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六章個人資料被曝光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0:23
A+ A- 關燈 聽書

正好有一個人路過,空酒瓶罐子砸到了路人的腳。喻可沁不好意思的道了歉,轉身看着穆蘭枝,陪她一起坐下。

「我本以為自己可以釋然,可是過了這麼久。當我在看到她的時候,我的心在那一刻卻如鑽心般的疼。可沁,你說,感情這種東西,是不是毒藥?」穆蘭枝帶着微醉,眼神朦朧的望着喻可沁。

喻可沁愣了愣,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對啊,感情這個東西,是毒藥。可明明知道是毒藥,許多人還是奮不顧身的去嘗試,比如自己。

喻可沁大概知道學姐和曉月之間發生的事情,兩人日久深情。表面上是那種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但心裏都明白各自對對方的感情。

她記得讀大學那會兒,學姐開心的跑過來告訴她曉月和她表白了。那時的她褪去了假小子的模樣,就像一個獲得愛情的幸福女孩。

喻可沁當時是祝福的,但在這個社會,這樣的感情大多數是不被人接受。所以好景不長,曉月最後還是承受不住周圍人的抨擊和評價,和學姐分手了。

沒多久,便轉學了。突然之間恢復了平靜,讓所有人幾乎都快遺忘了這一段同性之愛。

而她記得學姐那個時候每天都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特別的沮喪。就像現在一樣,完全失去了想要生活下去的裕望。

她能夠想像這麼多年過去了,學姐是很難忘記曉月的。當見到曉月和她男朋友的時候,那時候的心一定碎了吧?

「學姐你知道嗎?人這一生,最難忘懷的感情是得到又失去的感情。你之所以一直放不下是因為當初得到的太短暫,記憶一直留在美好的時候。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自己的男朋友。你也應該學會釋然,她或許早就忘了你們之間曾經的感情。所以,學姐,放下吧。」

穆蘭枝抬起頭,那雙原本明魅的目光變成沼澤里的黑暗。沒有一絲色彩,當聽到喻可沁說的這番話,她頓了頓,半響,深吸了口氣:「可沁你說的很對,這麼多年我還沒學會放下。可曉月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想到她和她男朋友在蔣樂佳的婚禮上,幸福的像下一對新人。而她,卻獨自悲傷。有些東西,是改學會放下了。在看到曉月的時候,她內心的那抹平靜又波瀾起伏。可波瀾起伏的瞬間,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空了。

那個一直佔據着她內心的那段塵封的記憶,在那一刻被打開了,同時,記憶也消散了。

她之所以這麼傷心難過,可能還沒有從過去的記憶回到正軌。

穆蘭枝低下頭,輕輕地笑了。

「那你呢,你和凌朔真的結過婚?」程嬌嬌在婚禮的住席台爆料的這件事後期,也讓她十分驚訝。

喻可沁愣了愣,沒想到學姐這麼快就把話題轉到她的身上。她抬頭望了一眼天空中的皎月,皎月把那漆黑如墨的天空染成一片光。

她抿了抿嘴,點點頭:「我和凌朔結過婚,不過現在已經離婚。」她不打算隱瞞,對於學姐她一直都把她當成好朋友。

穆蘭枝對於喻可沁和凌朔之間的事情,並不像大眾那麼驚訝。

兩個女人忽然聊起天來了,對着半空中掛着的皎月,暢談。直到學校的保安巡邏的時候,才被趕走。那一晚上,她和學姐聊得很開心。

而學姐對過往的執著似乎也在離開學校的時候,徹底釋然了。

凌氏這幾天一種都在封鎖消息,而喻可沁盡量不出門。公司,家兩條路線。令人意外的是,公司並沒有人議論她的事情,過於安靜。

只是喬晴雯這幾天看她的眼神格外的複雜,喻可沁不想看到喬晴雯。好好的一場比賽,被這個人搞沒了。

學姐來到公司正常上班的時候,穆南歌有些意外。但見穆蘭枝沒事,心裏的那塊石頭也逐漸放了下去。

又是一連幾天,沒有見到凌朔。她知道凌朔日理萬機,再加上凌氏現在又被推到了風浪尖上。

而她安排程嬌嬌做的事情,似乎有了成色。

只是,在她以為這波會隨着時間平靜下來的時候。一場風波,再一次被掀起。

在公司上班的她,不斷接到看了宋媛媛和林晴他們的電話。後來她才知道,網上散佈了許多喻可沁的個人資料,包括大學時期的照片,還有家庭背景。

看着電腦屏幕上的這些大標題,喻可沁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眩暈。她甚至不用猜散佈她個人信息的人是誰就已經知道,除了程嬌嬌會趕出這種沒有下限的事情,還會有誰?

所以程嬌嬌,是叛變了?她難道不擔心自己手上有她的照片嗎?她打開抽屜,準備去找出另外剩下的『大尺度』照片。

可是,照片卻不見了。喻可沁愣在原地,翻了半天,依舊沒有。又找了無數次,幾乎所有的角落都找過,依舊沒有找到。

她重新回到座位,仔細的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四季的門口突然圍擁著一大群記者,保安將這些記者攔在門外。然公司內部,那些同事都用異樣的目光去看她,一整個上午,喻可沁如坐針氈。

喻可沁是經歷過那些記者的毅力,上次在凌朔的別墅門口,那麼冷的天居然在門外堅持了一個晚上。現在天氣暖和,這些記者又是想拿到獨家,她註定今晚是離不開公司了。

臨近下班的時間,大家都收拾著東西準備離開。喻可沁坐在電腦面前,一直思考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公司似乎只剩下她和喬晴雯,喬晴雯剛收拾好桌上的東西準備離開。喻可沁起身,攔住了她。

見喻可沁突然攔住了她,喬晴雯有些意外,「幹嘛?」

「喬晴雯……」她輕輕喊了喊她的名字,若有所思的抬起頭,對上她那陰晴不定的目光。

喬晴雯皺起眉頭:「喻可沁,你該不會是被記者堵在了公司里,想找個人來陪你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