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一十八章失聯幾天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0:20
A+ A- 關燈 聽書

還有那天在畫展上,他對齊欣冉那麼縱容。無條件的相信齊欣冉,就連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玉依,都沒有齊欣冉重要。她還要怎麼相信這個男人?明明已經愛上了齊欣冉,她還要自欺欺人嗎?

喻可沁剛到工作室,穆蘭枝就急急忙忙的過來找她。

「學妹,你大中午的去哪了?手機也沒帶!」穆蘭枝指著她桌上放著的手機,喻可沁這才知道自己出去竟然忘記帶手機了。

「可能是著急出去忘帶了,怎麼了學姐?」見她這麼著急忙慌,喻可沁問道。

穆蘭枝愁眉苦臉的將手中的文件夾丟給在桌上,生氣道:「我那個哥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一連幾天都沒有消息!合作方那邊催了幾天,說要拿畫。」

「電話也打不通嗎?」

「打不通,一直都是關機的狀態!」她沮喪的說道:「我哥一般都是在自己家的工作室畫畫,所以作品一直都在他那裡。可我沒有他家的鑰匙,現在也聯繫不上人,他也不在家裡。合作商說今天是最後期限,怎麼辦!」

喻可沁垂了垂眸,穆南歌看起來雖然確實想拿著不著邊際的男人。但這麼重要的時候,應該不會玩消失吧?

「我著急找你,就是為了讓你幫幫忙。你們上次不是去約會了嗎?應該……」

「學姐,我沒有和他約會。那天只是湊巧他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要去帶我去兜風,我只是……」

「帶你去兜風那不就是約會嗎?」她撇了撇嘴,突然想起了什麼,猛然一驚:「今天多少號?」

「20號啊,怎麼了?」

「20號……也就是說幾天前是16號。難怪!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玩消失了!」穆蘭枝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一旁的工作人員都嚇了一跳。

「跟多少號有什麼關係?」

「16是他女朋友,不對,準確來說是前女友的忌日。每年忌日,他都要玩消失!」穆蘭枝嘆了口氣,搖搖頭:「都過了這麼多年,竟然還沒有放下。我以為這幾年他在每個女人身邊徘徊,早已經放下了。」

「他前女友的忌日?」喻可沁睜大雙眼,吃驚地看著穆蘭枝。

「我哥的前女友在四年前的十六號出車禍死了,這幾年每到臨近的日期,他都會消息。應該,是去她和他曾經在一起過的地方去了吧。」穆蘭枝深吸一口氣:「算了,不去找他了。」

「那合作商的畫怎麼辦?」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大不了毀約唄,反正我哥錢多的是。」穆蘭枝不再焦急,平靜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喻可沁盯著電腦屏幕,在知道穆南歌以前的事情,她的心裡確實有些震撼。沒想到外表風流的穆南歌,實際確實個深情的男人。

每天不斷徘徊在紅塵里,也只不過給寂寞的心靈安撫吧。

難怪那天穆南歌帶自己去市郊的時候,她明明看到了他臉上有過憂傷的表情。那天,正是十五號。也就是說,第二天,便是他前女友的忌日。

喻可沁對穆南歌也不在討厭了,印象也重新梳理了一邊。

沈麗珍這邊給自己來了電話,說轉院手續已經辦妥了。如果所有都沒有問題,明天就可以把爺爺送到美國去。而父母會一起陪同去去美國,家裡便只剩下她一個人。

她不敢給凌朔打電話,直接給他發了條簡訊。

「轉院手續已經辦妥。」

加班從公司出來,街邊的店面還沒有關門。喻可沁開車在路邊徘徊著,想著給爺爺買一些東西帶到美國去。看著路邊的一家家店,她的思緒漸漸游到了別處。

她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是不是對的,病痛折磨著病人,也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她知道過程會很痛苦,爺爺會不會抗不過來?

越想心裡越沒底,喻可沁乾脆將車直接靠在了路邊。重重的嘆了口氣,轉過頭看向窗外。突然,酒吧外,一個男人晃晃蕩盪的拿著酒瓶走著。身後跟著幾個同樣從酒吧里出來的男人,男人即使喝的爛醉如泥,但穿衣的風格和品味看上去都像是有錢人。

那幾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趁街邊人少,把他推進了旁邊的小巷子。

喻可沁微微一愣,剛才那個側面,看上去怎麼那麼像穆南歌?喻可沁低著頭思考了一會兒,決定下車過去看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幾個人把男人圍在地上,伸腳去踹,幾個男人拳打腳踢,嘴邊還罵罵咧咧的說著髒話。

男人卻躺在地上,一聲不吭。

那些人打累了,其中一個人彎下腰去拿他口袋裡的錢包。打開一看,發現裡面有幾張金卡和厚厚一沓的現金。

「你們幹什麼!」喻可沁拿著手機站在巷子口,舉起手機:「我已經報警了。」

「不是一般都是男人英雄救美,怎麼今天來了個娘們?」拿錢包的人鄙夷的看了一眼躺地上的男人,調侃的笑道。

喻可沁看著他手裡的錢包,皺起眉頭:「你們趁他喝醉了把他打了一頓還要搶錢,這已經造成了犯法,是要被判刑的。」

「那又怎樣?老子在這條街混了這麼久,還從來沒有人敢告我!」一個凶神惡煞的男人走了出來,不屑的看著她。

「還是一個長得漂亮的妞。」那拿著錢包的男人笑著說,從錢包里把所有現金掏出來,放進自己的口袋。

面對這幾個男人,她並沒有害怕。喻可沁十分冷靜地看著他們,笑道:「那你們就試試,最近的警察局在這條街的盡頭拐角處,如果不堵車的話,估計兩分鐘后就到了。現在這個時間段,這條街不堵。等你們到了警察局,我再看看是不是真的沒人能夠降你們的罪!」

話音剛落,喻可沁順勢抬起手錶,看了看時間。

那些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見她信誓坦坦的站在那裡,絲毫沒有畏懼他們的心理。幾個人相信了喻可沁的話,趕緊丟下只剩下金卡的錢包跑了。

從喻可沁身邊過去的時候,還狠狠的撞了她一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