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二十章父子沒有隔夜仇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0:36
A+ A- 關燈 聽書

從穆南歌家裡出來后,喻可沁總覺得穆南歌的故事有些哀傷。他外表看起來那麼放當不羈,原來內心卻是一個如此深情的男人。

她有些好奇,那個女孩旁邊的男人,會是誰呢。

喻可沁獨自開車到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自己是準備給爺爺買東西一起帶去美國。怎麼一會兒就給忘了?看看時間,現在已經十點多了,店面也都關門了。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面有一條未讀簡訊。

「後天早上美國的醫用飛機會停在機場,我會派人去接。」

看到所有事情都定了以後,喻可沁的心也完完全全落下。她將車轉了個方向,往相反的地方開去。半小時后,到了醫院。

現在已是深夜,除了陪床人員,基本是拒絕訪客。喻可沁輕手輕腳的來到爺爺的病房門前,往裡看了看,今天值班的是他們一家。但是母親不在裡面,應該是回家了。

喻可沁輕輕推開門,走進去。爺爺此時已經入睡了,而另一邊的沙發,父親正疲倦的靠在沙發上,整個人看上去老了幾歲。

病房裡沒有開燈,窗外的月光透射進來,還能清晰的看到房間路的格局。

喻可沁走到病床前,看著安然入睡的爺爺,眼眶瞬間變得通紅,對於爺爺,她真的是有太多太多的愧疚。喻可沁現在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自私,這麼多年只是因為和家裡關係不好,很少回去。

就連爺爺,都很少去看。原本以為以後還有機會……可是現在,就算去了醫院,最多也只能活兩年。

喻可沁知道這個病,幾乎不可能活到兩年,那只是個奇迹。醫院給出的這個時間,也只不過是在做最大的期限。而真正的時間,是不到半年,或者一年。

「可沁來了。」一聲沉重的語氣,讓一旁站著的喻可沁驚了一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爺爺,你沒睡?」喻可沁驚訝的問道。

喻老頭看了一眼沙發邊的喻正非,父子哪有隔夜仇,就算他再怎麼和自己這個兒子關係鬧得僵,但終歸來說,還是會心疼自己的兒子。

他也知道自己的壽命不多了,眼前的一切都需要珍惜。但他確確實實最捨不得自己的孫女,語重心長的嘆了口氣:「可沁吶,爺爺不能陪你太久了。」

「爺爺,別這麼說!」喻可沁彎腰下握住他的手,小聲道:「爺爺能夠長命百歲的。」

「爺爺知道自己的命活不長了,我不怕。只是,有些不放心你。可沁,你知道嗎?爺爺這輩子最想看到的,就是希望你能找一個愛你的男人,幸福下去。」

喻可沁哽咽的說不出話來,輕輕抽泣著。倆爺孫的對話,終究還是吵醒了沙發上的喻正非。喻正非看不清人,走過去打開燈,發現是自己的女兒。

「這麼晚你還來醫院。」喻正非有些不悅,畢竟喻可沁每天忙於工作還要往醫院跑,他不喜歡喻可沁累著自己。

「我剛從朋友家出來,順便來看看爺爺。」她抿了抿嘴,擦乾了眼淚,繼續道:「爸,已經和那邊說好了。後天早上就要去美國了,你們這邊準備一下。」

「我知道了。」喻正非低著頭,走出了病房。

看著父親落寂的身影,她知道,這次去美國也只不過多延長爺爺的短暫壽命。父親一定捨不得爺爺,可一個大男人就算捨不得,也不會像女人一樣說出口。

燈打開后,柔和的燈光將整個房間照的溫暖。喻老爺拉起喻可沁的手,說道:「可沁,爺爺一直有件事情想告訴你。」

「什麼事情?」她搬了張椅子坐在旁邊。

喻老爺嘆了口氣,滄桑的老臉上全都是皺紋。他張了張嘴,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想說什麼,卻又一直在猶豫。

「爺爺?到底是什麼事?」

喻老爺突然放棄了打算,心平氣和的笑道:「沒事,這句話,我想等回來的時候再和我的孫女說。」

「好,爺爺,等你回來了,你和我說!」

第二天喻可沁和公司請了假,在醫生的批准下,全家人都陪著爺爺在外面逛了一圈。喻可沁答應要帶爺爺到這座城市走走,可是一直都沒有實現。

加上舅舅舅媽,還有姑姑他們。父親的兄弟姐妹爺爺的兒女子孫都來了。

中午,喻可沁訂好了酒店的包間,一張大的圓桌上坐滿了人。喻老頭高高興興的坐在主位,嘴巴笑的合不攏嘴。大家都很開心,因為難得全都聚在了一起。

「可沁啊,這杯舅舅敬你。你是我們喻家的大功臣,要不是你,恐怕老爺子都去不了美國接受治療吧。」舅舅俞正聲端著酒杯笑眯眯的和喻可沁說話。

喻可沁並不想給他好臉色,但礙於想讓爺爺開心,只得起身陪他喝了一口。爺爺去美國,舅舅家沒出一分錢、原因是公司周轉不來,所以沒出錢。

除了醫療費用以外,另外的花銷,基本全身喻可沁全家掏出來的。

舅媽也跟著在旁邊附和,指著她的女兒說要學著點喻可沁,將來能夠找個有錢的男人嫁了。

這話中明顯摻雜著其他的含義,喻可沁沒有去追究,也不想追究。

一大家子歡歡樂樂的吃著飯,爺爺是最開心的。老人家最喜歡看到一家人和和睦睦,對喻正非也沒有之前那麼冷眼相待了。

吃完飯下午又到處轉了轉,該買的東西都買了。該準備好出國用的東西也都準備好了,送爺爺回到醫院的似乎,天色已經黑了不少。

喻可沁在醫院守了喻老爺一夜,一直到凌晨五點,家裡的人都來了。七點鐘,醫生過來又檢查了一下身體,七點半,凌朔的人來了。

帶著幾個醫院專用救護車的人,把喻老爺小心翼翼耳朵抬上了車。

喻可沁沒有送爺爺去機場,舅舅舅媽他們都去了。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回家洗澡,然後上班。彷彿爺爺只是去美國旅遊一樣,努力的讓自己不去擔心。

正如穆蘭枝所說,穆南歌好了。又成了那個風流倜儻的男人,喻可沁剛完成一份畫紙,就被傑森叫去了辦公司。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