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六章請跟我們走一趟(5)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4:14
A+ A- 關燈 聽書

只是這棟公寓是葉白租給她的,葉白現在和她的關係斷了,這麼昂貴的租金她以後要自己掏嗎?不過有齊欣冉給自己的那些錢足夠抵抗一段時間了。

她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準備明天離開這裡,買好了去馬爾地夫的機票。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警察現在已經到了她家樓下。

程嬌嬌剛撕下面膜,外面有人敲門。

「誰啊?」她頓了頓,難不成是房東?她走過去,門一開,幾名身穿警服的人正在門口。其中一名男人出示警員證,「程嬌嬌小姐嗎?我是黃立行。」

「我是……」她面色一慌,手中擦臉的毛巾掉在了地上。

「請跟我們走一趟,我們懷疑你和喻可沁在麗都受襲事件有關。」

警察局,喻可沁到的時候,看到了程嬌嬌。程嬌嬌正在審訊室接受審問,她一直都不承認是自己,當黃立行把錄音給她聽的時候,程嬌嬌臉色瞬間煞白。她驚愕的看著手機里的錄音,不可思議的望著黃立行。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宋勵飛居然會將這份錄音交給警方。在那一刻,她第一次感覺到了絕望。自己苦苦去求宋勵飛,原本以為宋勵飛還對自己有一絲情意,可沒想到,宋勵飛居然!

程嬌嬌絕望的坐在那裡,目光獃滯了起來。從天上掉在地上的感覺,這是她人生當中第一次嘗受到這種絕望的感覺。當喻可沁出現在她的面前時,程嬌嬌那幾乎快要崩潰的心情,此刻徹底崩潰了!

她緊緊咬著牙,死死的瞪著喻可沁。喻可沁走進去,對一旁的黃立行說道:「能讓我單獨的和她聊幾句嗎?」

黃立行對旁邊的人做了個離開的手勢,便出去了。門被關上,喻可沁坐下。

看到程嬌嬌現在的模樣,喻可沁暢快不已。但同時又覺得她很可憐,如今被禁錮在這個令人感到絕望的地方。如果是自己,這輩子恐怕連活著的與望都沒有了。

「你是不是很驚訝,這份錄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她唇角一勾,清澈的眸子冷淡的看著她。

程嬌嬌身體猛地震了一下,那咬牙切齒的表情此刻轉變為了錯愕。錯愕的表情停留了幾秒,最後又轉變成憤怒,「這份錄音是宋勵飛給你的?」

「是。」她抬起頭,微笑著看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轟的一下,程嬌嬌感覺自己的腦袋被什麼東西給重擊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宋勵飛居然把這份錄音交給了喻可沁!她憤怒的表情里還帶著驚愕,遲遲沒有回過神。宋勵飛為什麼要答應自己?這份錄音又為什麼會出現在喻可沁的手上?

所有的事情牽連在一起,程嬌嬌最後終於想通了。宋勵飛根本就沒想過要幫她。她把事情告訴他以後,他居然背叛自己,套出自己的話錄音。當時她還覺得奇怪,為什麼一件事情需要她重複兩邊。

她咬著牙,紅著眼眶,眼淚從眼眶中低掉落出來,蒼白的臉上顯得極為凄慘。程嬌嬌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栽倒了宋勵飛的手裡。她還滿心歡喜的準備明天帶著佳佳去馬爾地夫,可現在!

「你現在很得意是嗎?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很開心是嗎?」她冷冷一笑,「你以為你贏了我就能贏齊欣冉嗎?我告訴你,即使沒有我,你依舊會輸的很慘很慘!凌朔也不會屬於你,你死了這條心吧,真的以為你可以山雞變鳳凰?做夢吧!」

「山雞變鳳凰?」她清冷的一笑,問道:「山雞變鳳凰這句話是用來形容你的嗎?論家室我要比你強,論長相你以為你能比的過我嗎?我樣樣都比你強,你什麼都比不過我。就算當初你搶走了宋勵飛那又怎樣?我不光不恨你我還要謝謝你。謝謝你當初色綉了他,要不然嫁給他的可就是我。命運就是喜歡和你開玩笑,你以為以後過生了幸福快樂的生活,也偏偏會讓你陷入沼澤,你想起來,都不可能。程嬌嬌,你這輩子最大的敗筆就是你的虛榮心和攀比心。你,活,該!」

牙齒碰撞的聲音清楚的響在這個不大的房間里,程嬌嬌此刻已經氣的接近抓狂。衝過去扯住喻可沁的頭髮瘋狂的咬著她的臉,程嬌嬌的舉動讓喻可沁猝不及防,完全沒有預料。

此時的程嬌嬌像發了瘋一樣的撕咬她,站在外面等候的黃立行聽到聲音,打開門,看到這一幕立刻沖了過去。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程嬌嬌扯開,而喻可沁的臉上已經破了皮流出了腥紅的血。

黃立行見狀,立刻掏出紙巾給喻可沁。喻可沁接過紙巾捂著臉,清冷的目光像利劍一樣刺向程嬌嬌。此時的程嬌嬌已經瘋了,嘴角和牙齒間殘留著血。

「我看你還怎麼用這張臉去溝引男人!」

黃立行將喻可沁扶著出了審訊室,另外的幾個警察給程嬌嬌套上了手銬。

看著喻可沁的離開的背影,程嬌嬌嗜血的笑了,她從來沒有這一刻,這麼想要去讓一個人死。之前麗都事件,也都是齊欣冉出的注意,才讓自己有了這種想法。

齊欣冉,對,齊欣冉指使自己的。她突然想到了齊欣冉,目光一下子變得驚愕了起來,晃了晃神,對旁邊的警察說道:「不是我,這次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是有人指使我,你把剛才那個男人叫進來,我要和他說!」

剛才的那絲痛快全然消失,她現在滿腦子都是齊欣冉。是齊欣冉指使自己這麼做的,她不能坐牢,她還這麼年輕,大好年華,不能坐牢!

黃立行開著警車將喻可沁送到了附近的醫院,好在阻止的時間及時,並沒有咬的很深,掉了一小塊肉,能自己長出來。周邊的皮膚破了皮流了血。簡單的消毒包紮了一下,再開了些葯。

臉上現在還火辣辣的痛,被咬的地方此刻像是被針一根一根穿插一樣。

「黃警官謝謝你。」她臉上包著紗布,臉色有些蒼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