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九十三章:他愛上了就是他的劫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5:23
A+ A- 關燈 聽書

他本想過去和他們打招呼!

可是,看到她在龍燁天的懷抱里。

他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在也邁不出一步,一雙溫潤的眼眸,變得深邃幽深的看著龍燁天環在她腰間的手。

他們……

赫連邵筠逼著自己把眼睛挪開,他緩緩轉身,只要她安好就好,他在意的是她沒事就好。

殷思遠看到他轉身,目光下意識的往他臉上看去,那一臉傷痛,讓他知道,主子的心,受傷了。

「君上。」殷思遠小聲地喊道。

過了好一會,赫連邵筠神色淡然,緩緩吐出兩個字來:「走吧!」

殷思遠對赫連邵筠比較熟悉,他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林雲夕的背影,只怕,君上這一步,走錯了,註定不會有結果。

林雲夕還處於震驚中,身後的動靜,她自然沒有注意到。

可龍燁天八階的修為,異常的敏銳。

在赫連邵筠轉身之際,他緩緩回頭望了一眼,眼底神色淡然,讓人難以洞悉他心裡的想法。

赫連邵筠龍燁天心裡腹語著這個名字。

夕兒居然真的把他的雙腿給治好了。

回頭,望著懷裡臉色蒼白的人兒,淡然的眼底瞬間變得滿眼心痛。

「夕兒,來,先坐到一旁休息一會。」龍燁天帶著她往一旁的草地上坐去。

「燁!」林雲夕突然抓住他的手。

「是二哥……」林雲夕喉嚨酸痛得說不下去,緊緊的咬住唇瓣,剩下的話再也說不出口。

龍燁天微微一笑,大手輕輕觸摸著她緊咬著的唇瓣,低醇好聽的聲音裡帶著心疼:「放開,會痛的。」

他若無旁人,他的眼裡只有她。

是雲川也沒有辦法,這就是他的命。

他愛上了,就是他的劫。

她緩緩放開唇瓣,看著他眼底的憐惜,她想回他一個安心的笑容,可是,她突然發現,這一刻,她怎麼也笑不出來。

就只能怔怔的看著她。

這時,不遠處的暗衛牽著赤焰靈馬走過來。

龍燁天一看,抱起她往馬車裡走去。

褚凝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師兄,她定定的站在原地,眼底充滿了不可置信,背部挺得僵直。

心裡嫉妒,憤怒,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眼前的師兄,溫柔得就像她不認識一般,他的眼裡,只有那個女人。

她從來不知道,那樣一個高高在上,冷酷無情,尊貴無比的男人,也會有這樣溫柔的一面。

看著他們上了馬車,她腳步不由自主的跟著過去。

「師兄。」她輕柔地喚了一聲。

龍燁天就像沒有聽到一樣,把懷裡的人兒安置在馬車裡。

拿起一旁的茶杯,倒了一杯茶水遞給林雲夕。

林雲夕緩緩接過來,輕輕的抿了一口。

褚凝歆看著他不理會自己,可她不甘心,平什麼她守護著的男人,懷裡要擁著別的女人。

她猶豫了一會,還是往馬車裡走去。

龍燁天瞥見那讓他噁心的身影,拿著茶杯的手微微一頓,抬眸看向褚凝歆,聲音異常的冰冷:「下去!」

褚凝歆被他這突如其來的陰冷嚇了一大跳,她面色異常的難看,但還是艱難的扯出一抹微笑,聲音溫柔動聽:「師兄,你也知道歆兒怕黑,歆兒想和師兄在一起。」

「滾!」龍燁天咆哮地吼道。

褚凝歆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兩個女人,一個,他捧在手心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而另一個,他恨不得馬上讓她消失,滾蛋。

他這樣明顯的對待,讓褚凝歆的心裡委屈極了,但更多的是嫉妒與憤怒。

她咬了咬唇瓣,楚楚可憐地說道:「師兄,你怎麼能這樣對歆兒,歆兒做錯了什麼,師兄要這樣對歆兒,師兄,有錯歆兒一定回去改的。」

「本君讓你滾!」他這一聲咆哮,比剛才那聲還要大。

林雲夕微微蹙眉,忍不住用雙手捂住耳朵。

看著她的動作,就像被嚇到的小白兔一樣,可愛到不行,他的嘴角微微彎了彎。

而褚凝歆,也因為他這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腳步不由自主的退了下來。

她知道師兄真的生氣了,抬眸時,恰好捕捉到那抹溫柔的笑意。

她全身瞬間被怒意充滿。

為什麼?

他可以對那個女人溫柔如水,對自己卻是凶神惡煞的。

龍燁天見褚凝歆退了出去,快速地將馬車門關好,也將所有的一切都隔絕在外。

林雲夕緩緩躺下,她側身,沒有看龍燁天,緩緩開口:「燁,我睡會,等一下二哥回來了,肉考好之後再叫我。」

「好!」龍燁天拉過一旁的薄被給她蓋上。

昨天晚上,她說了那句話之後,他很開心,他的理智一絲一絲的崩斷,狠狠地佔有了她好幾次,不管她如何抗議,如何喊累,他都沒有放過她,昨夜,是他人生里的最幸福的一個夜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太過於興奮,瘋狂的要了她,他的身和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不一會,就聽到她傳來均勻的呼吸。

龍燁天嘴角微微上揚,看來是真的把她累壞了。

他眼底劃過濃濃的疼惜,低頭,溫柔的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而被隔絕在世界外邊的褚凝歆,站在原地,眼淚無聲的墜落,剛才所有的畫面都讓她心痛極了。

她是多麼渴望他的懷抱,哪怕是一次,她也心滿意足了。

可他對自己這般無情。

她到底該怎麼做?

才會讓自己不會這麼痛,才會讓他將她擁在懷裡,關懷備至!

疼痛苦梗在她的喉嚨處,讓她哭不出聲音來。

南宮盈在一旁看著,無比的得意。

這褚凝歆也會有今天,平時耀武揚威的,現在的樣子,比病貓還要難看幾分。

褚凝歆站了好一會,才緩緩轉身離去。

她沒有看南宮盈,也沒有在意其他人,就這樣飛身離開,心裡,卻做了一個可怕的決定。

南宮盈看著她的背影,冷冷一笑,她若是惹怒了君上,君上一怒之下,把她殺了更好!

這樣她又少了一個敵人。

這時,南宮雲川也回來了。

他的動作很快,將獵來的藍羽火雞處理好放在暗衛早已經準備好的火上烤著,就在馬車不遠處。

聽到了南宮雲川的聲音,龍燁天的大手,眷戀的劃過她的臉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