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三章蒼白的解釋(1)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2:36
A+ A- 關燈 聽書

「媽,可沁不是那樣的人。我和她認識這麼久,她是怎樣的人我比你清楚。這次受傷是我自願的,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你居然還為她說話,歐陽你是不是真的瘋了?這個女人只得你對她這樣嗎?」孔慧茹簡直整個人都要氣炸了,說道:「我告訴你歐陽,你別想和那個喻可沁在一起。只要有我的一天,你想也別想!」

她絕不允許傷害自己兒子的女人進歐陽家的門,此時此刻她還氣的身體顫抖。旁邊的歐陽詢一直保持沉默,臉色陰沉的讓人覺得可怕。

孔慧茹將歐陽詢一句話不說,更加生氣,「你怎麼都不管管兒子?平時不說很嚴肅的嗎?怎麼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一句話說不出來?」

「夠了!」歐陽詢厲聲道。

「你什麼意思?」孔慧茹呆了呆,看著自己的老公有些不可思議,「難道你也認為我錯了?」

「行了!」陰著臉的歐陽軒突然開口,眉頭緊皺,「你們先回去,讓我一個人靜靜。」

孔慧茹和歐陽詢紛紛都驚訝的看著歐陽軒,一向溫和的兒子突然發了脾氣,讓兩個人都詫異萬分。孔慧茹抿了抿嘴,「歐陽……」

「媽,你讓我靜一下好嗎?」他頭疼的看著孔慧茹,深邃的雙眸此刻變得黯然無光。

她還想說些什麼,被歐陽詢拉了出去。病房的門被關上,房間終於安靜了下來。歐陽軒重重的閉上眼,想要給喻可沁打電話,可手機現在沒有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剛才母親在外面和喻可沁說的那些話,甚至那清脆的巴掌聲他都聽得一清二楚。他擔心可沁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影響心情,眉頭漸漸越皺越深。

喻可沁從醫院出來的時候,感覺眼前黑壓壓一片。胸口也是悶悶的,臉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雖然少了一些,但現在還是有點隱隱作痛。

這一切起因,都是因為程嬌嬌。

她雖然認定了是程嬌嬌,但卻沒有實質性的證據。現在只有麗都那邊的警方調查,目前她能夠知道的是那群人之所以會劫走自己,是因為受人指使。

但他們都不知道金主是誰,目前也正在調查當中。那邊的警察也正在嘗試把案件轉到這邊,兩方的警察合作調查此事。

她打電話給程嬌嬌,發現她已經關機。

想要找到程嬌嬌並不難,像程嬌嬌這種智商的女人,也只會待在她那單身公寓里。之前程嬌嬌和宋勵飛鬧離婚的時候,她去過一次葉白給程嬌嬌租的單身公寓。現在自然還記得位置,上了車,開往程嬌嬌的單身公寓。

程嬌嬌住的地方離醫院並不是很遠,很快就到了。抬頭看了一眼樓層上的燈,是開的。

喻可沁將車停在一邊,上去后剛按了門鈴,卻發現門縫中的燈光此時突然黑了,好像是有人刻意關了燈。她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又敲了敲門。

依舊沒有人開門,而縫隙中的燈光卻沒有再亮過。

於是,她走在一邊沒安靜的等著裡面的程嬌嬌再次開燈,果然,沒人敲門的十分鐘后,裡面的燈再次亮起。她唇角一勾,果然是沉不住氣了?

「程嬌嬌,開門!」

裡面的程嬌嬌剛剛鬆了口氣,沒想到門口卻傳來聲音。仔細一聽,發現居然是喻可沁的聲音,她整個人猛地震了一下,大腦突然懵了!

喻可沁現在不是應該出『意外』了嗎?怎麼好端端的站在她家門口?一開始程嬌嬌以為是那些無聊的記者或者一些知道她住在這裡的住戶過來罵她,所以關了燈裝作家裡沒人。

好長時間沒有聽到聲音以為他們走了,沒想到居然是喻可沁在門口。她渾身哆嗦了一下,對於這個聲音,莫名的害怕。

「不開門?難道是讓我把你所有的事情全都捅出去嗎?」喻可沁繼續在門外喊道。

程嬌嬌一聽,整個人慌了。她不知道喻可沁是來找她興師問罪她背叛了她,還是因為麗都的那件事情……

喻可沁的話具有威脅性,同時也威脅了程嬌嬌,讓她還是聽話的開了門。開門后,程嬌嬌看著喻可沁完好無損的站在門口,她眸子一驚,手捏的更緊了。

她徑直的走進來,目光清冷的盯著她,「怎麼?害怕了?」

「什麼,什麼意思?」她努力剋制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平靜的與喻可沁對視。

只是,喻可沁突然凌厲的看著她,眼裡散發著淡淡的寒光,讓程嬌嬌心裡撲通一噔,嚇得往後退了幾步。眼中快速的閃過一絲慌亂,原本妖艷的臉此刻變得憔悴無比。

昔日的盛氣凌人的程嬌嬌此刻卻成了螻蟻,她冷嘲熱諷道:「程嬌嬌,你沒有想到你會有這一天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咬著唇,緊緊攥著手,聲音有些顫抖。

喻可沁在她的客廳里閑情雅緻的轉悠了一圈,目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笑道:「自己做的事情難道不知道嗎?需要我來提醒你?」

「你提醒我什麼,你現在把我的照片全都傳到了網上。還發個了每個報社,讓他們全面的報道我。你讓我現在成了所有人唾棄的對象,喻可沁,你的心怎麼這麼狠毒?」程嬌嬌一想到這件事情,目光就變得憤怒起來。

「你之前對我做的那些事情不想承認了?還有麗都你找人劫走我的事情,難道想瞞天過海?你真的你以為搞個中間人來交易就沒人知道你是誰了嗎?」

她清冷的抬眸,走到程嬌嬌的面前,眯了眯雙眼,「我一味的忍讓你,可得到的是什麼?你已經不計其數的算計我多次,我都沒把你怎樣。現在你居然已經喪心病狂到先要派人殺了我,程嬌嬌,你到底是真沒腦子還是假沒腦子?」

喻可沁將麗都的事情說出來,她大驚失色的怔在那裡。原本心裡還抱著一絲僥倖,可喻可沁居然已經知道是她。她咬了咬唇,臉色越發的蒼白。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依舊死不承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