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母親生日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2:25
A+ A- 關燈 聽書

周末的時候,喻可沁叫上了宋勵飛和秦律師。三人找了一家安靜的地方,討論了一下案情。

討論完畢后,何律師說這個案子並不是很複雜,只要提出上訴。調出宋勵飛喝醉的當晚小區監控,證實當晚程嬌嬌確實帶了一瓶酒上去。

三人決定在周三提出上述,秦律師走了以後,喻可沁本來也準備走。宋勵飛拉住她,要她坐下。

「學長,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喻可沁將目光轉移到別處,她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他。

宋勵飛這幾天似乎過的很頹廢,鬍渣沒刮,頭髮也有些凌亂。整個人看上起憔悴不堪,喻可沁見他這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

「可沁,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這件事情的確是我的問題,但……我也沒有辦法。那天我喝了點酒,佳佳的生日本應該開心的。可是你沒有來,我以為你不會來了,就喝了點酒。誰知她突然來了,還讓保姆帶佳佳出去玩。我是因為喝醉了酒,才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沁,你要相信我。」

「學長,你不需要和我解釋這些。」她眸色微變,臉上掠過一絲黯然。

「可沁,我心裡是有你的。」宋勵飛頹廢的那張臉,不安的看著她。

自從知道可沁嫁給的男人竟然是凌氏集團的總裁后,他心裡產生了一種害怕。害怕對自己這麼好的喻可沁,會被那個男人搶走。

他想和喻可沁在一起,讓她和那個男人離婚。可現在看來,這個機會太過渺茫。

而現在他的財產和房子都被凍結了,他沒有任何辦法要回。目前只能找喻可沁,求她幫忙。得知她老公是凌朔的時候,他就知道,她一定可以幫到自己。

現在果然是幫到自己了,自己的目的差不多達到了。但他也不能失去喻可沁,相比較程嬌嬌來說,喻可沁簡直就是賢妻良母,將來一定能夠將家裡打理的僅僅有條。佳佳,也一定會被她調教的比程嬌嬌要好。

想到這裡,他就情不自禁的露出幸福的笑容。深情的望著喻可沁,認真的認錯道:「可沁,我發誓,我不會再被那個女人所迷惑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們以後,會有很多幸福的日子。」

又是同樣的話,讓喻可沁頭疼。一面,她覺得自己心裡還有學長,另一面,學長又和程嬌嬌再次上了床。再加上她現在已婚,想要離婚,談何容易?

「學長,這些事情現在不要說了。等你上訴后贏了再考慮其他的事情吧,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她起身要走,宋勵飛見狀有些急了。

怕過了這件事後她不會再理自己,靈機一動,說道:「佳佳很想你,天天在家裡哭著鬧著要見你,你不去看看她嗎?」

他本來想借佳佳生日為由為她補辦一次,讓喻可沁也來。但又想到那天那一幕,索性還是找個其他的借口。

果然,喻可沁聽了以後,臉色稍微緩和了一會兒。她抿了抿嘴,說道:「等我有時間了,我會去看她。」她的生日禮物,她還沒有送給她。

喻可沁出了咖啡廳沒有直接回家,今天是母親的生日。她要是不回家,那個一本正經的父親也一定會打電話將她訓斥一番。

從來,他都是不分青紅皂白的認為所有事情都是她的錯。這麼多年,她也已經習慣了。

來到一家蛋糕店,喻可沁選了個母親愛吃的栗子口味的蛋糕,挑選完后,她站在櫥窗那裡,看著新出款的蛋糕。

透明的玻璃那頭,一輛熟悉的車進入眼帘。黑色的跑車正停在一家高級會所的門口,而下一秒,一個熟悉的身影摟著一個女人從裡面的大堂出來。

女人婀娜多姿,從遠處看來,應該是個令人酥骨的極品美人。那女人嬌魅的依靠在他的身上,露出嫵魅的笑容。

凌朔身邊的女人每天都是絡繹不絕的來來往往,她真不知這樣風流倜儻的男人,情場上的高手,是怎麼對自己產生興趣的。

哦,想想也是,爺爺一直盯著他,想盼著他們早點添孫子。他偶爾回到家,也是例行公事。

喻可沁頓在那裡,恍然間,她的心臟好像輕輕抽了一下。不知為何,竟然有些不太舒服。

服務員將包裝好的蛋糕放在吧台上,喊了喻可沁一聲。她聽到后,又看了一眼對面的凌朔。他和那個女人,已經上了車準備離開。

喻可沁站直身子,從錢包里掏出錢結了賬后,提著蛋糕花了十分鐘的時間走到了停車場,就算她今天不回家,凌朔也不會知道吧?

喻可沁在下午五點左右到了家,她已經有接近三個多月沒有回去了。上一次回去,還是去拿戶口本。

她自嘲的笑了笑,提著蛋糕上了樓。原來他們家裡住的也算是一間不便宜的小別墅,雖然沒有凌朔他們家的地段優質,但也算是在A市是個豪華區的。

可自從面臨破產的時候,房子就變賣了。父親求著了凌老爺子,把她當做交易送給了他們家。及時阻止了損失,公司,也被他們家收購了。

而父親,現在還在他被收購的公司里,繼續當著他那有名無實的老闆!

現在家裡已經搬到了平常的小區,也不差。一百六十多平方的房子,也以前的別墅相比下,也差不了多少。

她走到門口,看著自家的新門。突然覺得,有些陌生。搬了家,她只回來過一次,待了也不到半個小時。

喻可沁沒有鑰匙,只能按門鈴。有誰見過,自己的家,還需要裡面的人來開門的?她輕輕一笑,似乎在笑自己。

門很開就開了,沈麗珍打開門,看見門外站著的是女兒。欣喜的喊了一聲裡面的男人,高興的拉著喻可沁進門。

「媽,這是我給你買的蛋糕。」她走進來,將蛋糕放在桌上。喻正非正從書房裡出來,看見喻可沁,冷哼了一聲,嚴肅的訓斥道:「你還有臉回來?上次的事情真是讓我顏面盡失!」

喻可沁習以為常的站在那裡,一聲不吭的聽他訓斥著自己。沈麗珍原本高興的模樣瞬間變得惆悵起來,她走到兩人中間,對喻正非說道:「女兒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就別再說這些話。平常都是你做主我聽你的不吭聲,今天是我生日,你就不能好好的和女兒說話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