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一章還是發生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4:29
A+ A- 關燈 聽書

「可沁,你到這裡來是找總裁嗎?」宋媛媛問道。

「恩。」

「那你現在要和我一起進去嗎?」話音剛落,她想了想,「可是現在大家都在公司,可沁萬一你被他們看到了……」她有些擔心,畢竟喻可沁自從出了那件事情以後,就成為了公司人討論的熱點對象。

她現在要是光明正大的進去,恐怕會引起騷亂。

宋媛媛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她站在原地想了想,說道:「那你去一趟凌朔的辦公室,你告訴她我在這裡等他。」

「這個……」她抿了抿嘴,宋媛媛在公司上班這麼久,都沒有去過總裁的辦公室。一想到總裁那張冰山臉,宋媛媛心裡就有點忐忑。但她還是點點頭,「那你在這等我一下。」

她剛準備轉身走,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過頭,目光突然變得暗淡,「可沁,我問你一件事情。」

宋媛媛的神色難得變得這麼沉重,她似乎預感到了不好的事情發生。果然,下一秒,宋媛媛便問出了有關季喻初的事情。

「可沁你了解季喻初嗎?」她突然表情凝重的問道,臉色也在這個似乎顯得較為蒼白。

喻可沁微微一愣,這一天還是來了。她知道宋媛媛遲早有一天會問她有關於季喻初的事情,只是現在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說實話?可是說實話又會讓媛媛傷心。

不說實話?可是宋媛媛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想必一定是發現了什麼,她眉心一蹙,「你知道什麼了?」

喻可沁的這句話,徹底打碎了她心中那僅剩的一絲希望。她希望季喻初和玉依只是朋友關係,他們只是像朋友一樣去相處。而那天自己所看到的一幕,也只是……只是應景生情而已。

宋媛媛沒有說話,低著頭,眼中的淚水已經將視線變成了迷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等你下班我們再好好說吧,你先去上班,不要不開心。」她有些心疼宋媛媛,卻又無能為力。上次已經和季喻初說過一次,可他似乎並不打算離開宋媛媛。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起的同時,又和另外許多女人璦昧。這是喻可沁最討厭季喻初的一點,而季喻初對玉依,又是一種怎樣的情感?真心喜歡?

宋媛媛聽話的離開,到了凌氏大廈,上了樓梯打了卡於是去了二樓。她不確定凌朔這個點會不會在公司,對於總裁的事情她這個小小的職員一概不知。

電梯門開了,她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給助理布置工作的秘書,劉雪瑩。

劉雪瑩自然是認識宋媛媛,見宋媛媛突然來了,她放下手上的工作走過來,「你是來找?」

「我找總裁。」

「你找總裁有什麼事情?」她頓了頓,宋媛媛怎麼看也只是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小職員。怎麼會突然來找總裁,還是一大早。

宋媛媛愣了愣,她倒是完全忘了自己雖然是公司的職員。但是想要見總裁,卻是一件極難的事情。她獃獃地站在那兒,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

可沁還在樓下等著……宋媛媛抬起頭,「總裁現在在嗎?」

「如果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你可以直接找你的直屬上司,或者有什麼生氣你告訴我,我可以幫你轉告。」她必須要知道宋媛媛找凌總的事情可大可小,如果只是一些小事情,那根本就不用竟然凌總。

宋媛媛猶豫了一會兒,有些為難。但想到可沁和這個劉雪瑩的關係似乎還不錯,說道:「有關於可沁的事情,我要和總裁說一些。」

聽到可沁這兩個字,劉雪瑩的身子明顯的怔了怔。沉默了好一會兒,對宋媛媛道:「那你在這等我一會兒,我進去問問。」

喻可沁的事情在這個公司就是禁忌,誰都知道齊欣冉的脾性。如果她突然出現在這裡,聽到喻可沁的事情,豈不是要把宋媛媛給開除了?再說上周發生的事情,公司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這些都是喻可沁一個人引起,她心裡不禁對喻可沁有了絲敬佩。只是一個女人,卻能夠把公司鬧得天翻地覆,人沒有現身,只是網上散步的一些消息,就能夠讓凌氏的股票一直往下跌。

好在齊欣冉在這個時候伸出援手,才沒有導致凌氏的股票繼續往下跌。她已經來到總裁辦公室,敲了敲門。

「進來!」

依舊是不近人情的聲音,像是從冰窖里發出的一般。

劉雪瑩推開門,「凌總,公關部的宋媛媛找你,說是……」

「宋媛媛?」凌朔合上文件,他知道宋媛媛和喻可沁是朋友。抬起頭,「讓她進來。」

劉雪瑩有些意外,自己還沒說出宋媛媛找他是因為什麼。沒想到凌總竟然直接讓她進來了,她抿了抿嘴,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喻可沁在樓下等了很久,依舊沒有見到凌朔下來。也沒有見到宋媛媛下來報信,她站在大樹下,身影顯得極其的嬌小。如果自己現在直接上凌氏去找凌朔要自己的物品,恐怕……又會引起騷動吧?

況且凌朔這麼多天不在公司,齊欣冉現在要是得知了凌朔回了公司。以她對齊欣冉的了解,恐怕一大早就跑到凌氏去找凌朔了。想到這裡,喻可沁的心莫名的有些難受。

正當她準備放棄離開的時候,一個龐大的黑影將她籠罩。

抬起頭,是他。

她有些欣喜,可又想到昨天的事情,一時間,她突然說不出話。

凌朔低眸,目光沉沉的看著她,依舊是不顯山露水的模樣。他知道喻可沁找他是為了什麼,只是淡淡的說了句,「東西在別墅。」

喻可沁微微一愣,放別墅了?可自己現在身無分文,怎麼去拿?

凌朔的眼睛似乎能夠將人的心思看透,從口袋裡掏出車鑰匙,「開我的車。」

「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生你的氣?」凌朔的眸子深了些,「你做了什麼事情讓我生氣?」

大樹下,兩個人的身影落落的立在樹蔭下。像是一道愜意的風景,一高一低的身高卻顯得異常的搭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