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五章: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0:59
A+ A- 關燈 聽書

「快去呀,你還愣著幹什麼?」老者急急的語氣如如星火。

林雲夕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怒氣震撼到。

她飛快的轉身,往山洞跑去。

而上邊的山洞裡。

白髮女子見到龍燁天,很是吃驚。

她驚訝又疑惑的出聲:「你是什麼人?」

「下邊山洞裡,我師傅讓本君來殺你。」龍燁天實話實說。

他感覺到她的情緒有些怪異,這個時候,他選擇說實話。

「他解除封印了?」白髮女子的聲音裡帶著前所未有的激動。

龍燁天微微蹙眉,點了點頭,她這反應,怎麼如此激烈。

女子突然激動的催促龍燁天,「你快下去,我徒兒去殺你師傅了,你讓她先不要動手,讓你師傅上來見我。」

龍燁天二話不說,轉身就離開。

他很好奇,他們互相要殺對方是為了什麼?

龍燁天走後,白髮女子身影有些顫抖的,臉上的神色裡帶著一抹期待。

龍燁天走了林雲夕下去時候的石階。

而林雲夕又走了龍燁天上來時候的石梯。

「啊!」林雲夕痛呼一聲,她走的有些急,突然踢到拐彎處的一塊石頭,大腳趾頭痛得她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龍燁天的身子,突然停在原地,心尖瞬間漫延著狂喜,他八階修為的,聽覺比之前提高了幾倍,一點風吹草動瞬間能聽道:「夕兒,是你嗎?」

龍燁天快速地往聲音發出的地方飛身而去。

「燁!」林雲夕沒想到會聽到他的聲音。

怎麼可能?

他怎麼會在這裡?

她一定是出現幻聽了。

她這想法還沒有落,一抹黑影就落在她的身邊,瞬間將她擁入懷裡。

林雲夕陡然瞪大眼睛,真的……是他。

「燁,你……」

林雲夕的話還沒有說完,排山倒海的吻就席捲而來。

龍燁天在將她擁入懷裡的時候,他如獲至寶!

他一點一點的深入,輾轉纏綿的深吻著她,這樣做,似乎不足以證明他對她的思念。

林雲夕被他吻得快要窒息了,她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整個身子都癱軟在他的懷裡,無力的攀著他的手臂。

龍燁天感受她的承受不住他的吻時,才放過了她,卻還是緊緊的抱著她,不肯鬆開。

林雲夕抬頭,眼神迷離的看著他,能在這裡見到他,簡直就是奇迹,可他沒有必要一見到自己就這麼熱情。

她們只不過是有一天沒有見面。

可他那濃濃的思念,她還是能清清楚楚的感覺到。

「夕兒,有沒有受傷?」龍燁天快速的看了看她身上,看著她身上的衣服破了幾處,有暗紅的血跡在她潔白的衣裙上,手臂上的較為嚴重。

他墨黑的眼底迅速升起一抹心痛,她手臂上多處被擦傷了。

林雲夕快速地搖了搖頭,她很好奇,他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燁,你怎麼也來這裡了?」

龍燁天伸出大手,輕輕摩挲著她粉嫩的臉頰,飽滿的指腹間,縈繞著濃濃的情愫。

眼底的疼惜,宛若眼前的人是天地間唯一的稀世珍寶。

「本君在懸崖邊看到了你的珠花,本君知道你一定是掉下懸崖了,所以帶著熠兒一起跳下懸崖來尋你。」

林雲夕一聽,摸了摸頭上,珠花什麼時候掉了的,她壓根就沒有發現。

「燁,就憑一根珠花你就跳下來了,如果我沒有掉下懸崖,你這麼做,不就等於自殺嗎?」林雲夕心裡很感動,可他這樣做的後果讓她心有餘悸。

龍燁天微微一笑,「傻瓜,現在有了你,本君怎麼捨得自殺,本君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甚至是生生世世。」

林雲夕的心,又瞬間狂跳起來,她嘴角上揚出一抹甜美的笑容,聲音裡帶著幾分嬌媚:「燁,你真的好會說情話。」

他一聽她嬌媚的聲音,心尖都輕微的顫抖著,他忍不住在她得紅唇上快速的啄了一下。

其實他一直覺得很奇怪,只有在面對她的時候,這些肉麻的話才能從他口中說出來,而且很自然的就說出來了。

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等等……」

林雲夕突然發現不對勁,他快速的抓住龍燁天的手臂。

「燁,你晉陞到八階了?」

林雲夕恨得牙痒痒,她好不容易追上了他,他居然又晉陞了。

龍燁天同樣的也很驚訝,「夕兒,你也晉陞七階了。」

林雲夕嘴角微微一扯,她是晉陞了,可惜……

兩人同時想起什麼似的,同時開口。

「你是上邊的徒弟?」

「你是下邊的徒弟?」

語畢,兩人都怔了怔,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燁,我師傅讓你師傅上來。」

「夕兒,我師傅讓你師傅下來。」

「你去,讓你師傅上來,我那師傅脾氣不好,回去肯定又要挨罵。」

「夕兒,熠兒在師傅的手中,他用熠兒威脅本君呢?」

林雲夕割了他一眼,威脅道:「龍燁天,你去不去?」

「夕兒,兒子的命在他手裡。」龍燁天也不是不想去,只是感覺那兩人就像老死不相往來一樣,很難說服對方,還有,他想和她多說一會話。

「你……」林雲夕咬牙切齒的,卻說不出後邊的話來。

她深呼吸一下,淡聲道:「我去找師傅看看。」

林雲夕說著就要走,可是龍燁天依然穩穩妥妥的擁著她。

「夕兒,本君陪你一起去。」

說完,龍燁天握著她的手。

兩人往上邊的石洞走去,走了幾步,林雲夕突然停了下來。

「燁,我們應該讓你師傅上來才行,女人更需要男人的呵護,他們之間有愛有恨。」

「可男人更需要女人一個溫暖的懷抱。」這是他的感受,他只要抱著她,心裡就會覺得很溫暖。

「我師傅是女人,你師傅是男人,男人就應該大度一點。」林雲夕據理力爭。

「女人更應該主動一點,男人的心比女人的孤單。」龍燁天目光閃閃的看著她。

林雲夕正色道:「女人的心很脆弱……」

龍燁天一聽,不等她說完,拉著她的手轉身往下邊的山洞走。

其實男人的心更脆弱,他與她之間,他一直小心翼翼的,才走到了今天。

兩人回到山洞見到老者,老者的目光卻緊緊的盯著兩人握在一起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