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一十四章幾十年的好友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9:47
A+ A- 關燈 聽書

喻老頭正在看着報紙,見凌老爺子來了,微微一頓:「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

「你自己都是個病人還跑出來看我,真是個怪老頭!」喻老頭瞅了他幾眼,繼續看報紙。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老爺子的眼角有些濕潤,和喻老頭幾十年的友誼。如今得知他得了這種病,恐怕是要早一步比他先走。他嘆了口氣,感嘆道:「我想起我們年輕的時候,只要一有空就下棋。那時候,我們連着殺幾個通宵都沒問題。」

「難不成你現在是想跟我殺幾個通宵?」他放下報紙,笑看着問他。

「你也不看看自己一大把年紀了,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凌老爺子收起了以往的威嚴之氣,現在就像是一個平常的小老人,正和著故人聊著天。

喻可沁拖着疲憊的身子到了醫院,看到父親正坐在醫院走廊里抽著煙。她走過去:「爸……」

「你剛下班不回去休息又到醫院來幹嘛?」他聲音雖然嚴厲,但喻可沁知道父親是在關心自己。

她搖搖頭,說道:「我不累,想來看看爺爺。」短短的幾天,原本剛氣的父親現在變得鬍子邋遢,憔悴不堪。她知道父親很愛爺爺,但因為父子倆的溝通有問題,所以每次一見面都會吵架。

近幾年少了,父親總是想孝敬爺爺,但每次都不知道用什麼方法。

喻可沁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剛準備推開門進去,被父親攔住了。

「凌老爺子在裏面。」

喻可沁微微一愣,沒有想到凌老爺子會到醫院來看爺爺。看來兩人的關係卻是不一般,她一直都不知道,原來爺爺和凌老爺子竟然是故友。

就這樣,她和父親一直坐在病房門口,坐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

「我去找下醫生問問這幾天的情況。」

「好。」

管家先一步出來,緊跟隨後的是凌老爺子。喻可沁見他出來了,起身:「爺爺。」

在門口見到喻可沁,凌老爺子有些意外。他對喻可沁一直都有愧疚之心,若不是為了不讓凌氏倒閉,才讓小朔和可沁離婚。

「可沁啊,是爺爺對不起你。」他沉重地嘆了口氣,搖搖頭。

喻可沁想說些什麼,嘴巴卻好像被縫住了一樣,張不開口。他扶著拐杖,在管家的攙扶下一步一步的朝着走廊拐角的電梯走去。

她站在那裏,看着他漸漸遠走的聲音,心裏五味陳雜。人一旦老了,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醫生說要觀察一周看看情況再決定採用那種方案給爺爺治療,喻可沁這幾天上網查了關於很多這方面的資料。還有美國那邊的案例,白天上班,晚上熬夜找資料。

這一周還沒過完,喻可沁整個人又消瘦了一圈。面對這麼恐怖的消瘦,傑森感覺喻可沁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整個人看上去完全沒有生機。

可歐陽軒這幾天正在外地開音樂會,他也不好打電話告訴他。

這幾天凌老爺子也病倒了一次,叫來了醫生,醫生是說凌老爺最近憂愁過多,要注意調節。

得知消息,凌朔從公司趕回別墅。管家剛從廚房裏端著一碗清粥正準備送往房間,看到凌朔回了,低頭喊道:「少爺。」

「爺爺怎麼又病倒了?」

管家嘆了口氣,說:「喻老爺得了肝癌,老爺知道後幾天都沒怎麼吃飯,所以就病倒了。」

「喻老爺?」凌朔愣了愣。

管家抬頭看了他一眼,頓了頓,最終解釋道:「是少夫人……喻小姐的爺爺。」說完,便端著粥去了老爺的房間。

喻可沁的爺爺?凌朔愣在原地,這些天忙着公司的事情,根本不知道喻家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他站在客廳里,眸子一點點的沉下去。

喻可沁這些天都是坐車去上班,一直以為自己的車還在上次公司聚會的地方。卻沒想到歐陽軒早在送她回來的第二天把車鑰匙送回了喻家,只是那天正好出了這樣的事情,都忘記告訴喻可沁。

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喻可沁突然想坐公交了。她好久沒坐公交,突然就想享受以前的那種快樂。

隨着時間的流逝,什麼都會變。年齡會增長,但記憶不會退卻。一直都記得,很小的時候,爺爺總是會買很多零食和玩具給她吃,家裏的孫子孫女也多,但爺爺從來就只疼自己一個人。

靠在車窗外,看着燈火霓虹的城市……如果這座城市突然少了一個最重要的人,她要怎麼去接受這個事實?她要眼睜睜看着不管嗎?不論怎樣,能活多久她不應該做最大的努力嗎?

萌生去美國的想法再次在腦海里浮現出來,獃獃地望着外面的世界,眼淚一滴一滴無聲的流落。

最需要人陪伴左右的時候,那個人不知道現在正在幹嘛。會不會在女人堆里享受?又或者和他那個所謂的未婚妻你儂我儂?

那種疼痛的窒息感又再一次的從內心襲來,殊不知,車窗下,一輛黑色的車正在公交旁邊慢慢緩行着。

凌朔看着喻可沁靠在車窗邊的臉,心裏一陣刺痛。才多久不見,她竟然憔悴了這麼多。

「您好……」

聽到到站聲音后,喻可沁下了車。一個人走在路上,低着頭,看着自己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走着。

凌朔的車一直跟在身後,女人的直接一般都是最敏感的。她感覺有人在跟着自己,往後一看,沒人……

剛準備回過頭的時候,卻發現那輛熟悉的車!

燈光下,凌朔的那張臉從車窗里透出來。喻可沁整個身體怔在那裏,獃獃地看着他。

凌朔把車停在路邊,下了車。

喻可沁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來。彷彿是好久不見的戀人,這一刻,心卻是無比的接近。

什麼話都沒有說,凌朔就那樣輕輕的抱住了她。冷漠無情的面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少見的柔情萬種。她永遠都忘不了,這一刻他看她的眼神,心疼至極。

她好像就缺著這樣一個擁抱,所有的奢望突然成為了現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