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八章學姐家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0:37
A+ A- 關燈 聽書

喬晴雯似乎已經失去理智,眼眶通紅。

她根本沒辦法躲,立刻就被喬晴雯抓住。喬晴雯的力氣突然變得很大,抓着她的肩膀伸手就要去扇她。

喻可沁側着腦袋閉上眼睛,眼見巴掌快要落下來的時候,只聽到身體被用勁的一拉,一聲慘叫,喬晴雯被一隻腳提到了地上。

她抬起頭,只見穆南歌拽着她的手將她拉倒一邊,正好躲過了喬晴雯揮下來的巴掌。

喻可沁愣了愣,看見躺在地上的喬晴雯,此刻已是蓬頭垢面,樣子狼狽極了。剛才穆南歌的那一腳提中要點,此時喬晴雯整天痛苦的趴在地上,捂著肚子想要起來。

喻可沁見狀,心裏不由的一緊,有些於心不忍。她剛想過去扶起她,被穆南歌拉住。

「這種人,不值得你去扶。」

喬晴雯見是穆南歌,知道最後的一絲希望也破裂了。她本來是想搶喻可沁的手機再將她教訓一頓,誰知道穆南歌會突然出現。

她張狂的笑着,沒了之前的文靜。眼淚順着眼角流在夾在嘴邊的髮絲上,那模樣,真的狼狽。

喻可沁擰著眉頭,她手機中的錄音還沒準備要交給穆南歌。正在猶豫當中,畢竟她知道畫家一旦出現炒襲的事件被曝光,那她這輩子就無望了。

她不想做的這麼絕,可偏偏沒想到,喬晴雯會過來搶。更沒有想到的是,穆南歌居然會突然出現。

她難以抹平剛才的驚嚇,驚魂未定的看着喬晴雯。穆南歌居高臨下的望着地上的喬晴雯,平時放當不羈反而模樣現在變成了不可親犯的凜然。

目光沉沉的,只是淡淡丟了一句『你被開除了』,伸手拿起她桌上的包拉着喻可沁離開。

「我現在不能出去!」

「跟我走。」他面無表情的拉着她,並沒有從電梯離開。而且來到了消防通道的樓梯口,下了一樓,從另外一個側門離開。

繞了一大圈,從外面的停車場直接走了出來。喻可沁有些驚訝,沒有想到下面居然還有一個側門。

而她的車停在公司門口的周邊,想要過去開車,恐怕會被發現。

「在這等我。」

穆南歌徑直的離開,喻可沁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想到了剛才發生的一幕。真的是,觸目驚心。

她在原地大概等了十分鐘的樣子,穆南歌的車開來了。上了車以後,穆南歌問她,「去哪?」

「我現在這個樣子,還能去哪?」她似嘲諷的語氣,看向窗外。

穆南歌已經知道喻可沁的個人信息包括住宅都已經被人散步在網上,而此時她家樓下也一定圍着一群記者。

想了想,說道:「去穆蘭枝家。」

車子緩緩行駛,學姐今天沒來上班,應該是在家睡懶覺。之前的時間一直在喝酒,都沒怎麼睡覺。

「你和學姐的關係……我怎麼感覺不像是兄妹?」

「不像?」他愣了愣,「你說的是我們相處的模式嗎?」

「恩。」

穆南歌將車子轉了個方向,說:「她從小個性就大大咧咧像個男孩子,也從來都不像別家的女孩子喜歡和哥哥撒嬌之類。就算我想把她當妹妹寵著,她那個個性……」他搖了搖頭,滿臉的無奈。

喻可沁忍不住笑了出來,「學姐小時候一定特別調皮吧?」

「你有見過女孩子去偷人家樹上的橘子嗎?」

「學姐小時候還爬過樹?」喻可沁有些驚訝,穆蘭枝表面上看起來雖然像個男孩子,但在大學時的學姐心思還挺細膩的。

對她就像是姐姐一樣關懷,沒想到小時候竟然做了這麼多調皮的事情。

穆南歌轉頭,見她笑了,嘴角也情不自禁的往上揚。喻可沁每次笑的時候,側面都很像她。

他現在分不清楚,她到底是把喻可沁當成了蕊佳,還是面前的這個女人只是喻可沁?

常常望着照片總覺得兩人驚人的相似,可仔細看,卻又發現兩人是不同的人。穆南歌有些看呆了,那白皙的面容上,精緻的五官掛着好看的笑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眉眼彎彎,彷彿是從畫里走出來的女人。

喻可沁察覺到了車內的安靜,轉過頭,正好對上他的目光,微微一愣:「怎麼了?」

車子停在紅路燈口,紅燈過了,後面的車子按了喇叭。穆南歌回過神,神情有些失落,搖搖頭,「沒事。」

別墅區,車停在了一棟別墅門口。穆南歌下車,「就是這了。」

喻可沁跟着下車,別墅大大門外還有一個獨立的院子,院子裏種著一些花草,給有些陳舊的別墅增添了一些色彩。

穆南歌從一個花壇下,拿出鑰匙,開門。

開門落入眼帘的並不是寬敞的大廳,而是……喻可沁獃獃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驚訝不已。

別墅,被改造成了穆蘭枝的工作室。

長長的桌子,無數個畫板支架,上面都畫着各種各樣的成品畫。窗戶沒關,白色的窗帘被微風吹得在空中飄拂著,白色的光從外面透射進來,照在工作室內,顯得一番意境。

「她一般不去公司就是待在家裏畫畫。」

看到這些,喻可沁有些感慨。看起來像個男孩的學姐,內心卻有一股不被人打擾的寧靜。每天待在這裏創作自己的作品,靈感源泉呢?

她朝里走去,拐角處,還有一個圓形的旋轉書架,這個……和凌朔家裏的款式差不多。只不過學姐的這個書架,要顯得有生色些。

可能是因人而異,凌朔別墅里的書房,老是死氣沉沉,給人一股嚴謹的感覺。

「學姐呢?是在睡覺嗎?」她進來半天,並沒有發現學姐。

穆南歌走到開放式廚房,從冰箱裏拿出一瓶水遞給她:「不知道,你上去看看。」

「房間是在二樓?」

「恩,第一間。」

喻可放下包,去了二樓。二樓也一樓一樣,沒有那麼複雜。房間不多,中間一個大的圓盤像是客廳。

「學姐?」輕輕喊了聲,沒有回應。

喻可沁推開穆南歌說的第一間門,裏面沒人。

「這是什麼味道?」她皺起了眉頭,味道是從浴室傳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