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七章去找齊欣冉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4:21
A+ A- 關燈 聽書

黃立行搖搖頭,「沒事,只是你的臉……」

「應該沒什麼事。」她笑着搖搖頭,安慰着他的同時也安慰著自己。

「我先送你回去吧。」

喻可沁猶豫了一會兒,點點頭,「謝謝。」

坐上車,黃立行啟動引擎,喻可沁告知了地址。車朝着喻可沁的住址開去,一路上,喻可沁一直望着窗外,臉色很不好。

黃立行知道一個女人最重要的就是那張臉,喻可沁現在肯定擔心自己的臉會不會破相。他不知道怎麼安慰女人,便也沒說話。車很快停在了喻可沁的家門口,她剛準備下車,黃立行叫住了她。

「喻小姐,我想問你一件事起。」

「什麼事黃警官?」

「你對程嬌嬌說了什麼?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舉動?」黃立行一直覺得奇怪,當看到程嬌嬌竟然像發了瘋一樣的去撕咬喻可沁,明顯就是情緒被人激怒,心裏承擔不了才會做出的瘋狂舉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頓了頓,說道:「如果你換做是我,她做了那麼多傷害你和傷害你最重要的人,你應該會對她說什麼?」

程嬌嬌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自己,第一次是凌朔因為救自己被重創。這次又是歐陽軒,如果不是歐陽軒,恐怕她現在也不可能好端端的站在這裏。

她正是在審訊室里想到這些,才想着用那些話摧毀她心裏唯一的防線。

黃立行意味深長的看了看她,看來女人都不能得罪。現在的女人,真的太可怕!

「還有其他事嗎?」

「沒有了,喻小姐你好好休息。對了,有件事情我需要提醒你。宋勵飛是很關鍵的證人,你要和他說說讓他出庭作證。」說完,黃警官關上了車門開車離開。

看着黃立行開車離開后,喻可沁的心情簡直低落到極點!不光是因為宋勵飛的事情,更多的是因為程嬌嬌今天咬了她的臉。那一幕彷彿還在上一秒,就那樣猝不及防的發生在她的身上。

像是受到了驚嚇一樣,久久不能定神。

果然,人一旦被逼瘋,做出的事情,都讓人覺得可怕。

回到家,沈麗珍剛準備去醫院看老爺子。見喻可沁臉上包着紗布,先是愣了愣,反應過來后,「可沁,你這是怎麼回事?才出去幾個小時你的臉怎麼受傷了?」

「媽,我沒事。就是沒看路不小心撞到牆上去了,過幾天就好了。」她勉強的笑道,換下鞋子,直接進了房間關上門。

沈麗珍在房門外敲著門,「可沁!」

「媽,我有點累,我想休息一會兒。」

沈麗珍站在門口,敲門的動作停在半空中。想了想,還是讓喻可沁先休息。

而警察局那邊,程嬌嬌如實將所有的事情招了。並且將齊欣冉指使自己的事情也全部說了出來,得知這件事情和齊欣冉有關係的時候,黃立行有些驚訝。

黃立行帶着幾個警察去齊家找齊欣冉,路上,其中一名警察有點懷疑程嬌嬌的口供,「你說,這個程嬌嬌是不是不想坐牢故意把事情推卸給齊欣冉?這個齊欣冉我從雜誌上看過,齊氏集團的千金,人長得又漂亮身材又好。你說齊欣冉她那麼有錢,又和凌氏集團的總裁是未婚夫妻關係。要什麼有什麼,怎麼會和程嬌嬌這樣的女人同流合污?」

「這事誰說的准?指不定齊欣冉就是嫉妒喻可沁呢?」另外一名警察說道。

「齊欣冉這種身份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和喻可沁那種小公司出生的女人計較。那喻可沁雖然長得也很漂亮,但男人都喜歡有錢性感的吧?要是我,我肯定選齊欣冉。」

「你滿腦子都裝的什麼?」黃立行狠狠的敲了敲他的腦袋,「警察就應該有獨立公平的大腦,這種事情你不能因為人家的家室或者你喜歡誰就偏向誰,知道嗎?」

「知道了。」那人低下頭,被隊長這麼一說,立刻羞紅了臉。

旁邊的幾位同事看到這一幕,都偷偷的捂著嘴笑着。黃立行立刻瞪了幾個人一眼,也都紛紛停住了笑容。

齊家,齊欣冉剛吃完中飯,正在花園裏喝茶。傭人突然慌張的跑過來,「小姐,外面有警察來找你。」

齊欣冉微微一愣,手中的茶杯也掉在了地上,「警察?」

「是。」

齊欣冉站起來,眉頭緊皺。警察來找她,多半就是關於程嬌嬌的那件事情。在得知喻可沁平安歸來的時候,齊欣冉已經知道程嬌嬌失敗了。但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會驚動警方,現在警察居然來找她,那也是說程嬌嬌已經被抓了?

她帶着一絲疑惑,來到了客廳。來的警察有四個,其中站在首位的男人五官清晰,樣貌成熟。一身正氣,應該是帶頭的。

「去泡一壺好茶。」她坦然自若的坐下,從容的看着他們。

「是。」傭人退下。

跟在黃立行身後拿着本子記錄的人叫夏日,也是之前在車上為齊欣冉說話的男人。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女神,夏日目光直直的看着她,滿臉的仰慕。

齊欣冉直接注意到了一直盯着她看的男人,微微一笑,那張接近完美的臉此綻放出笑容,讓站在一旁的夏日更是眼睛都看直了。

不光是他,旁邊的幾個警察也覺得齊欣冉長得很漂亮。男人通常都對漂亮的女人毫無抵抗力,甚至在辦公的時候都為因為容貌而加分,夏日就是這樣。看到齊欣冉的真面目后,他更是認定了這件事情和齊欣冉沒有任何關係。

黃立行察覺到了身後的夏日出了洋相,皺起眉頭,假裝咳了幾聲。夏日聽到,立刻收起了自己那直直的目光,低下頭。

「齊小姐,你知道今天我們來找你是因為什麼什麼事嗎?」黃立行問道。

「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不過來者是客,警官們,坐吧。」她像是招待客人一樣,沒有任何的慌張和害怕。

黃立行眯了眯眼,他倒是低估了齊欣冉。原以為是那種驕橫無理,被慣大的千金小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