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九十章喜歡聞你身上的味道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4:54
A+ A- 關燈 聽書

他本來是打算去看喻可沁,實在是忍受不住內心的煎熬準備去喻家,沒想到突然碰到了剛跑出來的她。看她現在的模樣……凌朔沉着臉,將她整個人抱起。

面對突如其來的動作,喻可沁嚇了一跳,驚呼道:「凌朔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去我家。」他將她抱着上了車,小心翼翼的放在座位上。自己回到主駕駛的位置,啟動了引擎。

喻可沁本來不想讓凌朔知道自己受傷的事情,沒想到竟然就這麼撞上了。去他家也好,她正不知道該去哪,只想找一個安靜沒有嘈雜的地方待着。

她不想讓父母擔心,也不想解釋自己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凌朔開車很穩,她靠在車窗邊閉着眼睛。他雖然很擔心喻可沁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但也看得出她現在的心情需要安靜,開車的時候也沒有說話。

車子停在了別墅,她剛準備下車,凌朔又用同樣的方式將她抱起,進了別墅里。沒有開燈,他徑直的抱着她上了二樓。依舊是她以前住的那個房間,他將她溫柔的放在床上,再去開燈。

燈光亮起來以後,他才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臉怎麼會受傷了?」

喻可沁知道凌朔是那種不問清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最終還是把事情的緣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凌朔。凌朔聽完以後,整張臉陰沉的如同黑炭。

「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那天是想和你說,還給你打了電話。但你當時並沒有接,我以為你還在生氣,所以……」

沒接電話的那天?凌朔愣了愣,那天他沒接電話是因為楚青告訴她,她和宋勵飛在一起吃飯。所以那天,就是宋勵飛把錄音交給她的那次?自己是誤會了?想到這,凌朔的臉色漸漸緩和下來。

「去警察局,應該讓我陪着你一起去。」

「沒事,反正我已經去了。」她搖搖頭,原本以為自己可能再沒有機會回到這裏。沒想到這麼快,竟然又來了。

凌朔擰著眉頭,慢慢的在她旁邊坐下。

那無可挑剔的五官,帥氣的面貌,白皙質感的膚色,雖然不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和他對視。但心還是撲通撲通的跳,有些緊張,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他的手輕輕的放在她的臉上,皺着的眉頭下,溫柔的目光認真的注視着她,「醫生怎麼說?」

面對他突然的溫柔讓喻可沁猝不及防,呼吸在這一刻猛地停滯。她睜大雙眼,用力的吞了吞喉嚨,臉刷一下變得通紅。

見喻可沁突然臉紅,凌朔愣了愣。緊皺的眉頭突然鬆開,嘴角輕輕揚起,「害羞了?」

凌朔這樣一說,喻可沁臉更紅了。

「誰害羞了!」她往後挪了挪身子,抿住嘴。想到自己這張臉極有可能會留下疤痕,臉色立刻變得暗淡起來。

凌朔自然是知道喻可沁為什麼心情不好,他低了低眸,說:「程嬌嬌這件事情,我會解決。至於宋勵飛那邊,你不需要再去見他。」語氣之中,似乎帶着一絲醋意。

她抿了抿嘴,抬起頭,調皮的看着他,「你不許我再去見他,是吃醋了?」

「吃醋?」他歪著腦袋,「你覺得一個沒有不具備威脅的男人,會讓我吃醋?」

喻可沁愣了愣,挑了挑眉,「如果他不具備威脅,那你為什麼不讓我去見他?」

喻可沁的話讓凌朔居然沒有反駁的話,他頓了頓,說道:「我發現你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話音剛落,他的身子突襲而來,將喻可沁壓在身下。

喻可沁身體怔了怔,原本以為自己說的話只是讓凌朔毫無反駁之力。卻沒想害了自己。她側過臉,「我只是實話實話而已。」

看着她透著紅暈的臉,那膚如凝脂般的面容刻畫入微的呈現在他的眼前。精緻好看的五官再加上那抹紅暈顯得極其柔美。在柔和的燈光下,顯得楚楚動人。

他的身體像襲進一串電流,猛地一震。身體的熱度立刻變得滾燙起來,就連那深邃的雙眸也都變得灼熱起來。

凌朔的反應讓喻可沁一下就明白了,正在凌朔的那雙薄唇準備鋪蓋而下的時候,她一隻纖細的手指貼在他的唇上,「你今晚可以抱着我睡覺嗎?」一雙明魅的大眼,徵求的看着他。

他愣了愣,沉默了一會兒。眼中那灼熱漸漸消散,柔和的看着她,輕輕應允,「好。」

她如同一直小貓一樣蜷縮在他的懷裏,緊緊抱着她。

喻可沁閉上眼,安靜的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清香里還參雜着屬於男人的味道,讓她原本慌亂的心此刻變得異常平靜。

夜色涼寂,漆黑如墨的夜寂靜的讓人連細微的呼吸聲都能聽見。

她原本以為自己只需要一個安靜的場所自己一個人待着,可現在才發現,只要凌朔在身邊。她再怎麼噪亂再怎麼波濤洶湧的情緒都會因為他而撫平。

清晨的一縷光照在她的臉上時,臉頰邊的傷口仍然隱隱作痛,還帶着發癢的躁動。

醒來的時候凌朔已經不在邊上了,看了看時間,應該是去公司了。她起床去洗手間,裏面依舊還有她專用的洗漱用品。

她站在洗手間發了好一會兒的呆,直到王姨在外面敲門說早餐已經好了。她才回過神,「馬上下去。」

快速的洗漱完,洗臉的時候小心翼翼不讓自己受傷的一處地方進水。

下來的王姨已經做好了早餐,喻可沁有些奇怪,問道:「王姨,你怎麼知道我在?」

「少爺一早就交代了,讓我給你做早餐。」她語氣里,掩蓋不住的欣喜。如果喻小姐能夠和少爺重歸於好,對她這個在凌家當了幾十年的保姆來說,是多麼值得開心的事情。

喻可沁頓了頓,問道:「他什麼時候走的?」

「大概,是在一個小時以前吧。」

吃早餐的過程讓喻可沁覺得氣氛有些奇怪,原本一向關心她的王姨今天見到她的臉,怎麼沒有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