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九十二章:她沒有死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4:56
A+ A- 關燈 聽書

「我剛剛看了一圈,跳崖的那名男子和那個孩子沒有出來,看樣子,是永遠都出不來了。」

「掉下了懸崖,怎麼可能還能在上來,只怕連屍骨都不剩了。」

「也對,那麼小的孩子,真是可憐。」

褚凝歆的心微微顫抖著,他們說的會是師兄嗎?

師兄到現在還沒有出來,而那個孩子也沒有出來,南宮盈說,那個孩子就是師兄的兒子。

他若是還活著,自己殺他的事情,也會被師兄知道的,動了師兄在乎的人,她知道後果很嚴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南宮盈上前一步,走到褚凝歆身邊問道:「會不會是君上個那個孩子?」

南宮盈的話更是讓褚凝歆的心裡感到不安。

那個女人掉下了懸崖,師兄也跟著一起跳下去了嗎?

褚凝歆四處看了看,不可能,師兄的修為那麼高,不可能就那樣死了。

赫連邵筠也在四處找林雲夕的身影。

殷思遠和他分頭尋找,找遍了整個金陵山脈外邊,都沒有林雲夕的身影。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眾人也陸陸續續離開,這一場獵靈獸,似乎沒有幾個得到靈獸的。

一個個垂頭喪氣的離開,而有的還受了重傷,拖著半條命回去。

也有的變成了廢人,被一起來的人抬著回去。

南宮盈失去了南宮雲川的保護,整個過程都是在逃命,連靈獸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而褚凝歆,見到了一面小赤龍,還從她懷裡逃走了,她也沒有得到靈獸。

南宮雲川運氣不錯,他契約到了一直雪翼龍,他本就是修鍊冰系靈力,這讓他非常開心。

可是妹妹不見了,他怎麼也笑不出來了。

「夕兒。」找了一圈沒有見到林雲夕的南宮雲川,沖著金陵山脈里大喊。

「雲川,你不要太擔心了,天色還未完全黑下來,南宮小姐不會有事的。」姜夢影在一旁柔聲勸道。

「夕兒絕對不能有事。」南宮雲川痛苦的搖了搖頭。

他們才剛剛找回了妹妹,妹妹連家門都來不及進,絕對不能有事。

南宮盈和褚凝歆被他這一聲大喊拉回思緒。

兩人相視一眼,快速的走過去。

「二哥,你們沒事吧?」南宮黎看著南宮雲川,只見他神色痛苦,一向從容淡定的眼底滿是內疚。

南宮雲夕真的死了嗎?

太好了,以後,南宮家依然只有她一個女兒是最寶貴的,這樣一來,她嫁給君上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南宮盈開心的神色掩飾不住,差點忍不住手舞足蹈。

南宮雲川沒有理會南宮盈,只是那雙內疚的眼眸緊緊的盯著金陵山脈的出口。

他不相信,夕兒會出不了,夕兒不會有事的。

而褚凝歆冷笑著看著痛苦的南宮雲川。

他今夜就是喊破了喉嚨,那個女人也不可能從崖底會回來。

那個女人死定了。

「快看,那是什麼?」

「是金龍!」

「是金龍,八階金龍。」

沒有離開的人們對著天空中的金龍驚呼!

八階金龍,在五大陸中未曾出現過,這一刻,讓所有的人都沸騰起來。

他們的聲音驚動了南宮雲川他們。

幾人也也抬頭往天空看去。

只見一條金龍在夜空里閃閃發光,那金光如水波粼粼,非常漂亮。

而金龍背上的兩人,讓南宮雲川激動得握著一旁姜夢影的手。

「影兒,你看,我妹妹她沒事,她出來了。」

姜夢影沖著他燦爛一笑,「雲川,這下你不用擔心了。」

姜夢影看著他握著自己的手,眼底閃過一絲驚喜,俏麗的小臉上,漸漸升起了一抹薄紅。

褚凝歆看到林雲夕的瞬間,臉色的血色瞬間褪盡。

她緊緊的握著自己的雙拳,牙齒呲得咯咯響,陰沉的眼底滿是不可置信!

她……居然還活著。

她居然還活著,褚凝歆想不通,那是萬丈懸崖,修為再高的人,掉下去也是死路一條,可她居然活著回來了,這個女人的命為什麼那麼大?

南宮盈看到林雲夕,剛剛興奮的心,瞬間有被冰封了一樣,只能目光獃滯的看著他們。

龍燁天收回金龍,抱著林雲夕緩緩落地。

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更是讓眾人驚得目瞪口呆,一個八階修為,一個七階修為。

兩人瞬間成為了天地之間的霸主。

眾人小聲的議論著,也有人認出來了龍燁天的身份。

大家識趣的紛紛離開。

南宮盈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這女人不但沒有死,而且還晉陞到了七階,簡直太恐怖了。

「夕兒,你沒事吧?」南宮雲川拉著姜夢影跑過去,感受到妹妹身上七階的氣息,他更加高興。

「二哥,夕兒沒事。」林雲夕微笑著看著二哥,二哥的神色很擔憂。

只是,當目光觸及到兩人牽著的手。

林雲夕目光閃了閃,二哥和這位小姐……?

南宮雲川這才驚覺自己毫無意識之下牽了姜夢影的手。

只是,這一刻,他突然不想放開她。

他目光溫柔的看著姜夢影,介紹道:「夕兒,影兒你是知道的,我們被結界震出去以後,是在一起的,這是天意,影兒姓姜,是西海城姜家的女兒。」

聞言,林雲夕雙眸猛地瞪大,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

西海城,姜家?

林雲夕一口氣噎在胸口,怎麼也上不來。

她的舌頭在口中頂了好幾下,那口氣,就是咽不下去也上不了。

憋得她小臉通紅,眉心也不由自主的蹙在一起。

「夕兒。」龍燁天知道她為什麼反應會這麼大,他就在山洞外邊,將她們的聽得一清二楚。

林雲夕緊緊的握住龍燁天的手,龍燁天一把將她攬入懷裡,這一動,才讓她的一口氣呼了出來。

「夕兒,你沒事吧?」南宮雲川擔憂地看著她。

「二哥,夕兒沒事,只是餓得有些發暈而已。」林雲夕隨意的找了一個借口,不想讓二哥看出自己的異樣。

「餓了。」南宮雲川心疼的看著妹妹。

「夕兒,你等一會,二哥去給夕兒抓藍羽火雞,二哥最會抓了,二哥一會就回來。」南宮雲川說完,沖著龍燁天點了點頭,拉著姜夢影離開。

林雲夕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眼底滿是心疼,這事情怎麼會這麼快就發生在二哥身上。

她們的身後,站著一身白衣的赫連邵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