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九章毫無破綻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4:47
A+ A- 關燈 聽書

畢竟她看的出來這個夏日對自己,似乎有些仰慕。現在是非常時期,如果能夠將夏日對自己印象極好的話,他可能會對自己有幫助。

想了想,她嘆了口氣,那絕美的容貌上浮現出一種難過,秀眉輕輕攏起,咬著唇,「我就算說不是你們警察不也猜得到嗎?喻可沁確實和凌朔結過婚,但只不過是紙上婚約罷了。並沒有實質的感情,也算是一種交易關係。」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交易關係?」黃立行探索的看著她,不解的問道:「紙上婚約是什麼意思?」

面對黃立行一直追問,齊欣冉抬起頭,臉上明顯有些不悅,看著黃立行,她略微諷刺的說道:「黃警官,你該不會是看上那個喻可沁了吧?你對她的事情似乎很感興趣。這些,已經超過了你們調查的範圍,我說的對嗎?」

黃立行沒有想到齊欣冉突然這樣說,彷彿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黃立行面色有些尷尬。抿了抿嘴,「抱歉,我問的太入迷了,沒有想到這一點。」

齊欣冉的話,讓旁邊幾個同時紛紛都看向了他。難怪覺得老大今天怎麼有些心不在焉,原來是喜歡那個喻可沁了?

他也不賣關子,直截了當的說:「程嬌嬌現在指認你,她說這件事情是你指使她去做的。並且,給了她一筆錢,五十萬,說事成以後再給五十萬。」

齊欣冉身體頓了頓,「指認我?你說程嬌嬌她指認我說是我指使她去做這件事情?」

她不可思議的搖搖頭,「這個程嬌嬌,居然恩將仇報。她哭哭啼啼的說自己沒臉待在這裡里,那些照片全都被喻可沁發在網上她沒臉待在這裡。於是求我借錢給她,那五十萬我是借給她的,怎麼可能會是給她去殺人?我們家大業大要什麼沒有?我何必去和一個臭了名聲的女人去計較?喻可沁根本不值得我這樣對付她。」

「程嬌嬌在你眼裡也只不過是個小跟班,五十萬這麼多你會借給她?」

「實不相瞞,我願意借五十萬給她,純粹是不想個自己找麻煩。我們齊家這麼大的資產,五十萬對我來說並不多。程嬌嬌被喻可沁用那些照片威脅,讓她來對付我。程嬌嬌把這件事告訴我,讓我幫她。我是看她一直站在我這邊,才會給她出主意。讓程嬌嬌把喻可沁的個人信息透露出去,給她一個下馬威。我在叫人從她那裡偷出照片。黃警官,我也很討厭喻可沁。做這些事情也是情有可原,我只是不想程嬌嬌到時候為了這件事情而威脅我,所以才借給她五十萬。」

齊欣冉說的理由沒有任何破綻之處,就連黃立行都覺得無懈可擊。

他目光深沉的看了她一眼,他們現在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只憑著程嬌嬌的片面之詞根本不能把齊欣冉怎樣,況且憑著齊欣冉的家室和容貌,確實不需要和程嬌嬌同流合污。

詢問的中間,齊家的傭人已經給他們換了好幾壺茶。齊欣冉雖然被問的很不耐煩,但在這些警察面前,還是要表現的極為淡定。她不能讓他們看出任何破綻,一直到了天黑,那些警察才從齊家離開。

離開以後,齊欣冉感覺整個身子都癱瘓了。面對這群警察的審問,她感覺自己身體被一點點的消磨殆盡。

程嬌嬌的事情,一定不能和她扯上任何關係。

喻可沁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悶了一天,臉上還隱隱作痛。吃晚飯的時候沈麗珍叫她出來,她不出來,沈麗珍便一直在門外喊著。

她知道母親是擔心她,但現在她不想出去見人。父親現在也在外面,她現在臉受了傷,父親也一定會追問這件事情。她不想說,現在也只想找個地方好好靜靜。

換好了衣服,她拽著包打開門,沈麗珍正一片擔心的看著她,「可沁,你……」

「媽,公司突然有事,我先過去了。」她腳步極快的朝著門口走,直接掠過客廳從喻正非面前穿過。

喻可沁受傷的事情沈麗珍已經告訴了他,見喻可沁要走,喻正非呵斥道:「這麼晚了你還出去?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

「爸!我臉上的傷真的是不小心撞到牆面了。公司真的有急事,我要趕過去!」她頭也不回的打開門離開,喻正非生氣的拍桌子,身子站了起來。

眼見喻正非要動怒,沈麗珍立刻過去將他攔住,撫平他的胸口,「不生氣不生氣,你別老是用這種口氣和女兒說話。她是怎樣的人你不了解嗎?你之前不理解她被人陷害也就算了,現在她承受著這麼大的壓力,你不理解也就算了。現在還用這種口氣和女兒說話,她就算有苦應該去找誰說?」

喻正非愣了愣,沈麗珍的話不無道理。仔細想想,剛才自己的語氣確實重了。頓了頓,喻正非又重新坐下。輕輕地嘆了口氣,表情沉重。

沈麗珍站在一旁,眼眶有些泛紅。一是心疼自己的女兒,而是正非明明也很疼女兒,每次卻要用那張口氣和她說話。這兩父女,什麼時候才能好好的說話?

喻可沁出了電梯朝外面跑去,心情異常鬱悶。不想待在家裡,可又無處可去。

眼淚模糊了雙眼,卻在出樓層的時候,撞到了一個有力的臂膀。她感覺自己的頭突然眩暈了起來,有些動。喻可沁捂著頭,眼淚掉的更厲害了。

「怎麼哭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傳進了她的耳朵,喻可沁猛然抬起頭,發現自己剛剛撞的人居然是凌朔。

她在原地呆了幾秒,咬住唇,抱住了凌朔。她終於見到他了,終於在心情極度陰沉的時候,見到凌朔。

凌朔看見她臉上的紗布,眉頭緊皺,雙手按住她的肩膀將她推開,「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沒事。」她抽泣著搖搖頭,臉色蒼白的讓人心疼。

聞到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熱度,讓喻可沁的心情稍微緩和了一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