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屁股要開花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8:32
A+ A- 關燈 聽書

「娘親,你回來了,娘親累不累,熠兒給你捶捶背,還是給你捏捏腿?還是給娘親倒杯茶水?」

林子熠快速的抬眸,笑得一臉狗腿,更是表現得一臉殷勤。

完了,露餡了,娘親什時候進來的,他怎麼一點都沒驚覺。

他這運氣?

這不是一般的好啊!

林子熠心裡抓狂!

而又跟著林子熠回來的龍燁天,他躲在暗中,七階的修為,讓人無法感應到他的氣息。

龍燁天不由得一臉失望,這女人突然出現了,熠兒不會再往下說了。

這個女人總是關鍵的時候搗亂。

龍燁天第一次有一種恨得牙痒痒的感覺。

他的心,在迫切的想知道一切事情的時候被人阻斷,更是比貓撓還要難受。

林雲夕沉著臉走向他,那目光審視著兒子。

「娘親,沒有什麼,什麼都沒有?」林子熠快速的搖了搖小手。

「你今天早上去丞相府了?」林雲夕直奔主題,她半眯著眼眸,散發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呵呵!」林子熠一臉討好的笑容,顯得天真浪漫,現在他回答是與不是都慘了。

他這屁股剛好了幾天,今日只怕要受罪了。

林子熠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

腦海里那火辣辣的感覺襲上心頭。

「沒有,娘親,絕對沒有,熠兒一直乖乖的在這裡和哥哥聊天呢?」

能瞞就瞞,她這老娘發起飆來,可是不得了的,他這屁股非得開花不可。

嗚嗚……

他怕痛呀!

「是……嗎?」林雲夕一字一頓,語氣中帶著一抹怒意,那美眸里寒意醞釀著。

果然!

林雲夕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根小竹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子熠身子猛地一怔!

瞬間哭喪著小臉,完了,完了,屁股要開花了。

暗中的龍燁天一看,眉頭緊蹙,這個女人要幹什麼?

她這是要打自己的兒子嗎?

林子熠急急的解釋道:「娘親,熠兒只是擔心娘親,娘親大晚上的一個人出去多危險呀,有一個這麼厲害的兒子在後面給娘親做後盾,娘親可以勇往直前的……」林子熠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變得緊抿著小嘴,一臉委屈的看著娘親,那大眼忽閃忽閃的,很是委屈。

那小竹棍一打下去,那火辣辣的滋味……

擔心她?

林雲夕扯了扯嘴角,擔心她這一點沒有錯。

可是他的好奇心大於擔心。

「這不是重點!」林雲夕緩緩走向林子熠。

這不是重點嗎?

林子熠微愣!

兒子擔心娘親不應該嗎?

「娘親,熠兒也想知道娘親的身份,也想知道爹爹是誰,即使是爹爹已經死了,熠兒也想知道他是誰?」

林子熠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提起爹爹。

林雲夕猛地停下腳步,她目光深深的看著林子熠。

即使她對兒子再好在好,也代替不了父親的角色。

「熠兒。」林子辰的語氣中帶著責備。

娘親不喜歡他們兄弟二人問她這個問題的。

娘親已經再三警告,不許在她面前在提這件事情。

「哥,你難道不想知道爹爹是誰嗎?不管爹爹是不是死了,我們也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爹爹是誰吧?」林子熠沖著林子辰吼道。

他今天反正都要挨打,還不如豁出去呢。

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是挨一頓打,他也心甘情願的認了。

「我不想知道,我有娘親就夠了。」林子辰的語氣很堅定。

怒視著這關鍵時刻不懂事的弟弟。

娘親一個人帶大他們兄弟二人,已經很不容易了,熠兒怎麼還要作弄這些事情。

爹爹是一出生就沒有的,沒有便沒有,沒有爹爹,他也能堅強的活下去,更何況他們還有娘親陪在身邊。

林雲夕目光怔怔的看著辰兒。

林雲夕忍不住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其實她知道,辰兒是口是心非,辰兒是擔心她心裡難過。

也罷,不告訴他們,他們反而會更好奇,在說他們也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父親是死是活。

「你們不用再查,你們的父親是死是活,長什麼樣子,我都不知道,不過應該沒有死才對,我記得當時他似乎還追了出來的,可我並不知道他是誰?但你們確實是從老娘肚子里蹦出來的,但永遠都不要問,你們是怎麼來的,這個問題到死我都不會回答你們的。」

林雲夕直到現在也不能釋懷,她和那個男人在棺材里做了那樣的事情。

她一想到就覺得滲得慌。

在棺材里,那是她三輩子都不會夢到的場景。

夢裡都不會夢到的場景,卻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他的身上。

這件事情,這些年來,讓她一直不能釋懷。

都是那場該死的冥婚惹的禍。

不過可惜了,當時因為驚現異世,她當時也是驚恐萬狀的,現在就是那個男人站在他面前,她也認不出來了。

「哇!」林子熠忍不住驚叫。

「娘親,我們的爹爹真的還活著?」

林子辰忍不住問道,他就說嘛,他的爹爹怎麼可能會死呢?

只要活著就好,他林子熠總有一天會把他找出來的。

「不知道,都過了五六年了,但是他本來就是死的,他有沒有醒過來?我也不清楚。」林雲夕搖了搖頭,她的確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娘親,你這話不是自相矛盾嗎?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怎麼一下活著,一下死了?」林子熠興奮的心瞬間蔫了下來。

剛剛激動的小心肝,瞬間如掉到冰窟里一樣。

「林子熠,你的問題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多?我要是知道他是誰?早就帶你們去尋他了,問題是我連他長什麼樣都不記得。」林雲夕仔細回想了一下當年的情景。

他應該沒有死吧!

那雙紅色的眼眸,她現在想起來依然還是心驚膽戰的。

而且還該死的遺傳給了她的兩個孩子。

兩個孩子每次晉陞的時候,就像一場生死搏鬥。

一到陰月十五月圓之夜,那淡淡的紅光……

「娘親看著他當時應該是暈過去了,應該沒死才對。」林雲夕也不確定,總之就是那樣唄。

「娘親,他既然活著,為什麼不來找我們?」林子熠腦袋裡閃過無數個可能。

「臭小子,我都說了,不—知—道,你就這麼想去找爹嗎?就這麼不想呆在我這個娘親身邊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