你欲仙欲死!」說著,他的手就不安分的在她身上動來動去,喻可沁退後了一步,扇了他一耳光,「我警告你,離我遠點!」

她上來買醉的,不是來找男人的!男人被喻可沁扇了一巴掌有些懵,反應過來看委瑣的笑容立刻收起,目光陰狠的指著她:「你敬酒不吃吃罰酒,給你點臉色你就給我開染坊了!我就不信,你一個人今天還逃得了?」

他伸手就準備朝她臉上甩來一耳光,喻可沁的往後退。結果腳被站穩,倒了下去。

誰知腰間突然多了一隻手,將她及時的扶住。而面前快要閃躲不了的巴掌正朝著她甩來,她別過頭閉上眼睛等待降臨的巴掌。

只聽一聲悶哼,對面的男人突然倒了地,胸膛上還有一個大大的鞋印。

喻可沁睜開眼,看到這一幕,吃驚的轉過頭。對上眼的,是一個熟悉又冷漠的目光。

「是你。」她又恢復一臉的漠然,淡淡的問道。

「不然你以為是你心目中的學長?」他神色莫測的看著她,嗜血一般的笑容再次浮現出來。喻可沁低下頭,輕蔑的笑了笑:「你覺得我來酒吧是為了偶遇他?凌先生,你的智商也太低下了吧?」

她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走出了洗手間長長的走道。將躺在地上的男人和凌朔甩在身後,揚長而去。

「你是誰!居然敢打我?」男人捂著胸口那一塊位置站直身子,另一隻手揮打著拳頭正要朝他衝過來。

「保安,將他拖走,永遠都不得進入這家酒吧!」突然,兩個保安架住了他,將他拖著帶離了酒吧。

季喻初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問道:「英雄救美失敗了?你那小媳婦不領情?」

「你該閉嘴了。」他掃了他一眼,朝著外面走去。

「喲,還挺在意那小媳婦的。看來這女人著實不簡單啊,這樣一個風流倜儻的男人都能被她拿下手,改天真應該好好的一探究竟了。」他玩味的摸著下巴,有趣的看著凌朔離開的背影。

喻可沁在酒吧外面蹲著吐了好一會兒,才感覺胃不那麼難受了。之前喝的那些東西後勁真大,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很不舒服了。

因為那個委瑣男,她才讓自己表現的淡定。誰知一出來,胃就受不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能喝還要喝酒?是想喝醉了要哪個男人帶你回家?」戲謔的語氣在身後響起,磁性又冷冽。

喻可沁擦了擦嘴,起身背對著他:「你是不是覺得在這種時候挖苦別人對你而言,是一種莫大的樂趣?會給你的心理上帶來一種筷感嗎?」

「筷感?」

「你現在滿意了?你不是一直都很像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嗎?我狼狽不堪,我被眾人辱罵,我成為大家爭議的對象,可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你知道嗎?爺爺安排我進的公司,我不能離開。爸爸安排我嫁給你,我別無選擇。現在呢?我每天只能硬著頭皮去上班,來表示我的內心足夠的強大。我需要發泄,我需要找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發泄。正好又被人騷擾,正好又碰見你,正好……又被你看大我現在這個樣子。凌先生,滿意了?」她面對著他,失控的大喊道,臉頰上掛著低落下來的淚水。

沒錯,她現在的確很狼狽。即使再強大的心理,遇到這種事情,一連接的發生,她根本就承受不了。

這本應是凌朔想要看到的場景,可見到她此時這番模樣。心裡,突然起了憐憫之心。他本想著她不主動找自己,就讓她一天天的沉陷在她們的論罵中,等著有一天她來找自己……

可現在,她寧願承受著各種壓力,卻怎麼都不願來找他。這個女人,可真是讓她意想不到。

她掛在臉頰上的淚水被微風吹過,成為一道淚痕。凌朔眉頭微微蹙起,不動神色的閃過一絲心疼。

喻可沁,你可真是把自己活的最糟糕的女人!她冷笑著搖頭,木然的轉過身,朝著馬路對面走去。

突然,一輛車疾速的朝她行駛過來。一道刺眼的燈光遮住了她的眼,喻可沁大腦停止了思考,整個身體怔在那裡,獃獃的看著車子距離她十厘米的位置。

突然之間,一個厚實的身體抱住了她,往前方撲去。重重的落在地上,滾了幾圈。旁邊的車子都停了下來,刺耳的剎車聲,讓喻可沁瞬間清醒過來。她恍然間回過神,定眼一看,她躺在凌朔的身上,而他,因為剛剛的重力,暈厥了過去。

「凌朔?凌朔!」喻可沁推了推他,喊了幾聲,他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一點知覺都沒有。

「凌朔,你不要嚇我!凌朔!」她咬著唇,豆大顆粒般的淚水掉在他白色的襯衣上侵濕了。這可能是人生中,最慌亂的一次。她從未想過,這個外邊冷漠無常的男人,會在這種危急的時刻不顧自己的生命去救她。

她將他的身體抱起,想去找自己的包拿手機撥打救護車。誰知手觸碰到他的後腦勺時,黏黏的液體融化在手掌上,一陣猩紅的血液闖入眼帘。

「讓開,讓開!」季喻初從人群中擠出來,看見凌朔躺在馬路對面,面色一驚,沖了過去。

「凌朔?你怎麼樣?醒醒!」他喊了他幾聲,看到了喻可沁手上的血,面色一沉,趕緊撥打了120。

十五分鐘后,救護車到了目的地,將凌朔抬起來送進救護車。喻可沁身上也受了傷,但她根本沒感覺到疼痛,心裡只是在擔心凌朔的安危。

她跟著救護車一起去了醫院,季喻初隨後也開著車趕過來。凌朔被推進了急救室,喻可沁獃獃的站在那裡,彷彿被定格了一般。

她別的不求,只求凌朔一定要沒事,要沒事!他是為了救自己,一定不能有事!

季喻初臉色沉重的坐在椅子上,雙手支撐著腦袋,低垂著身子。他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