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六章:娘親一定遇到危險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6:20
A+ A- 關燈 聽書

她快速的飛身到南宮盈身邊,擋住了南宮盈的去路。

南宮盈看到褚凝歆,微微一愣!

這個女人怎麼會在這裡?她沒有去殺南宮雲夕嗎?

南宮盈快速地停下腳步,和這褚凝歆在一起,比和那一群人在一起安全多了。

她笑看著秀麗美艷的褚凝歆,問道:「宮主,你怎麼會在這裡?」

褚凝歆目光輕蔑地看了一眼她:「怎麼,本宮主就不能出現在這裡嗎?」

褚凝歆說完,轉身看了一眼那一隻狂奔過來烈焰巨蜥,她臉色微微一變。

今日怎麼人和魔獸都在和她作對。

都是火系的!

褚凝歆可沒有那麼善良的心,會去管別人的死活。

她拉著南宮盈,快速地飛離原地,往不遠處的樹林里飛去。

這個女人也不想那個女人活著,帶著她,還有機會可以利用一下。

而縱身跳到懸崖下來的林雲夕,落在了一個延伸出來的平台上,她用龍吟玄羽神鞭纏住了一塊岩石,緩緩下落,得以保住了性命。

只是身子多處被擦傷,不過這些都是一小些傷而已!

她服了止疼丹藥,此刻倒也沒有多大感覺。

讓林雲夕驚訝的是眼前的場景。

這裡應該是懸崖的中段,伸出來的平台不算大,卻很獨特,周圍長滿了香樟樹,旁邊有一個小瀑布,最讓林雲夕驚訝的是,平台上的水池裡,是一朵朵盛開的巨大的白蓮花。

這白蓮花太大了,這不符合自然不規律,林雲夕也知道,可是,她還是大著膽子一步一步地往裡走。

這裡真的很奇怪?對於林雲夕來說,卻是致命的誘惑。

她每走一步都非常的警惕小心,一雙水亮的大眼,不停地掃視這周圍。

她剛剛用靈識窺探了一下周圍,沒有什麼危險。

可是很多魔獸善於隱藏自己的氣息,有的時候靈識也會出現錯誤,她還是小心一點為妙。

周圍靜謐的只聽得到瀑布的水聲。

林雲夕越是往裡走,越是感覺涼嗖嗖的,這種涼嗖嗖的感覺讓她心裡發毛。

終於,穿過蓮花池,不遠處,林雲夕赫然看到崖壁上無數的山洞,讓她瞬間大吃一驚,山洞幽深詭異,陰森恐怖,令人望而卻步。

而洞外,空氣清新,風光秀麗,水聲如低吟淺唱,婉轉悠揚,秀麗的景色令人嘆為觀止。

「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地方?」林雲夕心裡驚嘆不已!

她緩緩往洞里走去,誘惑力和好奇心大於恐懼,她小心的謹慎的一直往裡山洞裡走去。

還有一點,她得找出路,這裡離她掉下來的地方太遠了,憑著火影的力量,也不一定能帶著她飛出去這萬丈深淵。

林雲夕一身白衣,全身警惕,眉宇之間有著令人無法直視的尊貴和傲然,緩緩進入了山洞裡。

而龍燁天和林子熠,父子兩人奔跑了將近一個時辰,依然沒有感應到林雲夕的存在。

「爹爹,還是感應不到娘親的氣息。」

林子熠看著手中黑沉的靈珠,心裡也開始緊張起來。

龍燁天一看,心裡微微抽痛,夕兒會被那股帶去什麼地方了?

他被帶到了枯木林,也就是在他們在的花海對面。

「熠兒,我們去另一個片區。」龍燁天抱著林子熠,召喚出九翼天龍,飛到九翼天龍身上。

「天龍,飛到懸崖對面去。」龍燁天命令到,他有一種感覺,夕兒很有可能在花海盡頭的那片綠州里。

林子熠一看,心裡可開心了,爹爹這九翼天龍實力非常的強悍!

「爹爹,這九翼天龍很難找到的,爹爹是在什麼地方契約到的?」

「在爹爹小的時候,偶然間遇到的,九翼天龍的實力,沒有金龍的強,但和你的小赤龍相比,以後實力也會不相上下。」

龍燁天一身黑袍,挺拔的身姿在獵風裡衣袂飄飄,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強大而令人窒息的氣息,他似整個天地間的主宰者,尊貴而高不可攀。

九翼天龍的速度很快就飛到了對面的花海里。

龍燁天又讓它飛到盡頭的一片綠洲里。

「爹爹,你覺得娘親會在那邊嗎?」林子熠回頭看了一眼爹爹,娘親一定是遇到危險了。

「熠兒,我們先過去看看!」龍燁天也不能確定,只能過去先看看,不過他總感覺夕兒就在那個方向。

赫連邵筠和殷思遠正好再也這片花海里。

兩人本來就是來找林雲夕的,卻一直沒有遇到。

赫連邵筠一身白衣,氣質儒雅,俊美似神祗,那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高貴淡雅更令人驚艷到無言。

「君上,玄天大陸君似乎不在這片區域,我們都找了快兩天了。」思遠覺得他們不可能會遇到林雲夕他們,畢竟兩天快過去了,連林雲夕她們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赫連邵筠眼尾看了一眼思遠。

不急不緩地說:「思遠,沒事,我們就在裡邊隨意轉一轉,說不一定會遇到靈獸。」赫連邵筠心情有些失落,他看著她走進這裡的,怎麼遇不到呢?

「南宮盈,你說,她的兒子也在金陵山脈里?」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不可置信的聲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赫連邵筠和思遠一聽,兩人放慢了腳步隱藏了氣息,躲到了一棵大樹後邊。

「是呀!她的兒子也進入了金陵山脈,只是沒有和我們在一起。」

「本宮主昨天確實是遇到了一個五歲左右的孩子,三階修為,會不會就是他?」

「就是他,天底下只有她的兩個兒子是三階修為。」

這聲音裡帶著毫不掩飾的嫉妒之意!

「這說起來,你這個當姑姑的還不如一個五歲孩子的修為,她要是回到了南宮府,哪還有你的位置?」

「你……」

涼薄諷刺的語氣一出,對方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赫連邵筠側目看過去,是兩個女人,另一個似乎很生氣,怒視著對面的女子。

赫連邵筠眼眸危險的眯起,她們說的,似乎是月兒她們母子三人。

「走,我們去對面枯木林,那個臭小子,昨天被她給耍了。」

直到對面沒有聲音,赫連邵筠和思遠才從暗處走了出來。

「君上,我們要不要去枯木林?」思遠一貫知曉自家主子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