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八章低估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4:39
A+ A- 關燈 聽書

見到警察要麼橫衝直闖,要麼慌亂害怕。但沒想到,她居然這麼客氣這麼淡然自若,完全不像是是程嬌嬌口中的那種女人。

他在一邊的沙發坐下,旁邊幾個人也跟著坐下。夏日又偷偷的看了齊欣冉一眼,還想再看的時候被黃立行的眼神給瞪了回去。

「好好記錄!」

「請問齊小姐認識程嬌嬌嗎?」黃立行又將目光轉回到齊欣冉的身上。

齊欣冉抬了抬眸,不動神色的看著黃立行。果然,這件事情和程嬌嬌有關。既然這些警察都找上門了,想必程嬌嬌現在已經被他們抓了吧。她倒是沒想到,程嬌嬌居然這麼快會被抓。

「程嬌嬌?認識啊,平時有空一起做做指甲,逛逛街,怎麼了?你們來找我,該不會是她出了什麼事情吧?」她那好看的眉頭蹙了起來,模樣甚是好看。

白皙的膚色想牛奶般一樣光滑,精緻的五官配上妝容更顯的這張臉美的讓人窒息。那塗著水紅色口紅的嘴唇,嬌艷欲滴的顯露在幾個人眼前,就像是果凍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去咬一口。

齊欣冉果然長得漂亮,只不過……黃立行心中卻想著另外一個女人,喻可沁!

這兩個不同的女人,各有千秋。喻可沁談不上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但五官卻十分的精細好看,清澈的雙眼就像是不問世事的清純女子,那五官過分的好看,給人一種念念不忘的感覺。

而齊欣冉卻是那種給人第一眼驚艷,當時像是罌粟一樣,一眼就能把人迷住。可這樣的臉看久了,審美觀會疲倦。而喻可沁,卻是那種一眼就能讓人記住,像美酒一樣,讓人流連忘返。

他怎麼會突然想到喻可沁?黃立行愣了愣,覺得自己有些失態,尷尬的咳了咳,繼續問道:「請問齊小姐和程嬌嬌是什麼關係?」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一起做指甲逛逛街,這種關係你可以理解為朋友也可以理解一起出去逛街的伴友。」她淺淺一笑,露出好看的貝齒。

「我有一些疑惑,像程嬌嬌那種普通家庭背景的女人,你怎麼會和她做朋友?難道是因為齊小姐交朋友沒有界限,只要是對上眼覺得可以做朋友,就當成朋友,是這樣嗎?」黃立行問道。

「當然不是。」她抬起頭,目光璀璨的看著他們,說道:「朋友對於我來說是一種概念,在我的意識里朋友必須得和喜歡的人一樣,都是需要門當戶對。而程嬌嬌也不只不過是一場晚會上認識,順便說了幾句讚美我的話,我們就熟絡了起來。她讚美我,我喜歡聽。開心了逛街的時候順便也給她買單,做指甲的時候,也順便帶著她一起。其實這也算是一種交易關係吧,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所以我和程嬌嬌的關係,就是這樣。你們聽明白了嗎?」

聽到門當戶對的時候,夏日原本閃著金光的眸子突然暗了下來。

聽著齊欣冉說出這一番話,黃立行不得不佩服齊欣冉的聰明的頭腦。把一個小跟班說的像是一場偉大的交易關係,瞬間就高大上了。

黃立行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看來他不能小看這個千金小姐。這個齊欣冉,可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聰明。

他繼續問道:「那喻可沁呢?你認識嗎?」

齊欣冉聽到喻可沁的名字時候,頓了一下。臉色立刻變得陰暗了,「喻可沁?我當然認識,你提她幹嘛?我不想聽到這個名字。」

「我們這次來找你,就是有關於程嬌嬌涉嫌傷害喻可沁的案件有關,目前還需要你的幫助。」

「涉嫌傷害?」齊欣冉愣了愣,臉上露出少許驚訝,「你的意思是程嬌嬌涉嫌傷害喻可沁?」

黃立行眯了眯眼,還沒開口,一旁的夏日便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和齊欣冉說了一遍。聽完夏日的解釋后,齊欣冉皺起眉頭,「我一直以為程嬌嬌是有賊心沒有賊膽,沒想到她居然真的有這個膽子做這件事情。太可怕了,真是不敢相信。」

「這樣說的話,齊小姐你早就知道程嬌嬌要對喻可沁做這些事?」

「之前她來過我家一次,和我抱怨喻可沁對她做的那些事情。當時她十分生氣,揚言要殺了喻可沁。說實在的我不怎麼喜歡程嬌嬌,所以也沒聽進幾句買這句話自然也沒有當真,只是沒有想到她真的做了。」

她臉上突然露出惋惜的表情,繼續說道:「雖然我不怎麼喜歡程嬌嬌,但如果把程嬌嬌和喻可沁相比的話我還是比較傾向程嬌嬌。只是有些可惜,為了這麼一個女人葬送了自己的前途,真是糊塗。」

「看來齊小姐對喻可沁的怨氣和程嬌嬌一樣,你為什麼這麼討厭程嬌嬌?」黃立行從夏日手中抽出筆記本,狠狠的颳了他一眼,交給旁邊的人記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齊欣冉盯著黃立行看了幾秒,說道:「她前陣子上了新聞這件事情你不知道嗎?黃警官你子啊調查我們之間的人物關係,也一定知道這個新聞。可你明明知道這個新聞,為什麼還要問我?難道黃警官你是喜歡戳別人痛處嗎?試問哪個女人不討厭溝引自己未婚夫的女人?況且那喻可沁不是到處溝引人家男人嗎?溝引了一個又一個。程嬌嬌那麼恨她,也是因為破壞了她的家庭,溝引了她的老公。」

她絲毫沒有避諱自己和喻可沁對立的關係,相反在別人看來齊欣冉根本就沒有和程嬌嬌一起作案的嫌疑。誰會在這種關鍵時候,說這些不避嫌的話給自己添加麻煩?

夏日就是這樣想的,對齊欣冉沒有任何的懷疑。相反,他覺得程嬌嬌找人殺害喻可沁是情有可原,畢竟像喻可沁這樣溝引人家老公破壞她的家庭這種女人,確實死有餘辜。

「那喻可沁和齊小姐未婚夫的關係,是傳說中的那樣,結過婚?」夏日突然開口問道。

齊欣冉雖然對夏日提出的這個問題很不爽,但也不能表現出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