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五章我有你的把柄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0:16
A+ A- 關燈 聽書

程嬌嬌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和她身邊的人,喻可沁當然不會就這樣放過。抿了抿嘴,道:「和我合作。」

「和你合作?」程嬌嬌意外的看着她,疑惑道:「你要我和你合作?合作什麼?」

「你不是和齊欣冉是一條線上的嗎?」話音剛落,程嬌嬌睜大雙眼無比驚訝的看着她。

「你怎麼知……」她剛開口,發現自己說漏嘴。程嬌嬌沉着一張臉,語氣生硬:「你什麼都知道,還要和我合作幹什麼?」

「合作推倒齊欣冉。」喻可沁字字平靜,聲音彷彿不是從她的嘴裏發出來一般。

程嬌嬌皺起眉頭:「你要和我合作推倒齊欣冉?怎麼,看着她整天待在凌朔身邊和他膩歪你受不了了?」她不放過任何一絲諷刺喻可沁的機會。

她的眸色逐漸變冷,嘴唇輕啟:「你別忘了你自己的處境。」

程嬌嬌又想到那些照片,臉色瞬間又黑了起來。喻可沁說的沒錯,現在的確是沒有她選擇的餘地。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也又被喻可沁威脅的一天。

儘管她心裏抓狂的想把喻可沁掐死,但現在,卻不得不聽喻可沁的。

「你想要我怎麼做?」她臉色發黑,手指緊緊攥著,恨不得把皮膚都戳破。

「我要你拿到齊欣冉和胡建波交易的證據。」

「胡建波?」程嬌嬌愣了愣,臉上瞬間閃過一絲驚慌失措。她沒有想到,外表看似平靜的喻可沁,居然什麼都知道。

而自己在她的面前好像被脫光了一樣,什麼心思她都知道。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怎麼找證據?」

「知不知道你自己心裏清楚,這件事情雖然過去了,但你和她靠的那麼近,找一個證據應該不難吧?」她靠在卡座上,慵懶的拂了一下卷長的頭髮。

慵懶的瞬間,還伴隨着一絲美感。那精緻的五官在愜意的光色下顯得異常的清晰和美麗,彷彿不食人間的女子。

程嬌嬌暗暗咬牙,她就是不喜歡喻可沁生的這張臉。明明自己也很漂亮,她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都不及她一個漫不經心的素顏。那些男人只會圍在喻可沁的身邊轉悠,從來都沒有正眼看過自己。

宋勵飛是,凌朔也是。

在學校,那時的喻可沁還暗念著宋勵飛,她時長跟着喻可沁一起見宋勵飛,明明都是兩個美女,她自認為自己長得比喻可沁漂亮,可宋勵飛的目光卻從來只在她的身上徘徊。

最後還不是因為自己生米煮成熟飯熟飯,成天勾搭宋勵飛這才挖了喻可沁的牆角。想到這一幕。程嬌嬌就越發的恨眼前這個女人。

她緊緊攥着手中的照片,表情僵硬的點點頭:「我只能試試,但是如果我成功了,照片呢?」

「照片,會當然會把底片給你。」

「那你告訴我,這些照片你是從哪得到的?」

「照片從哪裏得到,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明白,你現在只需要聽我吩咐給你的事情,照做就行!。」她不容置疑的語氣,讓程嬌嬌把後面的話噎了進去。

學姐又一天沒有消息,喻可沁很是擔心。但穆蘭枝的家裏沒人,電話也一直保持着關機的狀態。以她對學姐的了解,學姐大大咧咧,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都能會表現出來。

聽穆南歌說學姐好像就是在參加婚禮后突然找不到人了,難道是那天她走後發生了什麼?

喻可沁給蔣樂佳打了電話,那邊響了很久才接。

「我是喻可沁。」

「可沁,你最近怎麼樣?那天嬌嬌在我的婚禮上對你做出這樣的事情,真是對不住。」蔣樂佳歉疚的說道。

喻可沁搖搖頭:「社長你不用自責,這是我和她的私人恩怨。對了,我走以後學姐去哪了?我這幾天都聯繫不到她,她的手機也關機了。」

「聯繫不到?」蔣樂佳微微愣了愣,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那天好像,曉月也去了。而且曉月,還帶着男朋友。」

她愣了愣,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明白學姐為什麼消失了幾天。

「我知道了,謝謝社長。」

「我們現在已經不在學校了,叫我樂佳就行。如果你找到了蘭枝,記得給我打電話。」

「好。」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蔣樂佳關心的問了幾句,掛掉電話后,喻可沁開車去了學校。這個是唯一她能想到學姐有可能在的地方,婚禮那天,社長居然也邀請了曉月。

她很難想像學姐那天見到曉月和她男朋友時的心情,喻可沁有些自責。她出事的時候學姐都是第一個站在她面前袒護和幫助她,可當學姐遇到這種事情,她卻不在她的身邊,任由她一個人難過。

越想喻可沁就越覺得很對不起學姐,車子也在自責當中到了大學時期的學校門口。

現在還不是門禁的時候,學校里的學生陸陸續續的進進出出。喻可沁把車停在一邊,進去找了一圈,並沒找到學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學校很大,她跑過很多個地方。因為現在正是天黑,所以找的難度大了一些。學校三三兩兩的情侶在校園的每個角落裏膩歪著,喻可沁找遍了所有的角落花了一個多小時,依舊沒找到學姐。

正當她準備放棄的時候,某處操場的籃球座位上,坐着一個短髮女人。

喻可沁欣喜的跑過去,「學姐!」

穆蘭枝正坐在座位上喝着酒,旁邊放着許多灌裝的啤酒瓶子。喻可沁皺起眉頭,過去拿下她手中的啤酒罐:「學姐!你不能喝了!」

穆蘭枝無神的坐在那,樣子憔悴急了。短髮被蹂躡的像馬蜂窩一樣,身上的衣服也有好幾天沒有換了。她面無表情的望着前方,樣子痛苦極了。

喻可沁看到這一幕,心臟莫名的揪著難受。她知道學姐是想懷念以前和曉月在一起的日子,那段感情對學姐來說印象深刻,這輩子都忘不掉。

她能夠理解她的痛苦,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

「可沁你知道嗎?我那天看到她了,我看到她和她男朋友了。」她笑着伸手拿起一個空酒罐子往前面的空地扔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