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一十章警告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9:18
A+ A- 關燈 聽書

季喻初笑了笑,說道:「感情不是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分開嗎?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你會不明白?」

他話里的含義似乎在針對自己,喻可沁低了低眼,心裡很不是滋味。她不想看到媛媛將來會受傷,也不願意看到她難過耳朵樣子。可現在,她要怎麼做,才能讓季喻初放棄對宋媛媛的『禍害』呢?

「你明明知道我說的意思,而且……你喜歡的人是玉依吧。為什麼又和媛媛在一起?」

季喻初微微一愣,周遭的空氣彷彿瞬間凝固了。他原本玩味的眼神忽然變得黯然起來,輕輕地抬起頭:「你是怎麼知道我喜歡她?」

「這還需要知道嗎?明眼人一看都看的出來。」她冷哼一聲,將目光轉向別處。

像是被人看破了心事,有那一瞬間,季喻初是無地自容。但他在情場打拚這麼多年,又怎麼會因為她的一句話而退縮呢?

「你總是喜歡管別人的事情,倒不如把自己管好。一個眼裡只有利益和金錢的女人,我真的想不到你會和媛媛成為朋友。如你所言,她那麼單純的一個女孩子,就這樣被你欺騙著,你良心過意的去嗎?」

季喻初有趣的瞅著她,彷彿在看一個笑話。

面對別人的誤會,喻可沁是從來不做解釋。她只是淡淡地看了季喻初一眼,說道:「幸福是靠自己勇敢去爭取,而不是像個懦夫一樣在這裡傷害別的女孩。你以為你是對的嗎?你以為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你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去傷害別的女人嗎?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喻可沁的話,讓季喻初有瞬間的震驚。他沒有想到,這種話居然會是從喻可沁的嘴裡說出來,簡直太令人驚訝。但不得不說,喻可沁說的每一句,都直中人心。

「你們在聊什麼呢?這麼投入。」宋媛媛從洗手間里出來,見到兩人都是表情嚴肅的聊天。

「等著你點菜呢。」喻可沁將菜單遞給她,將目光放在別處,不再去看季喻初。

全程,兩個人你儂我儂,和所有正在熱戀中的情侶一樣。眼見著快要吃完,喻可沁正好來了個電話。上一秒她還在想用什麼借口先離開,沒想到手機就響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喂。」

「可以給個機會讓我帶你去兜風嗎?」

喻可沁愣了愣,再次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個陌生的號碼。

號碼雖是陌生,可聲音聽著卻很熟悉。突然,她目光微抬,想起這個性感的聲音是屬於誰了。

喻可沁雖然不太願意答應給他這個機會,但是面前的這一幕她真的看不下去了。看到季喻初那副模樣,她真的忍不住想要當場拆穿他的惡行。

「好,你來接我。」

電話那邊的遲疑了一會兒,估計沒有想到喻可沁居然答應的這麼乾脆。

「你在哪?」

「我在吉陽百貨的附近的一家粵式餐廳。」

「好。」

「誰啊?」宋媛媛問道。

「一個朋友,等會要來接我。」她回答道。

聽到是朋友,宋媛媛又開始八卦起來:「是誰啊?難不成是你新男朋友?」

「不是,你們慢慢吃,我去趟洗手間。」喻可沁起身朝著洗手間走去,打開水龍頭,水嘩嘩的往下流著。她用手接了一把水往臉上撲去。冰涼的冷水讓她整個人忍不住打了個激靈,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突然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能力去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宋媛媛是她在凌氏唯一的朋友,可現在她眼睜睜的看著宋媛媛成為季喻初的獵物,心裡的感受五味陳雜。

她在洗手間待得時間比較長,大概過了十分鐘的模樣,她才從洗手間出去。此時餐桌上已經結賬,季喻初買的單。喻可沁提起自己買的一些商品,對宋媛媛說道:「媛媛你讓你的男朋友陪你吧,我先走了。」

「現在就走啊?」

「他應該快到了吧。」喻可沁尋思著。

宋媛媛剛想說些什麼,喻可沁的手機突然響了,拿起一看,發先是穆南歌打來的。

「他已經到了,我先走了。」喻可沁趕緊提著東西走了出去。

宋媛媛和季喻初同時望去,發現窗外那,停著一輛車。季喻初好像認得那輛車,總覺得熟悉,卻又想不起來。

喻可沁像逃命一樣逃離了這家餐廳,打開穆南歌的後備箱,喻可沁將東西都放進去。

「看來你今天心情不錯。」

喻可沁沒有說話,坐在副駕駛,等候他開車。

車子行駛在道路上,喻可沁問道:「你要帶我去哪裡兜風?」

「隨便,你想去哪裡?」

喻可沁沒有說話,閉上眼睛安靜的休息。

經過這兩次的相處,穆南歌倒是也摸准了喻可沁的脾性,沒再說什麼,專心的開著車。

穆南歌的這輛車是越野車,挺適合兜風。只不過這個天氣,兜風的話太冷了。車裡開著暖氣,這是喻可沁第一次和穆南歌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單獨相處。

正在她想著季喻初和宋媛媛的時候,穆南歌突然開口了。

「作為你的老闆,我是不是有權利知道我下屬的私生活呢?」

喻可沁眼皮都不眨一下,慢慢回答道:「你覺得這是一名老闆應該關注的事情嗎?員工的私生活,好像不干涉勞務合同吧?」

他早就知道喻可沁的伶牙俐齒,不以為然的笑道:「那如果員工的私生活影響了公司的運營,我是不是該有權知道?」

「那穆總你想知道什麼?」她驀然轉過頭,認真的盯著穆南歌。

「別這些認真,我只是開個玩笑。」穆南歌嘴角帶著笑意,俊俏的模樣卻是讓人一點都討厭不起來。可喻可沁不知為何,一見到穆南歌,就不想給好臉色他看。

「但……我還是想知道你和凌朔之間的事情。」

喻可沁依舊保持著平靜的心情,淡淡道:「你和他不是朋友嗎?這種事情你應該去問他。再說了,你過來問我就一定認為我會告訴你?況且,我和他現在沒有任何的關係。」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