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七章:爹爹,你想死不要帶著熠兒呀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6:47
A+ A- 關燈 聽書

「不用,她是昨天看到的,也不知道是林子辰還是林子熠,他不可能還會在枯木林,他娘親可是在這片區域。」赫連邵筠看著一望無際的花海,這裡實在是太大了,要找一個人真的不容易。

「走吧!」赫連邵筠不甘心,外邊依然有很多人要殺她,包括飛雲宮的人。

思遠微微點頭,只怕君上找不到林雲夕不會善罷甘休!

林雲夕此刻在君上的心裡就是一個瑰寶,她會在君上的人生里,回味無窮。

君上很孤單,對於有恩於他的,會成為他心底最深的情。

那份蘊含著一定情份的情誼,君上只怕自己都理不清楚。

林雲夕走了將近一個時辰,她居然穿山肚而過。

站在洞口,往下看去,崖下山勢挺拔險峻,風光獨特,奇異的景象讓她目瞪口呆!

只見崖下的一片湖泊里,長滿了比雨傘還要大的白蓮花,幾乎佔據了半個湖泊。

而湖泊中央,一座山峰拔地而起,鬼斧神工,氣勢磅礴,高入雲霄,雲霧繚繞。

讓林雲夕有一種山峰高萬尺,手可摘星辰。

她覺得這座山峰神秘莫測,她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天空潔凈無染,湛藍俊秀。

所有的答案,似乎就會在這座山峰上呈現出來。

林雲夕微微勾唇一笑,人生絕路逢生,轉危為安時,也能如獲至寶!

「火影,出來。」林雲夕聲音裡帶著一抹激動,她要到對面的山峰去看看。

火影瞬間出現在半空,她飛身到火影身上。

「火影,飛身到對面的山峰上去。」

火影一聽,煽動這漂亮的羽翼,快速的往對面的山峰飛去。

縱然火影的速度很快,可是飛了很久,她們依然沒有到山頂。

林雲夕只感覺這山峰太高了。

而且她隱隱約約看到山裡有很多珍貴的藥材。

林雲夕微微一笑,這裡是一處人傑地靈的寶地。

火影又飛了大概半個時辰,林雲夕終於看到山頂了。

離山頂還有幾百尺高,林雲夕瞬間縱身一躍,緩緩落在山頂上。

她四處看了看,四周峭壁千仞,林木參天,顯得很古老,寂靜清幽,風淡淡而情動,雲飄飄神飛,讓人瞬間心曠神怡。

林雲夕低頭看去,一株株珍貴的藥材讓她心裡一陣狂喜。

有神凝草,這個可是修復靈脈的絕頂藥材,世間難尋!

林雲夕小心翼翼的將它們連根拔起,小心翼翼的放入空間里的靈泉水裡養著。

「哇!龍丹參,十階,天哪?大發呀!」看到那蒼天大樹上的一株紅褐色的龍丹參,流動著淡淡的紅光,藥材中的葯聖,專治百病的。

十階龍丹參,林雲夕不敢大意,魂識快速的透體而出。

周圍很寂靜,什麼都沒有,魔獸的氣息更加沒有了。

這下林雲夕可以放心的採藥材了。

將近半個時辰,林雲夕採集了很多珍貴的藥材,這些藥材夠她用很久了。

這時她才有時間抬起頭看了看周圍,她一直往有路的地方走。

等等!

林雲夕往前走了幾步。

「有石階!」

林雲夕快速的走過去。

她提著裙擺,順著石階往下走。

難道這裡有人住嗎?

林雲夕心裡很是驚訝!

她對未知的事情存在著很大的好奇心和誘惑力。

有的時候,方向選對了,堅持很可貴。

石階很長,在林雲夕看來,就像永遠都走到頭一樣,可是往下走,林雲夕倒也不覺得累。

而龍燁天和林子熠,此刻已經來到了林雲夕掉下懸崖的地方。

林子熠手中的靈珠,微微閃亮了一會,又瞬間暗淡無光。

林子熠水亮的大眼裡劃過一抹驚喜,「爹爹,娘親來過這裡。」

龍燁天快速的掃了一眼周圍,不遠處的巨石旁邊有打鬥過得痕迹。

「你娘親只怕是遇到魔獸了。」龍燁天雙手微微一緊!

林子熠邁著小短腿,往一旁的巨石旁走去。

仔細的看了看周圍,是有打鬥過的痕迹,可是不是很激烈。

「嗯!」林子熠突然看到懸崖邊的草上有一支珠花。

林子熠感覺有些熟悉,可是離他有些遠,他拿不到。

「爹爹,你過來看一下,那有一隻珠花,有些眼熟,好像是娘親的。」

林子熠的心微微顫抖著,澄澈的大眼裡閃過一絲危懼,那珠花怎麼會在懸崖邊?

龍燁天快速的走過去,用靈力把珠花吸了過來。

「這確實是你娘親的珠花。」龍燁天憂懼的看著懸崖下,心裡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爹爹,娘親會不會……」

「不會。」龍燁天快速地打斷兒子的話,心裡又不得不那樣想,珠花的位置實在是讓他心裡升起了一股害怕。

心裡瞬間升起一抹銜恨,沒能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吼!」

一聲魔獸的嘶吼傳來,一條粉色的舌頭瞬間席捲而來。

「爹爹小心!」

林子熠聲音剛落,小小的身影瞬間被一雙有力的鐵臂抱著騰空而起。

龍燁天抱著林子熠縱身下了懸崖。

就在那岩壁虎魔獸的舌頭襲擊而至的時候,他瞬間明白了那珠花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夕兒掉到了懸崖下了。

他心裡幾乎可以肯定。

「唉,你們看,有一個孩子和一個男子掉下懸崖了。」

有幾往這裡過的人大聲驚叫道。

「快跑,是八階岩壁虎魔獸。」

人群里有人大叫著,幾名男子什麼都顧不上,現在只顧著逃命。

「啊!」林子熠看著周圍飛速後退的景色。

「爹爹,你想死不要帶著熠兒呀。」林子熠閉著眼睛大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樣的感覺和死沒什麼兩樣?

龍燁天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心裡是好氣又好笑,他像是那樣尋死滅活的人嗎?

「傻瓜,爹爹會帶著你一起尋死嗎?你娘親肯定是掉下懸崖了,我們到崖下找一找,爹爹是七階修為,不會讓自己的兒子出事的。」

「哦,嚇死寶寶了!」林子熠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他還以為爹爹氣的要抱著他尋死呢?

林子熠這才睜開眼睛,快速的抹了一把額頭上沁出的汗水,微微往下看去,白霧繚繞,什麼都看不清楚,這懸崖好深呀!他都不知道下去了還能不能上來,爹爹也太衝動了,怎麼也要和他商量一下在跳?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