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二章你是個禍害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2:28
A+ A- 關燈 聽書

「王姨,坐下一起吃飯吧。」

王姨愣了愣,搖搖頭,「喻小姐你還是一個人吃吧,哪有保姆和……」

「王姨,你就坐下吃吧。不要那麼拘束,就當自己家。」雖然她現在和凌家沒有關係了,但現在坐在這裏吃飯,她不想一個人。

王姨站在旁邊猶豫了一會兒,抿了抿嘴,「那好吧。」

以前在凌家的時候也要求過王姨和她一起吃飯,但當時她堅持不一起,最終也就由她去。可這次,可能是她最後一次坐在這裏吃飯,要是不和王姨好好的吃頓飯可能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王姨像媽媽一樣給她碗裏夾菜,笑道:「這些都是喻小姐你愛吃的,多吃點,你最近又瘦了好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的眼睛有些濕潤,感動的笑了笑,「王姨,你的兒女一定很幸福吧?」

她嘆了口氣,說道:「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如果我的女兒能夠像你一樣的聽話那該有多好啊。」

「您如果有我這樣的女兒,估計更愁了。」她忍不住笑道,對於自己,喻可沁總是認為她是一個愛惹麻煩的人。

「哪有,我覺得喻小姐你挺好的。」

她淺淺的笑了笑,沒再說話,低頭吃飯。

從別墅出來的時候,喻可沁沒有再開凌朔的車。將車鑰匙留在了別墅,走出別墅區,攔了輛車回家。

她大概了解了一下A市現在的情況,關於自己的那些新聞現在基本已經看不到。網上許多論壇或許社交網站有關於她的也全都被刪除了。這些一周前鋪天蓋地的新聞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讓她有些愕然。

但突然想到凌朔之前和自己說的那些話,似乎也明白了。這些,都是凌朔派人去做的。封鎖消息,刪除網上各種輿論和新聞。這一系列,恐怕要耗費很大的經歷和金錢吧。

深深吸了口氣,胸口堵堵的。她先回了一趟家,樓下已經沒了記者。洗了澡換了身衣服,喻可沁又趕到了醫院。

連續幾天喻可沁基本都是待在醫院,中途去過一次四季。本來是打算和穆南歌說明情況,誰知穆南歌出差了。把禮物帶給學姐,學姐看了禮物可開心了。

她買的是一件小巧的藝術品,之前在麗都光古董店的時候看到按鍵擺設的藝術品,一眼就覺得特別適合放在學姐的畫室里,便買了下來。果然,她看到后愛不釋手,之前的怨氣也都煙消雲散了。

從家裏開車來到醫院,病房裏,歐陽軒正躺在床上休息。因為前幾天突然轉院折騰,傷口複發了些,醫生給他打了消炎藥和止疼葯。現在吃了葯,應該是藥效發作有些困了。

她也沒去打擾他,轉身關上門打算下去買了吃的上來。突然想到自己還沒有給歐陽軒的父母打電話,歐陽的手機關機了幾天,想必伯母伯父聯繫不到他一定很擔心吧。

之前離開的時候毆伯母給她留了座機號碼,喻可沁給歐家打了過去,是阿姨接的電話。她把歐陽軒的情況簡單的說明,並且給了醫院的地址和房號。

掛斷電話后,喻可沁下了樓去醫院的餐廳。

餐廳的人太多,排隊排了都快大半個小時。她買了一些清淡的熱食上去,歐陽軒的病房在走廊的拐角處。她剛拐彎,遇到了孔慧茹。孔慧茹剛從病房裏出來,見到喻可沁,以往她臉上的溫和消失不見,見到她是表情立刻變得異常憤怒。

啪!一巴掌,落在了她的臉上。

喻可沁呆了呆,手中的食物也掉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孔慧茹,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她皺起了眉頭。

「虧我還把你當成歐陽未來的媳婦看,對你不知道多上心。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女人,還離過婚。現在還害的我們家歐陽受傷住院,喻可沁,我真是看走眼了!」孔慧茹的身體被氣的劇烈起伏,喻可沁垂下眸,伯母也知道這件事了。

她能理解孔慧茹的行為,當你對一件事情抱有很大的希望時卻受到了很大額失望。人的心裏第一反應就是生氣,喻可沁抿了抿嘴,「對不起。」

「和我說對不起有什麼用?我們家歐陽那麼喜歡你,我從來沒看到歐陽對一個女人這麼上心過。你倒好,已經有過一段婚史還和我們家歐陽黏在一起幹什麼?」她滿臉的怒意,死死地瞪着喻可沁。

「我只是想和歐陽做朋友,沒有其他的……」

「你還狡辯?」她冷哼一聲,「我看之前的新聞報道你說你三心二意,到處溝引男人。估計是看我們歐家家世好所以才找上歐陽的吧,當初看你順眼以為你不像其他女孩子一樣往我們家蹭,沒想到你這麼有心計。」

她緊緊的攥着手不知道該怎麼辦,面對孔慧茹的憤怒她除了對不起只有對不起。歐陽軒是因為自己受傷,一個好端端的人在醫院住了這麼多天,她確實難辭其咎。

孔慧茹打她的那巴掌也是應該,哪個父母能夠見到自己的兒女受傷?更何況是她這種緋聞滿天飛的女人,喻可沁自嘲的笑了笑,低下頭,「對不起伯母,是我不對。既然你們來了,那就請你們好好照顧歐陽,我先走了。」

她彎腰,把地上買的那些食物撿起來,轉身離開。

病房裏,歐陽詢一臉嚴肅的站在那。而剛才在外面發生的那一幕,歐陽軒和歐陽軒全部都聽到了。

孔慧茹從外面進來,看到歐陽軒眼眶就開始泛紅。從小大大她這麼疼愛歐陽軒,只要身體一受到什麼傷,破了皮流了學她都會心疼的不得了。

現在居然被人捅了一刀,她這個當媽的還不得撕心裂肺?

歐陽軒半個身子靠在床頭,臉色陰沉。見母親走進來,有些生氣,「為什麼要罵可沁?」

孔慧茹頓了頓,她沒想到和喻可沁的對話竟然被兒子聽到了。擺正了臉色,回答道:「她本來就是一個禍害,把你害成這樣,難道我不該教訓她嗎?歐陽,你是不是被她迷了心智?她害的你受傷住院,你竟然還怪媽說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